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48残忍,她能如何?(书号:13650

1148残忍,她能如何?

作者:阿彩
    顾千城与君亦安约在城外一座废弃的破庙。地方是君亦安选的,时间也是君亦安的定,可到了约定的地方、约定的时间,顾千城却没有看到君亦安。

    “看样子,她很不安。”。顾千城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破庙里等她

    想到曾经那个清高、冷傲的女子,此时连见个面,都得斟酌再三、躲躲藏藏,不由得暗道一句:世事无常。

    没有让顾千城等太久,比约定的时间晚一刻钟,君亦安出现了!

    一身灰衣,破旧不堪;一身**,堪比乞儿;一脸死寂,如同老者。

    “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顾千城看着君亦安,不由得皱眉。

    这样的君亦安是她不认识的,和记忆中那个明艳骄傲的女子差太远,太远……

    君亦安浑不在意的道:“我这样,不正合你心意吗?唐万斤看到这样的我,还会喜欢我吗?”君亦安知道唐万斤肯定会来,因为她太了解他了,就如同她的父亲了解她。

    “他会心疼你。”顾千城没有否认,因为唐万斤确实来了,只是他并没有现身,而是和秦寂言一样站在暗处。

    “心疼?哈哈哈……”君亦安大笑,一脸自嘲,“连我父亲,我一向敬重的大师兄都不心疼我,他又怎么会心疼我。我对他……从来都不好。”

    “我……”隐在暗处的唐万斤见状,抬腿就要往外走,却被秦寂言按住了,张嘴想要说话,可秦寂言一个冷眼扫过来,唐万斤立刻闭嘴,虽然委屈却不敢吭声。

    君亦安说完后,就一直在等,等唐万斤出现,可是没有……

    “果然,他已经不再心疼我了。”君亦安自哀自怨的说道。而原本想要挣开的唐万斤,听到这话突然放松了紧绷的身子,老老实实的窝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君亦安又等了片刻,仍旧没有等到唐万斤现身,抬手抹了一把脸,收起脸上所有的哀伤,冷静的道:“顾千城,我们谈正事吧。”既然装可怜、做戏无用,那她就展现自己的价值好了。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顾千城不喜欢君亦安装模作样的样子,可碍于唐万斤的面子,她只能忍着,现在君亦安肯主动提醒正事,顾千城自然满意。

    “我知道季诺正在谋划一件大事,这件事是针对你们的,我可以告诉你。”君亦安在提起季诺时,眼中闪过一抹伤痛。

    对这个师兄,她是真心敬**的,小时候也曾幻想过嫁给师兄为妻,与师兄一起隐居在药王谷,可最终……

    她的生活,她的幸福,都被父亲和师兄的野心打破了。

    “你想要什么?”顾千城欣赏君亦安的干脆,如果条件尚可,她不会太过为难君亦安。

    “我父亲和我平安自由,让我们父女二人回药王谷。我发誓我和我父亲此生都不会走出药王谷,也不会做任何对你不利的事。”君亦安是聪明人,所以她的条件还算靠谱,只是……

    顾千城不满意,“你的自由与安全,我可以给,药王谷主不行。而且据我所知,药王谷主对你并不好,你为什么要救他出去?”

    自从药王被抓后,君亦安就没有放弃救药王谷主出去,比季诺那个被药王谷主信赖的弟子强多了。

    “条件不能变,我一定要救我父亲。虽然他对我不好,可他终于是我父亲。”君亦安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不满,可见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你可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对你好的人你不在意,却一直在意那些不在意你的人,你不觉得自己这种很犯贱吗?”这话有些拗口,可顾千城相信君亦安懂她的意思。

    确实,君亦安明白顾千城在说什么,自嘲而苦涩的道,“也许我就是犯贱,对捧到眼前的东西视而不见,一直在追逐那些得不到的东西。父亲越是不重视我,越是不喜欢我,我就越是想要得到他的重视与喜欢。同时我也要证明给他看,他这些年错待我是多么愚蠢的事,我比他看中的弟子强百倍。在他遇难时,他的亲传弟子放弃了他,只有我这个女儿还在救他,我比他那个亲传弟子,更值得他重视。”

    “放你父亲离开这个条件太高,我暂时不能答应你。不过,我可以让你先见见他,你也可以和他说话,在你们父女二人聊过后,再来决定你要不要救他出去,如何?”君亦安对药王谷主并没有太深的父女情,有的只是执念,而要断一个人的执念,就是让她彻底死心。

    药王谷主这么多年人,一直没有把君亦安当回事,一直理所当然享受君亦安的付出,现在也不会改变。

    药王谷主见到君亦安后,必然会要求君亦安不惜牺牲一切把他救出去,而君亦安……会被药王谷主再次伤害,这个时候她再出面劝说,会比现在更管用。

    “见他?”君亦安听到顾千城的提议,迟疑了。

    顾千城也不带她,只道:“你既然找上我,必然不会再留在城外。今日随我进城,至于要不要见你父亲,你自己决定。”

    君亦安既然已经现身了,顾千城就不可能放她走,君亦安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而君亦安自己也有这个觉悟,只是在进城前,她提了一个要求,“我能不和他见面吗?”

    这个‘他’指谁,顾千城知道,可正因为知道她才不高兴,“你约了他,却不肯见他?”

    “你我都知,我要见的人不是他。”君亦安知道唐万斤在,可正因为他在,君亦安才说这些话。

    她原本存了利用唐万斤的心思,可后来发现有顾千城在,她想要利用唐万斤几乎不可能。

    既然无法利用,君亦安也不想和唐万斤见面,因为看到唐万斤,她就看到了那个可怜又可悲的自己。

    “你很残忍,可不失之为一种善良。”顾千城没有勉强君亦安。

    君亦安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她不会喜欢唐万斤,和唐万斤也没有任何可能。

    “我只是不想他和我一样,困在求而不得的痛苦中。”父亲基于她,就如同她基于唐万斤。作为一个一直在追逐,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的人,君亦安太清楚那种苦了。

    现在的唐万斤对她而言已没有利用价值了,她又何必给唐万斤希望,又让他失望。

    而且她这么做,顾千城也会高兴,不是吗?

    “如你所愿。”顾千城代唐万斤做了决定,有些残忍,可是君亦安都当着唐万斤的面拒绝了他,她能如何?

    是呀,他能如何?

    当管家得知锦衣卫手里,有可以试出中蛊之人的药剂后,就在想:事已至此,他能如何?

    给读者的话:最大的转折即将到来,一直不敢落笔写,请允许我挣扎一天,明天再写。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