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79为难,风情诱人秦寂言(书号:13650

1179为难,风情诱人秦寂言

作者:阿彩
    顾千城拿到药方后并没有回顾家,而是连夜进宫见秦寂言。

    她知道,她今晚见药王谷主,与药王谷主说的那些话瞒不过秦寂言。与其让秦寂言从别人嘴里,知道唐万斤的心可以解忠心蛊,唐万斤的血可以防止忠心蛊,她宁可自己说。

    亲口告诉秦寂言,也能知道秦寂言是什么意思。

    半夜进宫求见皇帝这种事对一般人来说,不是一般的难。可这对顾千城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进宫,随时可以见秦寂言。

    宫人见到顾千城也不怠慢,殷勤的把人引进宫,不需要人吩咐,就为顾千城准备好了热汤、热茶,好让顾千城暖暖身子。

    没让顾千城等太久,刚喝完一碗汤,就看到披着外衣的秦寂言出来了,明显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眼角隐约挂着一滴泪珠。

    当然,这滴泪珠并不是秦寂言因顾千城半夜进宫,而高兴的流泪。而是身体的正常生理反应罢了。

    秦寂言自己都不知,他的眼角带了一滴泪珠,倒是顾千城看到了,可是她会告诉秦寂言吗?

    才不会呢!

    眼角挂着泪珠的秦寂言,比平时多了一分风情少了一分冷傲,她偷偷欣赏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告诉秦寂言?

    “怎么这个时候进宫?也没让人提前说一声。”虽说有些意外,可秦寂言看到顾千城还是很高兴的,上前就将人搂在怀里。

    一天不见,甚是想念。

    “要不要先喝一口水?”秦寂言的声音有些干,想必是刚起来,口渴。

    “要!”秦寂言闭着眼,感受这一刻的暖玉在怀,可是……

    就抱一下下,顾千城就挣开了秦寂言怀抱,秦寂言正想说以,就看到顾千城端起身侧的茶杯,给他送来。

    秦寂言默默地闭嘴,将到嘴的劝说咽了下来。

    没有美人可抱,秦寂言只得在顾千城身侧坐下,看到顾千城递来的茶水,孩子气的将双手背在身后。“不想动。”

    顾千城哭笑不得,“你确定要我喂?洒身上我可不负责。”喂水可不比的喂别的,一个不慎就会洒身上。

    “没关系,我房间衣服多的是,真要弄湿了衣服,你帮我换一件就是了。”他很大方的,不介意脱给顾千城看。

    “你赢了!”她没有秦寂言脸皮厚,只得从了。

    秦寂言面露得色,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等顾千城给他喂水。看秦寂言孩子气的样子,顾千城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情也好了几许。

    她相信,秦寂言肯定会和她一样,不会为了解忠心蛊,就去挖唐万斤的心。

    虽说,唐万斤不会因此而死,可是她真的做不到。

    取下茶盖,顾千城走到秦寂言身侧,将茶杯递到他嘴边,“张嘴。”

    “不要这样喂。”秦寂言不配合,反倒是搂住顾千城的腰,将人带到怀里,“要这样喂。”

    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做了千百遍一样。

    事实上,他确实不是第一次这么做。

    “啊……小心!”顾千城没有防备,端茶的手一抖,茶水洒了两人一身。

    “哈哈哈……这下真要换衣服了。”秦寂言得意的大笑,换来顾千城没好气的白眼,秦寂言忙求饶,“好好好,是我的不是,你别生气了,回头在床上,你怎么罚我都行。”

    “没个正经。”顾千城又白了秦寂言一眼,秦寂言却不在意,反倒是将顾千城抱得紧紧的,“我哪有不正经,要是让封首辅他们听到你的话,定要告你一个诬蔑之罪。”在文武百官面前,他可是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

    “要是让封首辅他们,见到你现在这样,定要废帝重立。”顾千城看着杯子里还有一口水,递到秦寂言面前,“还有一点,要喝吗?”

    “当然喝,你喂的,就是砒霜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秦寂言就着顾千城的手,将杯子里水喝光了。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油腔滑调了。”顾千城将杯子放下,窝在秦寂言的怀里。

    奔波了一天,她累了。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怎么就油腔滑调了?”秦寂言惩罚式的将人勒紧,却见顾千城不像平时那样反抗,而是柔顺的任由他为所欲为,不由得担心道:“怎么了?为顾家的事心烦吗?别担心,我不会对顾家的人怎么样。”

    要是旁的人家,全家被查出中了忠心蛊,他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但是顾家不一样,顾家是顾千城的娘家,里面有顾千城在乎的人。

    “没有,我只是有些累了。”顾千城打了个哈欠,眼角同样沁出两颗泪珠,秦寂温柔的将泪珠拭去,关切的道:“累了,先睡,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不说完,我怕我睡不着。”顾千城揉了揉眼睛,待到脑子稍清醒一些,才道:“我晚上去见了药王谷主。从他手上拿到一份防中蛊的药方,还有一份培养忠心蛊的方法。”

    “防中蛊的药方?药王知道居然不说?”秦寂言语气一变,陡然升出一股杀气。

    之前他就让人去问过药王,可药王却是一问三不知,除了说出查中蛊的药方外,一个字也不肯往外吐。

    “药王那人很难缠,你要问他,他肯定是装傻不说。我先问了君亦安,从君亦安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才去套药王的话。套话的时候,意外发现药王有双重人格,威胁了一番,才拿到药方。”顾千城将她与药王谷主的对话,一一复述了一遍,包括唐万斤的心脏能解蛊的事,还有药王催眠她的事。

    “药王给的防中蛊药方,里面有一味很重要的药引,就是唐万斤的血。”顾千城将药方,以及忠心蛊的培养方法,全部给了秦寂言。

    忠心蛊的培养方法,其实他们也知道。药王所写的方法,和他们在北漠山中央那间宫殿看到的一模一样。

    只是,就算是知道方法,一般人也培养不出忠心蛊。

    秦寂言对养忠心蛊没有兴趣,他在意的是防中蛊的方法,“这张药方上的药材倒是普通,唯独这药引难办。”

    唐万斤的血,要多少血呢?

    药王谷主并没有写明数量,只说适中,可适中是多少?

    一滴,还是一盆,又或者是一桶?

    如果只要一滴,他可以让唐万斤滴一滴血,可要是一盆、一桶呢?

    他能让唐万斤放那么多血吗?

    放血还是其次,最让人头痛的还是解蛊的办法。

    唐万斤的心脏!

    依唐万斤的体质,就算他的心脏被挖了出来也不会死,可他就能因此毫无负担的去挖唐万斤的心脏,给那些人解蛊吗?

    这事就是唐万斤肯同意,千城也不同意。可是……

    除此之外,他们还能用什么办法,解除忠心蛊呢?

    给读者的话:虽然晚了,可好歹第三更出来了!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