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八十七章:煌煌汉威(12)(书号:13651

第八百八十七章:煌煌汉威(12)

作者:枪手1号
    都督府内,为了二位新人的入住,也早已作好了准备,正妻叶菁儿自然是毫无疑问地住在正堂之内,东西两个小跨院却是早已收拾了出来,贺兰燕在东,宁馨在西,日间一场豪饮,即便是宁馨的逆天酒量,到得最后却也是难以支撑,回到西跨院之后,亦是睡了小半日这才起来重新梳妆,眼见着夜色渐深,一颗心却也是卟嗵卟嗵跳了起来,坐在哪里,手握着一卷书,眼睛盯在书上,心思却哪有半分在书上呢?

    院子里响起了重重的脚步声,随即便传来了瑶儿与琴儿两人欢快的声音:"见过都督."

    "一家人,哪有这么多礼节,以后都免了."高远略带着磁性的声音传了进来,听到脚步愈近,宁馨的心却是跳得更加厉害起来了,随着门咯吱一声被推开,宁馨的手一软,竟是将书掉落到了地上.

    赶紧弯腰想去捡起来,不想一只手却抢在头里,将书拾了起来,一抬头,便看见了红光满面的高远正笑咪咪地看着她.

    "贱妾见过都督!”宁馨一下子站了起来,含羞带臊地便欲向高远行礼,身子刚刚一弯,两臂却已是被牢牢地抓住了.

    “以后切莫这样见来见去了,你是我媳妇,我是你丈夫,哪来这么多的弯弯绕绕.”高远笑道.”以后你便和菁儿她们一样,叫我一声高大哥便好了.来,叫一声听听!”

    听着高远略带着轻浮的语气,宁馨更是臊红了脸,与贺兰燕就是一个野丫头,而叶菁儿也是度过了十数年的寒门生活不同,她可是一直锦衣玉食,一直受到的都是正统的贵族教育,被高远一调笑,那里经受得住.

    “叫一声高大哥听听!”高远又道.

    “高大哥!”声音小得如同蚊子叫一般,倒是惹得高远再一次大笑起来,两手捧起宁馨的脸,波的一声便亲了一口.

    看着宁馨娇羞难抑的模样,高远心下大乐,放开了宁馨,坐在了桌边,快意地道:”今儿个白天亏得你大发神威,将贺兰雄他们一干人全灌趴下了,否则今天我可就来不了了,非得睡上个几天几夜不可,那可就辜负了良辰美景了.”

    宁馨捂了捂了发烧的脸,小声道:”这下可好,全征东府里,没有人不知道我是一个酒坛子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高远大笑,”又有什么不好,你大哥我喝酒不行,经常受人欺负,以后有你在我身边,我倒想看看,贺兰雄之流还敢不敢与我拼酒,只要你一出马,他们统统都要铩羽而归.”

    外头瑶儿与琴儿两人推门而入,手里却是端着一个托盘,一看上面的东西,云昭不由抚额长叹,”还要喝酒啊?”

    “姑爷,这是交杯酒啊,怎么能不喝?”瑶儿笑嘻嘻地说着,将两个小杯子倒满,分别送到高远与宁馨的手上.

    “恭喜姑爷与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两个小头着齐齐脆声道.

    “好,好,这酒的确要喝!”高远眉开眼笑,与宁馨一齐喝了这杯酒,酒杯放回托盘,却见两个小丫头还矗在哪里,心里一怔之下,才明白过来,两个小丫头这是讨赏呢?伸手往怀里一摸,不由大为尴尬,已经有很多年,他没有在身上带银钱的习惯了.

    看着高远的手伸到怀里拿不出来,宁馨轻笑出声,转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摸出两块金饼,”姑爷赏你们的.”

    “多谢姑爷,夜已经深了,还请姑爷与小姐早些安歇吧!”两个小丫头行了一礼,端着托盘转身喜孜孜儿地退了下去.

    随着房光砰的一声被关紧,宁馨的身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红烛跳动,映着如花美颜,高远只觉得小腹之内一股热气涌出,心中的*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老婆,夜深了,早些安歇吧!”他笑着道.

    听着高远的调笑,宁馨羞得一下子转过身去,这位在监察院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副院长,在自己的男人面前,终究还原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女人.

    小蛮腰一紧,已是被高远箍住,只是轻轻一带,整个人便跌进到了高远的怀里,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立时冲鼻而入,宁馨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身子僵得便跟一根扁担似的,直挺挺地站在哪里.

    外头虽然寒风呼啸,但屋里烧着地龙,却是温暖如春,加上宁馨白日里喝过酒,睡了一觉起来重新洗浴之后,自然也就穿得不多,此刻被高远拥进怀中,丰满的**之间,突然便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稍一愕然便明白了那是什么,身子一下子更收缩紧了些.

