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八十六章:煌煌汉威(11)(书号:13651

第八百八十六章:煌煌汉威(11)

作者:枪手1号
    十一月十八日,积石城陷入到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之中,偌大的城市之中的积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城内披红挂绿,百姓们涌出了家门,挤在街道之上,争先恐后地观看着这场盛大的婚礼.

    贺兰一族没有让积石城的百姓失望,他们的送亲马队特地设计了送亲的路线,借助着积石城内四通八达的道路,他们几乎是绕城一周.一百零八匹纯色骏马轰动了整个城市,战马,积石城的人并不稀罕,但像这样一百零八匹纯色骏马可就极其少见了,贺兰雄带着一百零七百贺兰族健儿骑在这马上,打头缓缓而行,在他们的后方,另外四匹骏马拉着一辆马车紧随其后,车上,一位女子身着匈奴女儿的盛装,盘膝坐于车上,在她的四周,一个个匈奴美女翩然起舞,也亏得这些女子身手矫健,在方寸之地,竟然盘旋自如,彩绸曼舞,轻纱飞扬,所过之处,无不引起掌声如雷.再往后,便是一百零八抬各色嫁妆,由二百一十六汉子抬着,亦步亦趋.长长的送亲队伍竟是拖了里许多长.

    只是这积石城内百姓所不知道的是,坐在马车上的这位盛装新娘可不是贺兰燕,贺兰燕已是身怀六甲,为了安全起见,早在昨晚就被秘密送进了都督府,现在这位却是由她的贴身婢女乌拉所装扮.乌拉与贺兰燕身高相仿,穿上盛装,红盖头一蒙,外人又那里分辩得出来.

    就在所有人为贺兰族嫁公主的声势所震惊,欢呼的时候,却都忽略了今日的另一个女主角,宁馨.

    从监察院的院子里,一顶小轿被抬了出来,悄无声息的向着都督府走去.这顶轿中。坐着的便是今日另一位新娘,宁馨.

    依着曹天赐的性子,原本也在大干一场。监察院虽然不比匈奴一族有钱,但宁馨是监察院的副院长。这两年来,宁馨在监察院中做得有声有色,屡立大功,而且她已经没有了娘家,监察院便如同她的娘家一般,曹天赐作为一院这长,自然不欲委屈了宁馨,但曹天赐的这个想法却被宁馨力阻了.虽然如此。但曹天赐仍然是动了一番心思,这抬轿的四人可不是一般的轿夫,而是监察院的四位大将,论起军中级别,都是师级以上官员,而在轿边护轿的,赫然便是曹天赐,易彬,张一这三位监察院的正副院长,人数虽少。但规格却高得吓人.

    当然,这种规格也仅仅是针对系统内的人而言,一般的普通百姓。又哪里识得这些监察院的高官,他们本来就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善战者无赫赫威名,监察院便恰巧是这类人.

    在匈奴一族的送亲车队还在街上转悠的时候,他们的送嫁轿子却是已经到了都督府.都督府内,征东军的文臣武将,济济一堂,倒是这数年之来,征东军所有官员聚得最齐的一次。除了在辽东的熊本,罗文尉。在蓟城的叶真之外,其它所有高官。今日都是齐聚都督府,看到曹天赐这一行人进门,所有官员们都是集体迎了出来.

    两位新娘要与云昭一齐拜堂成亲,另一位正主儿还没有到,只能让宁馨先去偏房歇着,曹天赐与一干监察院的大佬便在大厅之内与众多将领打哈哈,不时地有监察院的监察卫进来禀报贺兰燕一行人的行程,曹天赐脸色便有些不豫起来.

    偏房之内,宁馨却是静静地坐在哪里,不焦不燥,倒是她的两个贴身侍女瑶儿与琴儿不乐意起来.

    "小姐,咱们干嘛要这样委屈自己,不就是摆场面吗?难道我们就摆不出来?"瑶儿道.

    "是啊,小姐,咱们宁家可也是积年世家,虽说现在落了难,可也不能这样受气?"琴儿道.

    "胡说什么!"红盖头之下,传来宁馨清冷的声音:"你们两个,知道什么?贺兰燕小姐是什么人?哪是都督自起事之初便跟在都督身边效力的人,与都督一齐火里来,血里去,不知共同经历了多少危难?征东府上上下下,无不尊她一声贺兰教头,她的兄长,更是征东军一方主力军团的最高长官,她当然有资格接受百姓的欢呼,瑶儿琴儿,你们记好了,现在已经没有宁氏了,只有宁馨,征东军监察院的副院长宁馨,我有今日的结局,已经是万分满意了,还有什么可争的?可气的?"

