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八十三章:煌煌汉威(8)(书号:13651

第八百八十三章:煌煌汉威(8)

作者:枪手1号
    小高兴自然是听不懂父母话里话外的意思,挥舞着小手臂,扎手扎脚的想去揪高远脸上的胡子,显然,那些黑黑的东西扎得他脸上又痒又疼的玩意儿吸引了他极大的兴趣.高远笑嘻嘻的将脸凑了过去,任由小家伙的嫩手撕扯着自己脸上的胡须.

    叶菁儿含笑看着父子两人打闹,心中充满了甜密的感觉.

    外头突然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之声,却是随着高远回来的青年近卫军一部看到了积石城巍峨的城墙,齐声欢呼起来,从河套转战辽东,再又直接经辽宁卫一路打回辽西,他们已是大半年没有回家了,此时看到积石城,回家的感觉让每一个人都兴高采烈.

    "都督,夫人,马上就要到积石城了!"马车外,何卫远隔着帘子,兴奋地道:"我们回家了."

    "是啊,回家了!"高远撩开帘子,探出头去,看着愈来愈近的积石城.

    身边叶菁儿的小脑袋探了出来,"卫远,进城之后,先去贺兰府."

    "啊?"高远吃了一惊,看着叶菁儿,"这个时候去贺兰府里干什么?"

    叶菁儿嘻嘻地笑了起来,"让你去看看你的美人啊,免得你朝思暮想的."

    高远不由一滞,女人心,海里针,可真是摸不透,猜不准,贺兰雄还在后头统军没有回来,此时菁儿去贺兰府,定然是去找贺兰燕的,她想做什么?不会出什么事吧?

    百思不得其解,高远见叶菁儿又缩到了自己身后,便冲着何卫远勾勾了手指,冲他使了一个眼色,努了努嘴。何卫远会意地打马向前,伸手招了一个亲卫过来,低声说了几句。那护卫点点头,立即脱离了队伍。打马急奔而去.

    贺兰府中,一派喜庆气氛,贺兰燕与高远的婚期已经确定,整个府第这一段时间一直便在布置着准备迎接这一大喜日子,对于贺兰一族以及整个匈奴一族来说,这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匈奴一族因为贺兰雄贺兰燕的关系,在征东府体系之中。并没有因为族群的关系而受到歧视,贺兰雄身为征东军方面军大将,而贺兰燕则更是被征东军昵称为贺兰教头,几乎所有的征东军骑兵队伍,都能或多或少地与贺兰燕扯上关系.

    贺兰燕嫁给高远,是对匈奴一族地位的最好的保障,征东府如今势不可挡,高远代燕自立,开国立朝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作为在征东军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匈奴骑兵。自然也是与有荣焉.

    在征东军的体系之下,几乎所有的匈奴人都过上了以前想也没法儿想的幸福生活,如何能让人不满足?

    贺兰康。贺兰健等原一众贺兰族的长老,更是早早便来到了贺兰府中,主持着这一桩盛事,替贺兰燕安排着桩桩事宜,这二位长老眼下在贺兰一族之中,早已不复当年权势,已经成为了空有名头的长老,但二人的怨气也在征东军的节节胜利之中烟消云散,一来是因为二人年纪渐长。二来也是这些年来,他们将多年积蓄投入到四海商贸之中。赚得盆满钵满,如今在积石城中。亦是富豪一族,人到暮年,尚能过上如此纸醉金迷的生活,如何能不满足?

    但他们毕竟是人老成精,自然明白想要保持目前的生活,自然需要权势的支撑,贺兰一族如今在整个匈奴族人之中地位崇高,贺兰燕再嫁入高府,则这种保障将坚不可摧,是以二人的热情,竟是比所有人都要高一些.

    贺兰燕大腹便便,已是极为出怀了,因为裘得宝的再三嘱托,她不得不一天的大半时间是高卧养胎,人竟是长得白白胖胖起来,看她现在的模样,任谁也想不到数月之前,她还跨在战马之上,给横驰骋所向无敌,此刻她正庸懒地躺在胡床之上,半眯着眼睛,贺兰康与贺兰健则坐在小锦人凳上,正向她说着婚礼的筹办事宜.

    贺兰燕虽说是小辈,但这二老现在可不敢在她面前拿丝毫的架子.

    "燕子,这一次咱们与那宁家丫头一齐进高府,可万万不能掉了面子,您是贺兰一族的公主,整个匈奴人的明珠,那宁家丫头哪里能与你相比,所以咱们这一次可虽下了大力气准备着,从咱们府第到都督府,清一色的红毯铺路,光是嫁妆就有足足一零八抬."贺兰康得意地道:"宁馨不过是个破落户,哪能与我们相比,这一进门,咱就得将她比下去."

    "弄这么奢华干什么?难不成高大哥还能因为咱们嫁妆多就高看一眼?"贺兰燕哧的一笑,"你们不了解他."

