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99利益,要怎么才能坐...(书号:13650

1199利益,要怎么才能坐...

作者:阿彩
    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而结果如秦寂言所预料的一样,季诺虽然野心勃勃,可这次他确实是什么也不知情,完全是被长生门的人利用了。

    看到季诺一脸灰败,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秦寂言冷笑,没有一丝同情。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秦从来不曾亏待过季家,要没有大秦皇室的支持与默许,季家凭什么独揽三国私下的生意?凭什么攒下巨额家产?家中子弟凭什么享受人间富贵?

    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季家。借着大秦攒下大批钱财,又起了想要夺国的野心,这样的家族不灭,大秦的国威何在?

    “把人带下去。”问不出有用的东西,季诺也就没有什么价值。

    论医术,他不如药王;论对长生门的了解,他不如倪月。季诺最大的价值,恐怕就是他与西胡、北齐的关系了,只是现在北齐与西胡还有空管季诺吗?

    “皇上,我可以问你一句,你要怎样才能放过季家?”季诺被带下去,并没有反抗,但他在被拖下去前,却用尽全部力气朝秦寂言喊了一句。

    是他把季家拖下水,是他把季家害到这个地步,他……是季家的罪人,他不奢求保住季家,只求为季家人争一条活路。

    “放过季家?不可能!大秦,西胡与北齐,都不会再有季家。”通敌卖国,勾结长生门,季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皇上,我求你……求你放过季家。我可以帮你夺下西胡,只求你放季家其他人一条生路。”季诺脸色苍白,神情悲怆,却坚定的道。

    是他算计失手,窃国不成反被人卖,他罪该万死,可季家其他人却是无辜的,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朕想要西胡,可以自己动手,不需要你做什么。”对季诺此人,秦寂言是越发的不喜欢了。

    初见,季诺是药王谷主的大弟子,药王谷的继承人,高傲肆意,那时候的季诺虽然不讨人喜,可也不至于惹人厌,可现在?

    秦寂言对季诺可以说是十分厌恶,甚至对季家的印象也更加恶劣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像季家这种唯利试图,利益至上的家族,今天可以为了利益出卖大秦,明天为了求生,又可以向大秦出卖他的盟友。这样的家族,就是给他再多好处,有再多的利用价值,他也不会留。

    “皇上,有我季家帮忙,你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攻下西胡,大大减少伤亡,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季诺慌乱过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一脸平静的看着秦寂言,等他的答案。

    他相信秦寂言一定会答应。

    不过是留季家几个血脉,伤不了大秦的根本,而秦寂言得到的却是最直接的实惠。

    可惜,季诺高估了自己的价值,也低估了秦寂言。秦寂言不是商人,他不会用商人那套利益为上的原则来做决定。

    国家大事,不是利益至上的商场,有些事不能这么算。

    季家通敌卖国,私卖军粮,每一项罪名都是实打实的,最后季家更是打包所有的金银珠宝,准备投奔北齐了,完全没有把大秦放在眼里。

    季家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大大的打了大秦的脸,秦寂言要是不重重处理,日后如何服众?

    秦寂言要是不将季家九族皆灭,又怎么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季家犯了这么大的罪,都能被放过,其他人会不会冒险犯更大的错?

    赌赢了就能得到天下,赌输了也不会丢命。那些有点可能,又有野心的人,真的不会心动吗?

    季家,要是不重罚,日后必是后患无穷,不管季诺能付出什么代价,秦寂言都不会放过季家。

    “把人带下去,等季家人到了后,一起交由刑部与大理寺审理。”这种案子,根本不需要他这个皇帝亲自审。

    “不……皇上,你不能,你不能这样。”季诺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到。

    明明他给出来的条件,足够让人心动,秦寂言为什么要拒绝?

    季诺拼命挣开侍卫的束缚,冲回殿内,跪在殿中央,“皇上,求你……求你放过季家一次。北齐,我可以再帮你对付北齐,我与北齐皇帝有过命的交情,北齐皇帝对我十分信任,我可以帮大秦……”

    “够了!”秦寂言不耐烦的打断了季诺的话,“今日你能为了活命,出卖**幕你的西胡三公主,把你当兄弟的北齐皇帝。他日,你要怎么卖了大秦?季诺,朕不信你,也不信你身后的季家。”

    “皇上,季家……季家其他人都是无辜的,只有我……只有我野心勃勃。”季诺跪在地上,重重的磕头,额头磕破,鲜红的血顺着脸颊往下流,季诺却感觉不到痛。

    他在想,他是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尤记得他在八岁前,还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少年,可是……在那一年,他见到了大秦的皇帝,也就是现在的太上皇。

    那时候太上皇悄悄的到季家,他躲在暗处偷看。他看到平时从来不拿正眼看人的父亲,还有他从来不敢直视、高高在上的祖父,在太上皇面前卑躬屈膝,极尽谄媚,跪在地上不断的奉上季家的宝物,而太上皇却连正眼也不看一眼。

    事后,太上皇离开季家,季家所有人,包括他那高高在上,严厉异常,他以为是神仙的祖父,全部跪在地上恭送太上皇,连头都不敢抬。

    在太上皇走后,祖父也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而且还跪得心甘情愿意。事后,祖父下令给全家添菜、添衣服,而且每个人都有礼物。

    那一次,他从祖父手中得到了一直想,却从来不敢开口要的麒麟玉佩。

    也是从那一次,他明白了权利的重要性,知道皇帝是权利最大的人,而他的目标就是要做皇帝。

    可是,他一个商家子,要怎么才能坐上皇位?R56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