    "是,小姐."瑶儿委屈地低下头,"只是小姐的一番苦心,别人不见得理解,只道咱们怕了他们."

    宁馨轻轻地笑了起来,"贺兰雄是什么人物?焉有你想得哪么浅薄?他虽然是匈奴人,但一颗心玲珑七窍着呢!"

    想着在辽宁卫,贺兰雄不顾一切地率军出击去救叶枫,从军事上来说,完全是败笔,但从政治上来说,却可以获一个满分,这样的一个人,岂会眼睛浅得只看得到前方三尺?

    贺兰族的送亲队伍是卡着吉时的点儿,踏进都督府的大门的,婚礼也就在这个时候正是开始,虽说两位新娘子并不是高远的正妻,但因为两人的特殊身份,这场婚礼却是一点儿也不马虎,所有的环节,无不是比照正妻的规格来举行,唯一多了一个环节就是两位新娘向正妻叶菁儿敬茶而已.

    拜完天地,送新娘入洞房,都督府的大院里当然是大开酒宴,与席的除了征东府的一干文臣武将之外,便是四海商贸的那些大商人.四海商贸如今足迹遍及各国,在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代理人,这些人自然会来凑个喜儿,哪怕是本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来此,却也派了亲信,携着重礼前来出席.倒是让高远小小的发了一笔.

    当年高远财政正困难的时候,迎娶了叶菁儿,叶氏的大手笔让他渡过了难关,眼下再娶两位平妻,却又是大大地收了一笔,光是贺兰燕的嫁妆就足足值好几百万两银子,倒是将王武嫡乐得脸上都起了褶子,他清楚得很,等婚礼过后,都督铁定会将这些银子拨到户部的.在他看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眼下征东府财计困难,反正这偌大的地盘都是都督的,这些银子又值什么?高兴之余,这酒却是一杯又一杯地喝得极是欢快.

    酒水都是吴氏特供而来的,吴凯将家业交给了两个儿子,如今吴氏酒业在积石城是风生水起,一来积石城粮食年年丰收不缺粮,酿酒便也没有了诸多限制,二来酒业也是四海商贸最为重要的一个收入来源,时至今日,吴氏酒业的酒的质量仍然是傲视整片大陆,全方位的领先诸国的同僚,在高远的提点之下,如今的吴氏酒业每年都会推出新的产品,已经成了风糜大陆的最好的奢侈品之一,寻常一坛酒,便是普通人家一月的生活所需,却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完完全全的暴利.即便是在积石城,官员们的薪水,也不足以让他们喝到最好的吴氏出品.

    难得今日有免费的最好的吴氏酒,众人岂有不开怀畅饮的道理?更何况,这一年来,大小战事不断,众人的神经都崩得紧紧的,时至今日,两个战场都已大胜结束,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通体舒畅,心中所想的,只是共谋一醉而已.

    喝到酣处,东胡人阿固怀恩,高车几人已是微有熏意,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平日里的谨小慎微此时却也不翼而飞,端着酒碗,筷子叮叮地敲着,大呼小叫着要新娘子出来敬酒,听到这几个东胡人闹将起来,文官们都是微微皱眉,武将们却都是大声叫好,即便是贺兰雄也是大笑不已.

    匈奴东胡,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新婚大礼,新娘子出来敬酒那是寻常之极的事情.正席之上的高远,听得阿固怀恩几人的叫喊,却是得其所哉,他正愁眉苦脸呢,来敬酒的络驿不绝,他酒量不佳,却又无法拒绝,正发愁着呢.

    片刻之后,在众人的翘着期盼之下,身着大红吉服的宁馨,微笑着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笑语焉然的宁馨,端着酒碗走过来,来自北方集团军的一些将领们齐齐打了一个寒噤.许原干咳了一声,站了起来,向同桌的叶重贺兰雄告了一声罪,"内急,内急,去去就回!"

    许原这一打头,严鹏,陈斌,公孙义等人纷纷尿遁,看得贺兰雄与叶重二人莫名其妙,这北方集团军的人都是咋得了?

    他们自然不知,当初在河套的先锋城,贺兰燕率先挑衅,然后宁馨一人几乎将所有的北方集团军的高级将领尽数喝趴下的光荣历史,这一件事在北方集团军那是绝密,众人都是守口如瓶,绝口不提,一群大男人被一个娇怯怯的小女人喝趴下,怎么说也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今日又看到宁馨端起了酒碗,这些人哪有不跑的道理?

    事后证明,他们的决策极其英明,因为那群叫嚣的武将,即便是最能喝的贺兰雄,最后也是被抬回去的.其实倒不是贺兰雄比宁馨差得太多,而是宁馨第一个便挑上他敬酒,贺兰雄豪气大发,以三陪一,最后焉有不倒之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