    "燕子说得是,但咱们这可不是给都督看的,是给其它人看的呀!"贺兰捷笑道."听闻那宁馨是叶夫人的闺中密友,宁馨嫁与都督也是夫人一力促成,这里头的意思,咱们还能不明白?所以这一次,咱们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燕子你可不是孤立无援的,在你身后,可有咱们数十万匈奴人呐!"

    "这都哪里跟哪里啊?"贺兰燕有些无奈地叹气道:"现在征东府连年大战,元气大伤,财计困难,弄这么奢华,没的让人说嘴."

    "钱不算什么!"贺兰康大大咧咧地道:"现在我跟你健叔也算一方富豪,拿些钱出来只是小事一桩,再者,数十万匈奴人,可都是出了一份份子钱的,光是纯色骏马,可也是征集了一百零八匹,咱们的小公主出嫁,那自然得风风光光,将所有人都比下去."

    贺兰燕摇摇头,无可无不可.低头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腹,却又恼火起来,抚摸着肚皮道:"你这个调皮的小家伙,就是不让我省心."

    "小姐,都督回来了,派回来一个亲卫来府中报信."乌拉跑了进来道.

    "高大哥回来了?"贺兰燕又惊又喜地坐了起来,"快叫那个卫士进来."

    "见过教头!"进来的卫兵向着贺兰燕行了一个军礼,"小人奉何将军之命来向教头禀报,都督与夫人已经进城,马上会到府中来探望教头."

    "夫人也要过来?"贺兰燕惊了一下,手放在隆起的腹部,不由有些难堪起来,自己从河套归来之际,叶菁儿便已经去了琅琊,是以两人还没有照过面,想到自己未婚先孕,脸便有些红了.

    "该死的高远,都是你害得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从胡床上挪了下来,乌拉赶紧上前扶住了贺兰燕.

    "走吧,去迎迎高大哥与夫人."贺兰燕道.如果是高远一人前来,她才懒得理会,但叶菁儿也来那就不一样了,叶菁儿看似柔柔弱弱,但贺兰燕见了她却有些民怵,这个女子柔弱的外表之下有一颗极刚烈的心,同样身为女人,贺兰燕可是清楚得很.再者说了,贺兰燕总是觉得自己抢了叶菁儿什么宝贵的东西一般,心理上倒是先输了三分.

    马车停在贺兰府的大门之外,车门打开,高远率先跳了下来,除了贺兰燕,其它的人倒都是跪了一地,"都起来吧,起来吧!"高远挥挥手,冲贺兰燕微笑着点点头,转过身去,伸手将抱着小高兴的叶菁儿扶了下来.

    "燕子!"他快活着又夹杂着些许尴尬地叫了一声,"这些日子,你还好吧?"

    "挺好的!"贺兰燕答道,一手撑着乌拉的手,便欲欠身行礼,慌得高远赶紧上前扶住了她,"都这个样子了,还行什么礼."

    贺兰燕一笑起身,转头看着叶菁儿,"姐姐好!这一趟往琅琊辛苦了."

    "谈不上什么辛苦."叶菁儿将怀里的小高兴交给了身后的侍女,走上前去,扶住了贺兰燕的另一只胳膊,"外头风大,你跑出来干什么,自家人,可别这么折腾,赶紧进去叙话吧!"

    一行人进了大厅,叶菁儿却没有停下脚步,对高远道:"大哥,你和康老,健老叙叙话,带着小高兴在宅子里转转,我和燕子妹妹说些体己话可好?"

    高远搔搔头,心中实在有些担心.但又没法子拒绝,只能点点头.眼睁睁地看着叶菁儿扶着贺兰燕消失在后堂门口,转头一望,身边的贺兰康,贺兰健也是面面相觑.

    走进贺兰燕的闺房,扶着贺兰燕坐好,叶菁儿看着贺兰燕惊疑不定的目光,微笑着整了整衣裙,竟然向贺兰燕行了一个大礼.

    "姐姐这是干什么?"贺兰燕吃了一惊,扶着肚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燕子妹妹坐好,这一拜,我是谢你兄长的,我不能向他当面道谢,便只能在你面前行这一礼了."叶菁儿柔声道:"枫儿这一次如果不是贺兰将军相助,定然不能活着回来.为了救枫儿,匈奴健儿死伤数千,连贺兰敏将军也不幸去世,我非常抱歉,此情,叶氏只能记在心中,以后慢慢偿还了."

    "姐姐,都是一家人,救叶枫那是应当的,哪有见到战友遇险而不去相救的."贺兰燕道.

    叶菁儿缓缓摇头,"我虽然不通军事,但也知道,那种情况之下,如果界铺口的守将换了另一个人,贺兰将军是决计不会去救的.这份情谊,叶氏决不会忘."(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