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206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书号:13650

1206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作者:阿彩
    因为了解,所以害怕。老管家自认了解顾千城,知道把顾千城逼急了,顾千城真有可能做出鱼死网破的事,但是……

    要让老管家改交易地点,那是不可能的。

    “我必须去江南换人,除此之外,你可以提一个条件。”为了活命,老管家不得不做出退让。

    “可以。”顾千城暗自松了口气,面上却仍旧是一副冷傲不在乎的样子,“我的要求很简单,你给我下了择子的毒,那么同样我们也要给你下个毒,到了江南我们同时交换解药。”

    顾千城知道,老管家也许了解秦寂言,可并不够了解她。如果老管家真的了解她的话,就知道她不可能会不要自己的孩子。

    而正是这份不了解,让她有机会争得主动权。

    “给我下毒?万一你们不肯给我真的解药呢?”老管家不无担心的道。

    顾千城璨然一笑:“我们只能选择彼此信任,我也担心我不肯把真的解药给我。你应该明白,只有互相下毒,我们才能相信你。”

    信任是双方的,他们无法信任老管家,同样老管家也无法相信他们。但是……他们必须互相信任,不然这交易就没有办法完成。

    老管家没有直接回答,沉默半晌才道:“就这么办,皇上现在可以找人拿毒药来了。”老管家知道,他要不同意,就别想带着顾千城去江南,也别想活着离开大秦。

    “朕,再信你一次。”秦寂言面色凝重的看着老管家,老管家笑了笑,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和蔼的道:“皇上放心,老奴虽是长生门的人,可这么多年来,除了挟持顾姑娘外,就没有做第二件对不起你的事。”

    老管家从头到尾都是自称老奴,可见他的心里还是想把秦寂言当成主子,只是……有些事,不是什么事都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愿意与否一定也不重要。

    就好比,老管家先是长生门的人,之后才是秦寂言的奴才。哪怕老管家与秦寂言相处了二十多年,有了主仆情谊,老管家也不能,更不敢背叛长生门。

    秦寂言之前就发出了信号,让子车带人过来,与老管家刚谈妥没有多久,子车就带了人赶过来,与子车同行的还有景炎。

    很快,小土屋里就挤满了人,也引起了村中其他人的注意,只是这个时候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上前看热闹,村子里的人家个个关门闭户,生怕惹上麻烦。

    景炎和子车一到,屋内的气氛陡然变得肃杀冰冷,就是没啥眼色的小雪貂,也发现了情况不对,老老实实的窝在秦寂言的怀里,不敢炸毛。

    “这是怎么一回事?千城……你没事吧?”景炎一进来,就关切的问道,可此时却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秦寂言示意子车收回杀气,并道:“去宫里,取胭脂泪。”

    胭脂泪的名字好听,可药性却极狠。一旦服下后,一个月内拿不到解药,人就会慢慢衰竭而死,就连大夫也查不出死因。

    胭脂泪是宫廷秘药亦是禁药,早期是后宫女人用来争宠害人的秘药,后来有一个妃子,将胭脂泪用在当时的皇帝身上,又被她的对手爆出来,这才让胭脂泪走到朝堂。

    当时中了胭脂泪的皇帝,盛怒之下将研制胭脂泪的大夫满门斩杀,后来胭脂泪就失传了,只有皇室才存了几颗胭脂泪与解药。

    老管家跟在秦寂言父子二人身边近三十年,自然知道胭脂泪的厉害,不由得苦笑道:“没想到皇上居然拿胭脂泪给老奴用,皇上还真是看得起老奴。”

    胭脂泪杀人于无形,十分好用,这么多年下来,皇室也没有几颗胭脂泪。秦寂言用在老管家身上,在旁人看来确实是浪费,可是……

    秦寂言并不这么认为。

    胭脂泪本就是拿来用的,而且胭脂泪的药效刚好是一个月,用在老管家身上,真的是再适合不过了。

    子车之前一直都是秦寂言的影子,秦寂言能到的地方,子车也能到,旁人也许不知胭脂泪在哪,但子车却知道。

    从秦寂言手里接过钥匙,子车立即进宫,不过他把暗卫留了下来,以备不时之虚。

    从城外到宫里,一来一回需要不少时间,事情既然谈妥了,众人就不可能在僵侍不下,在顾千城的提议下,双方一同去外间,“十分和谐”的坐在一张桌子上。

    当然,是秦寂言和景炎坐一边,老管家和顾千城坐一边。哪怕有择子的威胁在,老管家也没有放松对顾千城的看管,手上的刀一直架在顾千城的脖子上,以免她逃脱。

    顾千城的脖子上有一道血口,顾千城本想让老管家拿点药,她好清理一下伤口,上个药,可却被老管家拒绝了。

    “一点小伤,顾姑娘要上药,稍后再说。”老管家现在不惧秦寂言和景炎会耍什么花招,反倒怕顾千城耍花招。

    老管家一直以为,会不在乎顾千城腹中孩子的生死,不在乎顾千城以后能不能生育的人,会是秦寂言,却没有想到,先说出这样的话人是顾千城。

    一个女人,当她连自己腹中的孩子都可以不要,当她不在乎自己还能不能生育,这世间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

    这么可怕的女人,要不看紧一点,吃亏的必然是自己。

    老管家把顾千城盯的死死的,顾千城一动老管家就会紧张许久,秦寂言本想开口与老管家谈一谈,先让顾千城上药的事,可还没有开口,就看到顾千城朝他摇头。

    秦寂言看到顾千城已凝固的伤口,略一思索便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秦寂言和顾千城的配合,让老管家稍稍安心,略微放松了对顾千城的监控,让顾千城有一个**的机会。

    众人虽坐在一张桌子上,可却没有说话,屋内静悄悄的,秦寂言与顾和顾千城互相凝视,景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们……哪个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为什么秦寂言找到了顾千城,却不把人抢走,还要去拿什么宫廷秘药,这里面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吗?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