    她这一收紧,高远却立时吸了一口凉气进去,这酸爽,当真让人难当.一股热血直冲上头,高远哪里还能忍受得住,两手上移,紧紧握住了那丰满的一双玉兔,触手之间,心下不由大奇,平时与宁馨亦是交集甚多,从外表上看来,倒真是瞧不出宁馨的胸部有多大,但现在这双手一按上去,当真是又惊又喜,颇有些难以把握的感觉,诧异之余,心中恍然平日里这丫头定然是用了束胸,牢牢地将这本来的骄傲给束缚住了.

    惊喜之余,手下也是不客气,一只手从衣领之上直接探了进去,径直掀开了内里的小衣,将那柔软握在手中,两根手指轻轻地捻着已经饱满的凸起,只捻动得两下,怀里的玉人已是**了一声,刚刚还僵硬的身体陡地便软了下来,如同一瘫烂泥一般向下坠去.

    探出手来,搂着宁馨的小蛮腰,向后退了几步,仰身便向宽大的床铺倒了下去,两腿缠住宁馨,双手探进领口,也不耐得去解衣衫了,有力的双手只是轻轻一分,哧拉一声,上好的衣衫已是中分为二,一双*已是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宁馨轻叫了一声,双手想要捂住胸前,手刚刚动,整个人却是如同婴儿一般被高远转了一个面过来,却是与高远面对面了.星眸半睁半闭之间,整个人便被放了下来,丰满的胸部正好压在高远的脸上,只感到高远张开大嘴一下子叼住了那极为敏感的所在,宁馨哪里还有半分气力.

    屋外,北风呼啸着吹过,雪花一片片的飘将下来,本来守候在屋门前的瑶儿与琴儿,被屋内的动静燥得身子发热,两郏绯红,此时早已退得远远的了,虽然穿得厚实,此时却也难耐严寒,两人不停地搓手跺脚.

    “姑爷这么威猛,咱们小姐娇滴滴的,也不知经不经受得住?”瑶儿低声道.

    “瞧你说的,好像你知道什么似的!”琴儿伸出手指去刮瑶儿的脸,两人轻声笑闹着.

    “哎,说起来,小姐能有今日的归宿,也算是极好的了!”瑶儿收起笑容,”今日我可听到外头的军将都在说都督代燕自立的事情,要是都督当了王,小姐就是王妃了.”

    “你可别瞎说,这些事情,小姐可不许我们掺合的,我们什么也不懂.”

    “咳,你也太小心了,我看那些军将根本就不在乎别人听到,都说得那么大声儿!”瑶儿满不在乎地道:”琴儿,你也不看看如今都督的威势,谁能挡得住!”

    “那倒是,说真的,我有些想蓟城了.”

    “谁能不想呢!咱们可是在哪里出生,哪里长大的.”

    “要是都督真当了王,咱们就可以回去了.”

    两个小丫头开始讨论回去之后的事情,倒是渐渐地忘了寒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屋内终于渐渐地安静下来,一番翻去倒海,巫山*之后,高远与宁馨都是精疲力竭,宁馨更是瘫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了.

    将玉人拥在怀中,高远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真是对不住,粗鲁了些,你受苦了吧?”

    将头埋在高远的怀里,宁馨没有说话,却是露出贝齿,轻轻地咬了高远一下.高远嘻嘻地笑了起来,”以后便会慢慢好起来的.”

    宁馨伸出手,紧紧地抱着高远.

    半晌,高远突然道:”对了,有一件事情,先前我没有告诉你,怕你听了不高兴.”

    “什么事?”宁馨终于抬起了头.

    “今天我们大喜的日子里,其实还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高远道.”从很远的地方送过来的.”

    “是谁送的,送得什么?能让你也觉得很特别?”宁馨有些奇怪.

    “檀锋差人送来的,是你的那张瑶琴.”高远道.”我一直以为你的这张琴已经不在了,想不到却落在檀锋手上,战火连连,他逃亡千里,竟然还保留着这张琴,却也让人嗟叹,此人,真是不知该如何评说了.”

    “我明日便去砸了这张琴.”宁馨咬牙道.

    “可别!关琴何事?”高远摇头道:”你那张琴可是古物,再说了,檀锋此人,虽与我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是你的杀父仇人,但其实亦不失为一条汉子.”

    “高大哥,对他,你可千万不要有怜悯之意,别人不了解他,我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檀锋此人,即便到了穷途末路,也不会束手就擒,而是会想法设法暴起伤人的.”

    “我当然知道.”高远轻轻地笑道:”曲沃,只怕有热闹可看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