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52理智,斩草不除根(书号:13650

1152理智,斩草不除根

作者:阿彩
    子羊三人还有暗风剑的事,子车不敢隐瞒秦寂言。寻了一晚仍旧没有找到人,子车就进宫将事情一一禀报给秦寂言知晓,半点也没有隐瞒。

    “暗风剑?隐世的杀手?”秦寂言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挑眉。看了子车一眼,见子车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秦寂言眼眸微变,却没有多说,只让子车尽快把人捉住。

    只是……在偌大的京城,要找三个善于隐藏的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子车在京城一寸一寸的查找,也没有找到子羊三人的下落。同样锦衣卫让京中所有官员,以及他们家中仆人吃了药王谷主拿出来的药,可仍旧没有发现长生门的探子。

    “是藏得太深还是已经离开京城了?”秦寂言相信锦衣卫与子车的实力,虽说没有全程盯着,可从他们近几日的表现来看,也知他们尽力了。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是。”锦衣卫首领沉声领命,片刻也不敢耽搁,一出宫就安排锦衣卫去户部拿名册,一家一家找过去。

    顾千城待到锦衣卫首领走后,才轻声说道:“就怕有些人家,把人藏了起来,谎报死亡。”锦衣卫只能让活人喝药,有心人想要是藏起来,他们还真的找不到。

    “有道理,我让人查一查最近这半年被报了死亡的人。”秦寂言抬手,招来小太监,让人去户部传话。

    把小太监打发走后,秦寂言看向顾千城,闲聊似的道:“暗风楼的事,你怎么看?”

    “暗风楼?子车大人说他们的目的是你手听暗风剑,没拿到剑,他们肯定早晚还会出现,不用着急。”顾千城对暗风楼的事知道的并不多,武毅已经让武家人去查了,不过三十多年过去了,想要查到当年的事,恐怕是不可能了。

    “暗风剑,”秦寂言将缠在腰间的软剑抽了出来,轻拭剑身,“用了这么多年,我才知这把剑来历不凡。”他一直以为他母亲出身普通,却没想到他母亲的来历一点也不普通。

    暗风楼的大小姐,黑暗世界的公主,这么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平凡?

    秦寂言看着剑,情绪低落,顾千城见状,忙转移话题道:“子车大人不是说,拿着这把剑,可以把那些退隐的老牌杀手招来嘛,你要不要试试?”秦寂言身边有不少人,可属于黑暗中的势力还是太少了。

    之前有老皇帝盯着,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明面上的锦衣卫,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现在,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当然要,这么大的用处我怎么能放过。”秦寂言拭剑的手一顿,扭头看着顾千城,正好与她视线相撞,不由得露出一抹笑……

    他母亲的事已经过去了,他再纠结于过往,也没有意思。

    秦寂言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子车来汇报进展时,他就说了将暗风剑拿出来,把那些真正忠于暗风楼的杀手招来。

    可是,子车却没有立刻应下,而是劝说道:“皇上,那些人退隐多年,实力早就不如当年。而且就算把人招来,也不知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假意。把他们招来实在太冒险了,还请圣上三思。”

    最主要,要让那些隐世的杀手知晓,他们的大小姐嫁给了仇人之子,还为仇人之子生了儿子,定会气死。

    当然,那些忠于暗风楼的隐世杀手只会生气,并不会对秦寂言怎么样,因为秦寂言的体内,流有暗风楼大小姐的血。

    子车知晓秦寂言不是那么好劝说的,略一顿,继续说道:“皇上,那些人可是杀手,他们能杀人于无形,要是无法确定他们忠心与否,就把人招来,万一出了事,可就后悔莫及。”

    子车这话的意思怕有人潜伏其中,或者被人收买,混到秦寂言身边后,伺机暗杀秦寂言。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在和子车说之前,秦寂言就想到了对策,“把暗风剑交给风遥,其余的都交给风遥去办,你从旁协助即可。”

    他一直在想要如何安排风遥。凤家有凤于谦在,风遥就不可能再领兵权,之前他想过让风遥掌锦衣卫,可还是觉得不够,锦衣卫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机制,风遥在锦衣卫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价值。

    而且,凤家也不可能出两个掌实权的人,风遥去管理暗风楼那一摊子事,再好不过。

    子车很了解秦寂言,知晓秦寂言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更改,虽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愿意让秦寂言染指暗风楼的事,可也知他不能再劝说。

    皇上本就因为暗风楼的事,对他有所不满,要是他再说什么,只怕这件事过后,他就得出宫养老了。

    “属下这就去办。”子车压下心中的不喜,接过暗风剑,退了出去。

    秦寂言做这些时并没有防着顾千城,顾千城一直在旁边看着,看着子车离去的身影,顾千城不由得轻叹,“看样子,暗风楼上下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你。”就连一直对秦寂言忠心耿耿的子车,也不愿意让秦寂言碰暗风楼。

    或者说,子车一直在防备秦寂言染指暗风楼。要不是这样的话,子车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说出暗风楼与暗风剑的事。

    “我的身体内,留有一半暗风楼仇人的血。”他的皇爷爷,可真是会给他拉仇恨。

    当然,作为一个帝王,秦寂言不认为太上皇灭掉暗风楼有什么不对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为皇上,他们无法容忍一股江湖势力威胁到朝廷,威胁到皇权。

    当他们威胁到皇权,必然要出手将其毁灭。至于对暗风楼赶尽杀绝,不留活口?

    这个就更没有错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可是……秦寂言理智上,能认可太上皇灭掉暗风楼的事,感情上却无法认可。

    毕竟,暗风楼的主人是他母亲。只是现在说这些已没有意义,他已经把太上皇逼到瘫痪,他实在做不出亲手弑君,杀死自己祖父这种事……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