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八十一章:煌煌汉威(6)(书号:13651

第八百八十一章:煌煌汉威(6)

作者:枪手1号
    "征东军来了,征东军来了!"一名齐军跌跌撞撞地从后队奔来,嘴里大声喊叫着,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惊惶.

    田敬文与覃山都是大惊失色,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征东军,眼下所要应付的只是饥饿与疾病,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绝望,眼下,他们千余人的队伍之中病倒饿倒的占了近一半,如果此时被征东军追上,除了全军覆灭,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覃山呛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将军,你先能走的人先走,我带其它的人就地抵挡一阵,为将军争取一些时间."

    田敬文摇摇头,"如果征东军已经咬上我们,那谁也走不掉了,与其在仓惶逃窜之中被一一赶上像杀一条野狗一般杀死,还不如在这里与他们轰轰烈烈再干一场."

    覃山默然点头."末将愿追随将军."

    田敬文看向那名军士,"征东军大概多少人,看清楚了么?"

    "有,有好几十人!"这名齐兵道.

    "什么,多少?"覃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几十个人!"士兵重复道.

    覃山大怒,几十个征东军就将此人吓得面无人色,扬起巴掌,劈面就是一耳光,"你还算是一个军人吗?几十个征东军,就让你面无人色,回报不清."

    飞脚还想再踢,却被田敬文拉住,摇摇头,"不必怪他了,走,我们去看看,这里头有些古怪."

    覃山愤愤然地瞪了一眼那羞惭的齐军。大步跟着田敬文向前走去.田敬文心中凄凉,这便是现在自己这些手下的现状啊,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啊。些许的风吹草动,便能摧毁他们一直崩得紧紧地神经.

    站在坡顶之上。看着离他们里许之外,一面鲜红的征东军大旗正在迎风飘扬,而在旗下,站着数十名身披着白头蓬的征东军士兵,默默地矗立在哪里,似乎也在看着他们.

    "是他们的斥候."覃山低声道.在最初的逃亡之中,他们与这些似乎无处不在的斥候有过交手,对这些人有着较深的了解.

    "既然是斥候。怎么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居然还打起了旗子."田敬文总觉得这事情里透着古怪.想了一会儿,手一挥,道:"都出来."

    哗啦啦一阵阵响,在田敬文身后,齐军纷纷现出身来.一面残破的军旗亦在坡顶升起.

    张喜看着坡上突然出现的齐军,哈哈一笑,"终于有回应了,比我预想的要晚一点."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覃绍伟,道:"秦先生。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呢,作为一名斥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在出任务的时候。能堂而皇之地打出这面大旗呢.这于我们斥候之而言,不能在这面大旗的指引之下作战,始终是一个遗憾,这一次我补上了这个遗憾,回去之后可有的吹嘘了,看不羡慕死其它部队的同行兄弟!"

    听到张喜的打趣,四周的士兵都笑了起来.

    秦绍伟没有在意张喜的打趣,终于找到了田敬文了,从那天发现他们的踪迹。又过去了两天,望山跑死马。现在他可真是有了深刻的体会.

    "我们去吧!"秦绍伟道.

    "好."张喜踏前一步,叫道:"小七跟我一起和秦先生上去。其它的人,就地戒备.如有不测,立即撤退.不必管我们."

    "张排长多虑了!"秦绍伟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凡事总得有备无患!"张喜上前扶住了秦绍伟,"秦先生,小心驶得万年船,是不是?如果这个田敬文翻脸,我敢保证,用不了多少天,他们的脑袋就会被砍下来,既然被我们咬住了,那就休想再跑掉."

    秦绍伟摇摇头,迈步向前.

    山坡之上,覃山看着蹒跚向上的三个人,满脸怪异之色."田将军,要不要……"

    田敬文摇摇头.

    三人愈行愈近,在坡道的中段,他们停了下来,中间那人掀掉了头上的斗蓬,大声叫道:"田将军,田敬文将军,我是秦绍伟,我奉田相的命令来找你."

    覃绍伟!田敬文与覃山都是吓了一跳,这可是田相身边的第一谋士,怎么会在征东军的保护之下到了这里?

    "田将军,覃先生落到了征东军手中,那田相?"覃山的声音有些哆嗦.覃绍伟向来是不离田相左右的.

