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八十章:煌煌汉威(5)(书号:13651

第八百八十章:煌煌汉威(5)

作者:枪手1号
    伸手从脚边低矮的灌木之上抓了一把雪塞进嘴里,用力咀嚼了几下,积雪融化,冰冷的雪水顺着咽喉流进腹中,却更引起了胃内一阵火辣辣的不适,饥饿,已经让整支部队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半个月来持结不停的大雪,使得整个崤山完全被大雪封锁,当真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大雪虽然阻隔了敌人的追击,但同样,也让这一支仓遑逃入崤山的齐*队陷入到了绝境.

    田敬文脸容憔悴,从他抵达崤山关开始阻击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他整整瘦了近二十斤,高大魁梧的身材,现在只剩下了一个骨头架子,眼窝深陷,乱蓬蓬的头发与胡子纠葛在一起,看起来极似一个野人.

    作为领兵将领都是如此,一般的普通士兵就更不用说了,绝望的情绪,正在这支部队之中漫延.

    刚刚抵达崤山关时,田敬文拥有五千士卒,但现在,还能跟着他在崤山之中苦苦挣扎的,已经只有千余人了.部队之中所有的伤兵,都在进山之后的这一段时间内,陆续死去,但现在,痢疾与冻伤又开始在部队之中肆虐,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远处传来一阵阵的欢呼之声,田敬文有些诧异,这段日子以来,已经很少能听见士兵们的笑声了.

    覃山兴冲冲地向着田敬文奔来,在他的身后,几个士兵用一根杠子抬着一头块头极大的野兽正向着他奔来,那是一头熊瞎子,看那个头,只怕有四五百斤.田敬文眼中不由一亮.

    "将军,今儿个运气不错,找到了一个正在猫冬的熊瞎子。没费吹灰之力便做翻了他,大家可以打个牙祭了."覃山笑得合不拢嘴.

    田敬文的脸上也难得地露出了笑容,自从他们进山之后。之山里能找到的飞禽走兽,几乎都已经成了战士们的腹中之物。但到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了.但环视四周,看到士兵们,他的心又一下子缩紧了,明天,又该怎么办呢?再往后呢,出路在哪里?辽西冬季漫长,自己的军队能每天捉一只熊瞎子?这崤山里。又哪来这么大的大型野兽?

    驻地终于有了一丝烟火气,袅袅升起的股股青烟扶摇直上,一个个士兵围在大锅前,眼巴巴地看着雪水融化,看着一块块的肉,骨头被投进大锅之中,闻着香味渐渐升腾而起,一个个士兵的喉头亦随之上下滑动.

    这只猫冬的熊瞎子,在入冬之间将自己吃得圆滚滚的,刚刚入冬不季。这身厚厚的脂肪还没有消耗多少,正是膘肥肉厚的时候,但僧多粥少。即便连一点肉皮也没有浪费,分到每个士兵名下,也只有一二两干货.

    覃山从锅里捞起一块肥厚的肉,再加上一勺汤汁,送到了田敬文面前,"将军,趁热喝吧!"

    田敬文接过碗来,看着碗里那块肥厚的熊肉,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走到大锅前,将那块肉重新扔进了锅里。"多熬熬,将肉都熬乱了!"

    看着田敬文。覃山也默然地将自己碗里的那块肉重新丢回到了锅里.

    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端起一碗碗肉汤,小口小口地喝着,没盐没佐料,淡了吧叽,委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每一个都喝得极认真,极香甜.但就是这股认真劲儿,看着却是让人心酸不已.

    士兵从中突然传来低低的哭泣之声,覃山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现出怒容,现在领兵的将领,最怕的就是军心涣散,这哭泣之声,不谛是一种虚弱的表现,虚弱是会传染的.

    哭泣的是一个看起来极年经的士兵,看那面相,最多十六七岁,嘴唇之上的胡须都还没有完全长出来.

    "你,出来!"覃山大步走到士兵面前,怒吼道.

    士兵端着碗,流着泪,走到了覃山的面前.

    "齐国的勇士,能流血,不流泪!"覃山怒吼道,"你乱我军心,该当何罪,你可知道?"

    年轻士兵仰起了头,看着覃山,"覃将军,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覃山咽了一口唾沫,心中一阵酸楚,但手却握住了腰间的刀柄,一寸寸地向外拔着.

    "覃将军,小二虽然年纪小,但作战很勇敢的,脑子也很灵活,在崤山关,他一个人就杀了二三个征东军,他是被饿糊涂了."一名低级军官站了起来,"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覃山森然道:"功是功,过是边,他乱我军心,当斩."

