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68暗杀,睡不着正好(书号:13650

1168暗杀,睡不着正好

作者:阿彩
    酒喝至半夜,秦寂言和风遥两人说了许多平日里不会说的话,可以说是将心底打开,没有一丝隐瞒了。

    不过,两人都很有分寸,所谈之事全是个人私事,与正事无关。

    可就是这样,两人也算是再次交心了。日后,不管前线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事,秦寂言都不会怀疑风遥。而风遥也没了顾忌,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子夜时分,酒劲上头,风遥觉得自己醉了,起身告辞,秦寂言没有挽留,只交待太监送风遥出宫。

    风遥刚走,太监便端来一碗醒酒汤,并道:“圣上,奴才已安排马车了送凤大人回府,另也为凤大人准备了醒酒汤。”

    凤家男儿全部从军,个个都是将军级别,为了区分平日里都是凤老将军,凤小将军的叫着,可风遥并没有从军,所以朝野上下都叫他凤大人,免得搞混了。

    “嗯。”秦寂言接过醒酒汤,一饮而尽。

    酒逢知已,他今天着实是喝多了,不过收获也很丰。

    喝了醒酒汤也驱散不了一身的酒气,怕带着酒气回去会熏着顾千城,秦寂言让宫人准备热水,他要沐浴更衣。

    在宫人准备热水时,秦寂言召来子车,处理季诺的事。

    季诺藏的很深,之前买粮、烧粮仓也是交给下面的人去做,自己并没有出面,一时半刻要把人找出来,还真是不容易。

    秦寂言手底下的人一个个都忙疯了,实在抽不出人力、物力去寻找在季诺。而且秦寂言也不认为,凭他手底下那几个,找到季诺后能制服季诺。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朝廷有朝廷的办事方法,江湖有江湖的办事方法。用朝廷的力量不好找人,秦寂言就准备借用江湖的势力,而子车口中,那些退隐的老牌杀手,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侠以武犯禁,秦寂言本身武功高强,他很清楚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对朝廷的危害有多大。

    他一直想要培植一股力量好控制江湖势力,只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人手。暗风楼的出现,让秦寂言多了一些想法。不过,他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暗风楼的人,所以他需要试探,而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秦寂言把子车叫来,问道:“可有人主动上门?”按子车的说法,有暗风剑在就能引出忠于暗风楼的老牌杀手,而暗风剑秦寂言前两天就给了子车,现在该是看结果的时候了。

    “有,有三人上门。他们是老楼主亲手培养出来的四大杀手中的三人,不过他们的年纪都不轻了。”最大的有六十多岁,最小的也有五十多岁。作为杀手,他们这个年纪根本不可能出任务,也帮不了多少忙。

    “可有查清他们是否可信?”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不疑。至少在用那人前,秦寂言必须要将对方的来历查得清清楚楚才敢用。

    虽说,这么做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可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强。

    “暗卫与锦衣卫联手查过,没有任何问题。”子车知晓秦寂言最近对他很不满,所以他最近做事十分小心。

    “很好,既然他们可用,那就让朕看到他们的诚意。”虽说他现在无法像之前那样信任子车,可子车的行事风格却十分合秦寂言的意,秦寂言也没打算放弃他,只是……

    他不会和之前一样,把背后交给子车,让子车做他的影子。

    要做他的影子,只能全心全意的忠于他,把他这个主子当作生命的全部,而显然子车不是。甚至在子车的心中,他这个主子还不是他重视的人。

    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是把后背交给子车,那就是犯蠢了。

    子车的心“咯噔”一跳,小心的问道:“圣上有何吩咐?”那三位杀手虽说年轻时风头无二,可现在都老了,要是难度太高的任务,他们怕是有心无力。

    “杀季诺!”这个任务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要杀季诺,最难的就是要找出季诺。只要把人找出来,要杀他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是。”子车很清楚季诺的事,一时间也不好说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不过,不管他有没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他都要接下,并且拼命去完成。

    “退下。”交待完该交待的事,秦寂言挥挥手把人赶走,转身就去沐浴。

    清洗过后,换上干净的衣衫,秦寂言确定自己身上没有酒味后才回殿,可不想……他刚在顾千城身侧躺下,顾千城就迷迷糊糊的醒了,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先说了一句:“你喝酒了。”是陈述而不是疑问,可见顾千城是肯定的。

    “你这鼻子真灵,不是没有酒味了吗?”秦寂言抬手嗅了嗅,半天也没有嗅到酒味。

    “嘴里有酒味。”顾千城并没有完全清醒,正处在半睡半醒间,闻到秦寂言身上的酒味,秀鼻皱了皱,看上去十分可**,秦寂言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却被顾千城“啪”的一巴掌拍开,“又捏我鼻子,你想闷死我好娶别人吗?”

    “哈哈哈……我就是闷死自己,也舍不得闷死你。”秦寂言笑得大声,顾千城被他吵的炸毛,张嘴咬了他一口,凶恶的道:“别吵,睡觉!”任谁半夜被人闹醒,都不可能好脾气,尤其是顾千城最近被秦寂言的宠的公主病都快出来了。

    “好好好,睡觉。”秦寂言躺在顾千城身侧,将人搂进怀里,却被顾千城嫌弃的挣开了,“太臭,离我远一点。”

    话落,身子一滚,就滚到了角落,卷成一团,睡得香甜。

    “呃……”看着空落落的怀抱,秦寂言郁闷了,然后……

    当然是粘上去了!

    “已经不臭了。”他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不然在床上被自家女人嫌弃,真的很忧伤。

    “不臭才有鬼。”顾千城嘀咕了一句,却没有再推开秦寂言,而是老老实实的窝在秦寂言怀里睡觉。只是……

    被人折腾醒了,虽然初时迷迷糊糊醒不了,可一旦清醒过来短时间就睡不着了,顾千城刚开始还闭着眼,可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顾千城就睁开眼了,郁闷的看着秦寂言,“睡不着,怎么办?”

    顾千城眼眸清明,没有一丝睡意,秦寂言再次失笑,翻身将人压住,“睡不着正好,我们来做些有意义的事……”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