    田敬文心中沉甸甸的,自从自己在崤山关被击败,便失去了辽西的任何消息,但想着田相数万大军陷入重重围困,田富程又率领着大军跑了,内无粮草,外无援军,只怕是凶多吉少,不过覃绍伟的话里透露出来的唯一好消息,便是田相还活着.

    片刻之后,三人便走到了田敬文的面前.

    张喜与小七儿两人呆在一棵大树之下,身周围着一圈齐军士兵,大多眼中冒着怒火,看那样子,倒是要将他们一口吞了下去.小七儿握着刀柄,有些紧张地站在那里,却又不甘示弱,努力地睁大眼睛,回瞪着对方,气氛倒是显得极是紧张.

    张喜却是漫不在乎,一屁股坐到地上,伸手拉拉小七,"小七,你腿不酸么,我可是酸了,坐下,坐下,好好休息一会儿,呆会儿又要往回赶呢!"

    小七有些僵硬地坐了下来,张喜却是轻松地堆起了雪人,对周围的那些齐军竟是望也不望一眼.

    那头,突然传来了田敬文的痛哭之声,围着张喜二人的齐军齐唰唰地转过头去,却看见他们的首领正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失声痛哭,而覃将军也别着头,唰唰地流着眼睛.

    覃绍伟红着眼眶,看着悲恸不已的田敬文,此人先是顽强阻击征东军于崤山口,又亡命奔逃于雪山之中,唯一的寄托便是指望田相能突破重围,但现在,这唯一的希望却也破灭了,也难怪他在众多部下面前如此失态.

    "田将军,眼下不是悲痛的时候,虽然投降了,但数万士卒因此而保全性命,却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更何况,田相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你要打起精神来呀!"覃绍伟劝解道.

    田敬文抬起头,泪眼婆裟地看着对方,"田相都投降了,数万大军都投降了,还有什么事可作?我决不投降,那怕就是饿死在崤山之中,我也不投降."

    "田将军,你恐怕还不知道齐国国内的事情吧?"覃绍伟叹了一口气,跌坐在雪地之中,"二公子带着数万大军返回齐国,想要一举推翻大公子,但不成想大公子早已得得到讯息,国内总动员,将田相兵败之事,归咎于二公子,斥二公子为叛徒,卖国贼,现在兄弟二人在国内掀起了内战,二公子占领了即墨,高唐,其余地方却在大公子控制之下,楚国屈完趁机出兵,夺取了临沂,征东军亦在一边虎视眈眈,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兵,齐国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啊!"

    田敬文脸上的伤心慢慢地凝结成了震惊,亦是一跤跌坐在地,"怎么会到如此地步,怎么会到如此地步?外患刚至,内乱又起,这是天要亡我大齐么?"

    "二位公子相争,这里面只怕有征东军在捣乱,否则大公子决不会这么快得到讯息,其实如果二公子迅速获胜,齐国反而又一线生机.现在,则是荼炭全国了."秦绍伟叹道:"所以田相不得不投降,而作为投降的条件之一,便是由你率领五千精兵归国,协助大公子,迅速平定国内内乱."

    "为什么会是我?"田敬文有些迷茫地道.

    "因为你是大公子的心腹."秦绍伟至言不讳地道:"这些年来,二公子在军中广布势力,军中大将大都与他交好,派其它人回去,相国不放心,如果派回去的大将又倒戈了呢?"

    田敬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而且,还有另一个原因!"秦绍伟犹豫了一下,"田相心中,只怕也盼望着大公子获胜,一来大公子如今占据着中枢,便先胜了一着,二来大公子对田相不会有其它的想法,但二公子就不一样了,他在琅琊率军而去,其实已经背叛了田相,现在的他,只怕恨不得田相马上被征东军杀了,如果他胜了,田相归国无日,再则,二公子看似兵马众多,但危机四伏,楚人,燕人都随时可能发动对他的攻击.所以田相派你回去,协助大公子迅速平定叛乱.你能做到吗?"

    "我能做到!"田敬文缓缓地站了起来,"末将定不负田相所托."

    "好,现在你随我们下山,征东军已经征集了船只,你可以在齐军之中挑选五千人随你归国."秦绍伟道:"田相能不能归国,就看你们能不能迅速平定国内乱局了.如果你与大公子能迅速击败二公子,稳定国内局势,则齐国还有一丝机会,如果战事持续,只怕齐国离亡国之日不远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