    刀缓缓出鞘,正想举起来,手腕却是一紧,被人握住,转头看时,却是田敬文站到了身边.

    "弟兄们,你们都想回家是不是?"田敬文大声问道.

    沉默片刻,士兵们齐声道:"是,我们想回家."

    "我也想回家!"田敬文大声道,"但我们要回家,就一定能抱起团来,努力渡过眼前这一个难关,先要活下来,才能回家,是不是?"

    "是!"

    "而要活下来,便先要打起精神,几万征东军都没能杀得了我们,难不成这小小的崤山,这小小的雪便能杀死我们吗?"

    "不能!"士兵们吼叫了起来.

    "好,我们就要有这股精气神儿,让我们一齐努力,活下去,回家!"

    "回家,回家!"

    本来低迷的士气,转眼之间被田敬文便鼓了起来.覃山佩服地看着田敬文,本来是一件涣散军心的事情,却一眨眼便让田将军给扭转了过来.

    田敬文扭过头来,背对士兵之时,刚刚的激昂之色,却是消失无踪,触目所处,尽是白色,不知何处是归途啊.

    而此时,在离田敬文所带齐兵的山头遥遥相望的另一个山头之上,一小股士卒正盘膝坐在地上,全身上下,都被裹在白色的斗蓬之中,静静地坐在哪里,如果纹丝不动,他们看起来和一块覆盖上了白雪的岩石也没有多大差别.

    "队长,炊烟,炊烟!"从一棵大树之上,突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呼叫之声,坐在雪地上正默默地嚼着羊肉干的张喜一下子站了起来,两手抓着树干,噌噌地便爬了上去,地上盘膝而坐的数十名士兵也一下子都站了起来.

    从白雪覆盖的树枝之间探出头来,果然,在对面的山头之上,一缕缕炊烟正扶摇直上.

    一,二,三……张喜轻轻地点头数,"应当是他们了."

    从树杆之上滑下来,他走到士兵们中间,对着一个身材瘦弱,脸上尽是疲累之色的,下颔之上蓄着三数长须的中年人道:"秦先生,他们应当就在我们对面的山头之上,我们找到他们了."

    秦先生,也就是秦绍伟,田单的首席谋士,脸上亦显出激动之色,随着这股征东军的斥候队伍进入崤山已经五六天了,总算是有了田敬文的消息.

    这几天的艰难跋涉,几乎让他耗尽了体力,到得后来,便是这些士兵们轮流背着他行进,否则,他断然坚持不到这个时候,与这些斥候兵们在一起生活了数天,亦让秦绍伟对征东军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这股数十人的士兵是征东军郑晓阳麾下的斥候,在秦绍伟的眼中,这些士兵冷漠,坚韧,纪律森严,他们的装备,便是齐国最好的军队也无法与之相比拟.在他们身上,秦绍伟窥见了一些征东军的端倪.暗叹齐人之败,并非没有由来.

    "张排长,那我们赶紧过去找他们!"秦绍伟激动地道.让田敬文能率一部精锐回国,可是田相与高远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结果,田敬文能早一日归国,带回田相的命令,便能让齐国的内乱早一些有结果,便能将站在悬崖边上的齐国,往后拉一点点.征东军的兵制甚是古怪,从司令官开始往下,军师团营连排班,一级级向下,如臂使指,但有些军队又不按这个编制,像高远的征东军,师以下便直接是营,没有了团的编制.像眼前这位征东军军官,便是一位排长,领着数十个士兵.

    "秦先生,您别看这只隔着一个山头,但望山跑死马,就算他们一直在哪里不动,我们要抵达他们哪里,起码也要一两天的功夫."张喜看着秦绍伟有些难看的脸色,笑道:"不过您放心,只要找到了他们的踪迹,他们就再也跑不了,我们一定会追上他们的."

    秦绍伟点点头,这相信张喜的话,因为这些天来,他眼前的这支军队,能在他看来毫无异常的地方,找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一天天地向着田敬文逼近,如果征东军真想剿灭田敬文这支部队的话,只怕田敬文当真如眼前这个排长所说,是跑不了的.

    虽然这个事实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但却如同铁打一般的事实摆在他的面前.

    "那好,张排长多多辛苦了!"

    "不辛苦,这是在下领到的军命,无论如何,也会完成!"张喜笑了笑.眼下征东军大胜,对于这些败军之将,他心中也少了许多愤恨,胜利者,总是要学会一些宽容的.这话是谁说来着的,好像是郑军长说得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