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92理由,为自己犯的错负责(书号:13650

1192理由,为自己犯的错负责

作者:阿彩
    在封似锦开口前,在场的众人并不知景炎的身份,而封似锦一开口,就道破景炎犯下的罪,一瞬间所有人看景炎的眼神都变了。

    厌恶!鄙夷!愤怒!

    这是所有人看景炎的眼神,就连之前惧怕他的官兵,这个时候也不怕了,挺直背脊狠狠地瞪向景炎。

    “人渣!”

    “混蛋!”

    “畜生!”

    “不是人!”

    ……

    不知是谁带的头,围在景炎四周的人指着景炎大骂,有一个少年,甚至将手上的东西,全部砸向景炎,“你这个畜生,你这个吃人的畜生。我姐姐还怀着身孕,她死了,死在江南,我们连个尸体都找不到。可怜我的小外甥,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就被你活活害死了。”

    这句话,让原本想要闪开的景炎生生定住,任由少年将东西砸到他头上。而他身旁管家模样的男人想要上前,却被景炎一个眼神制止了。

    这是他该受的。

    在江南有亲戚的并不止少年一人,还有几个老人也气愤的朝景炎砸东西,“你这个畜生。你知道你害死多少人,我三儿子一家就死在江南那场大水里,可怜我的小孙子才七岁,他才七岁呀!”

    “我二叔一家也死在江南,他原是去江南帮我妹妹采买嫁妆,结果却……”后面的话,男人哽咽的说不出来,只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景炎,好似要将景炎凌迟。

    景炎的头发被砸散了,额头有一块淤青,看上去很狼狈,可他仍旧没有动,也没有辩解,迎风而立,即使狼狈万分,仍旧如松柏一般挺立。

    他是犯了错,可他不后悔。

    封似锦看着景炎,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景炎自以为聪明过人,可最后还是落入了皇上的算计。

    炸水库,毁江南的名声一出,日后景炎就是说出自己是昭仁太子的后人,也得不到天下人的支持。

    而且,日后景炎说出自己的身份,也只会给昭仁太子抹黑,甚至毁掉昭仁太子的好名声。

    景炎现在的处境,想要认祖归宗,想要坐上皇位……几乎不可能。

    当然,有一种可能景炎能继位,那就是——兵变!

    可大秦的兵马尽在皇上的掌握中,就连太上皇都拿皇上没有办法,凭景炎手中那点兵马,如何与大秦百万雄狮抗衡?

    “大人,你一定要将这个贼人千刀万剐,他不是人,他是杀人的妖怪,他是妖怪呀!”最先砸景炎的少年,扑通一声跪在封似锦面前,痛哭流涕。

    有他带头,其他几个亲人也死在江南的百姓,也跟着跪在封似锦面前,“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大人……”

    “大人,这贼人罪恶滔天,不千刀万剐,难消我们心头之恨呀。”

    ……

    跪在封似锦面前的人越来越东西,而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恶毒。景炎至始至终都不曾动一下,也不曾开口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

    可是,他身边的人却看不过去,管家模样的男人忍无可忍,跳出来指着众人大骂:“你们这些人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家公子,你们这些人懂什么?你们的家人死在江南,我家公子……”

    “住嘴!”景炎厉声呵道,打断了男人的话。

    “公子,为什么不让我说?”男人不解的看向景炎。

    “说什么?毁掉江南的人是我。”当日毁了江南他便走了,再不曾回头,也不知江南的惨境。

    不,他知道……但他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回头去看。他怕他一回头,就会后悔,就会自责。

    “可是……他们也毁了公子你的家,要不是他们谋反夺位、赶尽杀绝在前,公子你又何至于会如此。”男人双眼通红,为景炎委屈。

    他们家公子,何等高贵的出身,要不是那些人狼子野心,夺了正统嫡支的皇位,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该是他们家公子。

    要不是太上皇那个狗东西赶尽杀绝,他们家少年现在还在末村,过着父母俱在,兄弟姐妹俱全幸福的日子,哪至于像现在这般,为了复仇呕心泣血,为了活命百般算计。

    死在江南的人是无辜,可他们家公子就不无辜吗?末村的人就不无辜吗?

    为什么他们家公子杀人,就要被天下百姓指责,老皇帝他们杀人就是理所当然?

    男人越想越愤怒,可景炎却不让他多说,男人不敢造次,只能紧紧握拳克制自己的怒火。

    “封大人,封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

    “封大人,你绝不能放过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

    ……

    跪在封似锦面前的苦主们,仍旧在哭哭请求。官兵们仍旧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景炎,有几个甚至眼中蓄着泪水,只是死死咬着不敢哭出来。

    他们也有兄弟在江南当兵,他们也有兄弟死在江南。

    尸体在水里泡得泛白,打捞起来后,根本看不出人样。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看上去清冷高贵的男人,害死了他们兄弟!

    可是,官兵们再愤怒也不能和普通百姓一样,跪在封似锦面前哭求。他们是官差,他们现在在当差,他们要先办公事才能办自己的事。

    官兵们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大刀,目光灼灼的看着封似锦,只等封似锦一声令下,哪怕是拼着命不要,他们也要把这个男人给拿下!

    可是,封似锦却迟迟没有下令,他只是看着景炎,好似在等景炎做决定。

    而景炎?

    他仍旧没有解释,也没有逃跑的迹象,他取出一块蓝色的方巾,将头发和脸上的污渍擦干净,然后又将双手擦净,之后随手将方巾一丢,直视封似锦,“说吧,你要带我去哪?”

    “你这是要束手就擒?”封似锦反问一句,面上的表情仍旧淡淡,并没有一丝意外。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用江南的事引得他内疚,让他无法不配合。

    “明知是陷阱还往里面跳,景庄主胆色过人。”明明是一句嘲讽的话,可从封似锦嘴里说出来,却无端让人觉得真诚,就好像他是真的在夸景炎胆色过人,而不是讽刺他。

    “与胆色无关。”他此时的处境,就如同秦寂言当初为了顾千城去江南一样,明知是陷阱,也得往下跳。

    因为,他们没有选择!

    “既然如此,景庄主,请……”封似锦侧身一指,身后的士兵立刻散开,露出一辆囚车。

    “皇上还真是……”如果是之前看到这辆囚车,景炎肯定会翻脸,可现在景炎却没有多排斥。

    犯人就该有犯人待遇,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毁掉江南,他毁掉数座城,害死数万无辜百姓,都是不争的事实……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