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96皇后,不对她好要对谁好(书号:13650

1196皇后,不对她好要对谁好

作者:阿彩
    他们这样的人,会给自己找千百个光明正大,又大义凛然的理由,来违背当初定下的约定。

    就算他们自己不找,手底下的人也会为他们寻好理由,让他们即使违背约定,也不会受良心谴责,甚至还认为自己是受委屈的那一方,是被逼到绝境,不得不违约。

    比如景炎,他要违背誓言连理由都不需要多想。

    为了让了手下的人活下去,他有什么错?

    “这么说来,我们是不是不用谈了?”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他和秦寂言还能谈什么?

    “可以谈,你手上有朕想要的东西。”他不把景炎手中的东西掏光,怎么会让景炎走。

    “解蛊的方法?”顾家的事不是秘密,就算景炎在京中的消息再怎么不灵通,也不可能不知。

    “嗯。”这是景炎手中,唯一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要不是为了解蛊的方法,他今天又何必亲自出一趟城,把景炎逼出来。

    他能查到景炎的下落,可当景炎诚心要躲他,他想把景炎找出来,还是很难,很难……

    秦寂言为什么非要解蛊的方法,景炎再清楚不过。

    想到……那个他注定要错过的女子,景炎心里微酸,忍不住嘲讽了一句:“你对顾千城还真是情深义重,为了她可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

    要不是因为顾千城,依秦寂言的性格,在查到顾家全家中了忠心蛊后,顾家上下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朕的皇后,朕不对她好要对谁好?”秦寂言大大方方承认,他就是为顾千城寻解蛊的方法。

    满朝上下都知道了,他又何必再遮遮掩掩。他与顾千城男未婚,女未嫁,他有意娶顾千城为妻,怎么了?

    反对?谁敢反对他砍了谁!

    “皇后?你确定你能顺利立她为后吗?你确定没有家族支持的她,能坐得稳后位,独宠后宫吗?”景炎嘲讽的看着秦寂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他并不看好顾千城与秦寂言,不是嫉妒秦寂言能得到顾千城,而是现实……

    顾千城和秦寂言的身份差距太大了。如果顾千城肯做秦寂言的妃子,或者秦寂言立顾千城为后,还肯再纳妃子还好。

    要是他们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么……他们会走得很艰难。

    帝王的权利很大,可也没有任性的资格。

    只立一个女子为后,不再纳妃,这对一个帝王来说,太任性了!

    “朕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半个月后,朕便下旨立后。”他倒要看看,到时候谁敢跳出来说不。

    “半个月?你可真心急,大军还没有到西北呢。没有一场胜战,你如何让天下人信服,如何让文武百官信服。”大秦与西胡一战,对秦寂言来说至关重要。

    这一战是秦寂言即位后的第一场大仗,关乎到大秦的颜面,也关乎到秦寂言的威信。

    赢了一切都好说;输了秦寂言刚树立起来的威信,就会荡然无存。

    “你太低估朕对朝野的掌控力,朕不需要一场胜战来立威。”他继位以来,杀了多少文武大臣?

    那些官员早就被他杀怕了,只要有兵权在手,他何需在乎那些文官的言论。

    “如此……那就恭喜你了。”景炎知道秦寂言现在信心满满,他就是说再多也没有用,话锋一转,再次提起忠心蛊的事,“忠心蛊的解蛊方法我可以给你,我要什么,想必皇上也明白。”

    “解墨倪月身上的蛊吗?可以!”他正需要找一个人,来确定景炎说的方法管不管用,景炎主动让倪月做实验,他为何要拒绝?

    “那么,成交!”景炎干脆利落的应下,没有多话。

    秦寂言也没有再为难景炎,让人带他下去休息,不过走之有特意警告了他一句:“这是皇宫,别给朕打断你双腿的机会。”

    “皇上放心,我现在很惜命。”他现在很怕死,他很清楚,一旦他出事了,追随他的十五万大军,绝对没有活路。

    为了那些誓死追随他的人,他也不能有事。

    留下这么一句半是服软半是赌气的话,景炎转身走出御书房。步伐从容,姿态潇洒,可不管是秦寂言还是景炎,都知道这一切只是表面……

    景炎并没有他表现得那般自信与从容。从踏入京城的那一刻,景炎就落入了秦寂言的算计中,一步步皆是按秦寂言要的走。

    骄傲如景炎,他怎么能忍受自己一直被秦寂言牵着鼻子走。要知道,当初可是他牵着秦寂言往走,把秦寂言耍得团团转。

    现在风水轮流,这对景炎来说无疑是打脸。可是……

    形势没有强,他现在又有求于人,别说秦寂言只是打他的脸,就是踩他的脸,他也得受。

    胜利是需要与人分享的,与景炎谈完后,秦寂言心情极好的去找顾千城。

    对于算计景炎的事,秦寂言一回宫就老老实实的和顾千城交待了,也问过顾千城要不要见景炎。

    秦寂言现在可不惧景炎与顾千城碰面。当初在江南,景园的那把火可是差点把顾千城烧死。

    凭景炎在江南所做的一切,顾千城不恨他就是好的。

    而事实也是如此,顾千城并不愿意见景炎,“江南之后,我与他只是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她与景炎之间本身就没有多少情份,要不是有景老庄主与她母亲的一段,她与景炎都不会有多深的交情。

    在江南,景炎软禁她,拿她威胁秦寂言,就把他们之间仅剩的情份磨光了。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要去见景炎,拿景炎当朋友,那可真是犯贱了。

    被人算计一次可以原谅,要是被人算计后,还送上门去让人算计,不是犯贱是什么?

    秦寂言喜滋滋的来到后宫,正欲向顾千城邀功,告诉顾千城他有办法解顾家人的忠心蛊了,可是……

    一踏进后宫,宫人就诚惶诚恐的上前道:“皇上,顾姑娘一刻钟前收到顾家的消息,说是顾家三少爷出事了,急急忙忙便出宫了。”他们还派人去御书房找皇上了,看样子是找岔路了。

    “顾家三少爷出事了?可有说是什么事?”秦寂言眼皮一跳,隐有不好的预感。

    顾承意这个时候出事,这是巧合吗?(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