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54严厉,武家的机会(书号:13650

1154严厉,武家的机会

作者:阿彩
    京城被锦衣卫与子车翻了一个遍,可他们依旧没有找出长生门奸细,也没有把暗风楼三人找出来,为此秦寂言将锦衣卫首领与子车都训了一顿。

    锦衣卫和子车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转身继续扩大范围查找。而在锦衣卫与子车连连失利时,一向不怎么“靠谱”的暗卫,这次却做得十分出色。

    暗卫奉命去查季诺的事,而最近季家动作很大,私下将产业卖了个大半,暗卫顺着这条线去查,还真让他们查出不少事。

    季家从前年开始就在囤积粮食,今年还加大的囤粮的数量,所变卖的产业有一半以上变成了粮食,而这些粮食正在悄悄运往北齐。

    季家明面上是大商人,私底下却是最大的走私商,卖着三国明面上不准交易的东西。但由于季家会做人,利益均分,自己只拿小头,大头却给上面的高官。

    不管是大秦、北齐还是西胡,都有不少人拿了季家的好处,自然也会给季家方便。

    除此之外,各国皇帝也需要这样一个渠道在,而且季家也聪明,他们只卖各国皇帝默许的东西,各国皇帝严厉禁止的东西,他们就是卖也有一个限度。

    比如粮食和铁器,季家每年只走私一小部分,这一点无法动摇三国的平衡,还能让西胡和北齐这种缺粮的国家安分一些。

    北齐与西胡因地理位置原因,常年处在缺粮的状态,大秦名面上会给一些帮助,但数量都不多,只能是杯水车薪。

    季家每年私下也会卖一些粮给两国,同样数量不多,至少不够两国百姓温饱,只能保证他们每年少饿死一些人。

    有了这批粮草,北齐与西胡死的人不多,就不会大动干戈的出兵大秦,来大秦抢粮食。而且季家卖给北齐与西胡的粮食,价格都不低。北齐和西胡每年都要拿出相当多的银钱与贵重物品,来交换这些粮草,以至于国库从来都丰盈不起来。

    这是一件双方都有利的事,季家一向做得好,每年所得利益有八成以上,是孝敬给大秦的官员和国库。大家对此都很满意,甚至皇上也是默许的。

    人饿狠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真要将粮食控制死,不给西胡和北齐活路,激起两国的民愤,真要打起来,大秦一点好也讨不到。

    可是……人是会变的!

    季家这些年一直做得很好,并表示他们会一直好下去,也不代表他们的后代子孙,也会安安份份的给大秦、西胡和北齐三国赚钱,至少野心勃勃的季诺就不是。

    季诺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从他招惹西胡三公主却不娶人家,从他与北齐皇帝交好,就能看出他的野心很大。

    季诺有野心也有实力,很早的时候他就暗中囤积了一大批粮食,现在也在私下购买粮食,就为了将这些粮草运到北齐,给大秦致命一击。

    季诺做这些的时候非常隐秘,而且还有北齐、长生门与地方官员给他做掩护,明面上看不出一丝异常。要不是君亦安说出季诺有异常,秦寂言和顾千城一时半刻都有可能查不到他头上去。

    并不是说大秦的探子无能,而是季家处在一个很微妙的位置,大秦的探子要查季家的消息,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一次要不是季家变卖家产和私下运粮的动作太大,暗卫也不一定能查到。

    “大秦半数的粮食都在季家,比国库的存粮还要多,季家是想做什么?造反吗?”秦寂言看到暗卫查来的消息,脸色铁青。

    他许久不曾这么生气,而季诺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怒气。

    “属下失职,请皇上恕罪。”暗卫虽然查到了季家的事,要他们却知这不是功劳,因为他们发现的太晚了。

    好在,虽晚但还有补救的可能。季家最大一批粮食,现在还在大秦境内,如果他们反应够快的话,应该可以拦下那批粮。

    “你们……最近越发的无能了。”秦寂言对暗卫越来越不满了。顾千城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他却很清楚,这一次暗卫效率这么高,都要感谢武家人。

    说起这事,就不得不说武家当家人多么有远见。在大秦皇帝都无法往季家安插人时,武家却在季家内部寻了一个钉子,而这一次也多亏了那个钉子,不然季家的事还真没有这么好查。

    “请皇上责罚。”暗一低头不敢看秦寂言。

    不过,暗一心里也没有多担心。他们跟在皇上身这十多年,太清楚皇上的性子。皇上虽然严厉可最是护短,他们都是真心忠于皇上的人,就算偶尔犯点小错,显得能力不足,皇上责罚他们也不会太重。

    可是,暗一这次想左了!

    子车隐瞒暗风楼的事让秦寂言十分高兴,看到子车一手调教出来暗卫如此无能,更是火上浇油。

    不复以往的温和,秦寂言严厉的道:“朕对你们就是太仁慈了。每每犯了错都只是小惩一二,以至于让你们一个个都松懈下来了。这一次,朕要再不严厉处罚你们,你们下次仍旧不会尽心办差。”

    “皇,皇上……”暗一冷汗密布,一张脸白如纸。可刚说两个字,就被秦寂言打断了,“将你们手上所有的事务交给武毅,自己去领罚。”他是该让暗卫明白,没有暗卫他还有很多人可以用。

    暗一当场怔住,匍匐在地上,颤抖的道:“皇上,请,请再给卑鄙一次机会。”把手上的差事都交了出来,被武家人取代,他们之后还能做什么?

    “朕给你们太多次机会了,下去领罚!”秦寂言不容置疑的说道。

    暗一跟在秦寂言身边多时,自是知晓秦寂言的脾气,心里虽害怕可却不敢再求情,只能爬似的退了下去。

    暗卫走后,秦寂言让人宣来户部尚书,打算好好敲打一下,免得户部尚书成了第二个暗卫,可还没有说出来,太监就急急忙忙来报:“圣上,太上皇……召了顾姑娘问话。”

    是召了,就表示顾千城已经去见太上皇了!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