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44决定,皇上的英明(书号:13650

1144决定,皇上的英明

作者:阿彩
    由封首辅提出粮草的问题后,众文臣便当场讨论,要如何保证大军的粮草供给?

    武将们十分干脆,就一句:“粮食不够,咱们就去抢,抢西胡和北齐的粮食。”反正西胡和北齐也是这么干的,他们这么做也算是正常。

    可是……

    那些以最高道德标准要求自己的文官们,是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的。

    “粗暴,野蛮,你们这么做,和西胡、北齐蛮子有什么区别?我泱泱大国,岂可做出此等无耻之事。”

    就算要做也不能这么说,无论如何都得美化它一下,好让自己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不然他们大秦必会被天下读书人唾骂,同时也会激起西胡与北齐百姓的不满。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们行事还需要小心为上。

    “闻大人说的有道理,我大秦乃礼仪之邦。我们去抢西胡和北齐的粮食,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这是无耻的行为,西胡和北齐可以无耻,但我们大秦不可以。要与他们同流合污,我们成了什么?”

    一众文臣站出来附和这话,把众武将贬得一文不值。

    几个武将一看,怒了,双手一摊,说道:“你们有法子,你们自己想。”他们想了办法,这些人不说好就算了,还骂他们是土匪强盗,简直岂有此理。

    武将撂摊子不管,文臣也不在意,自个人讨论了起来,很快就有结果。

    当然,他们的结果就是把武将提出来的办法美化一番,将抢劫北齐、西胡的粮草,说成是帮边境百姓,拿回被抢的财物。

    这财物里面包含很多东西,到时候具体拿回了什么财务,自然是由他们说了算。

    文臣讨论的热烈,武将们虽说撂摊子不管,可却竖起耳朵在听,听到他们说来说去,还是从西胡和北齐抢粮,不由得嗤鼻——还以为多聪明,多能干呢,还不是用了他们先前提的办法。

    武将们等着那一干文臣说出来,然后被闻大人骂。可不想代表文臣发言的户部尚书,将这个法子一说,闻大人不仅不骂,还倒一拍大腿,“好,好好,我大秦的儿郎,就该保护我大秦百姓的财物,不能让西胡与北齐在我大秦的地盘嚣张。我们这一次一定要将他们打怕,让他们再也不敢来抢我们。”

    闻大人说得义正辞严,正气凛然,就好像秦寂言不采纳这个理由,就是不**护大秦百姓一样。

    一众武将听的一头雾水,摸着脑袋,半天不能明白闻大人为什么不喷那些文臣,反倒夸赞他们?

    要知道,这个法子可是他们先提出来的,虽说他们表达的不同,可意思是一样的呀?

    最让文臣们不解的还是,之前没有发表意见,默许文武大臣争吵的秦寂言,这个时候却满意的点头,不仅亏了闻大人,还夸了户部尚书,说他们为百姓考虑,很好!

    武将们很委屈,明明他们也是为百姓着想,而且这个法子还是他们先想到的,为什么皇上不夸他们?

    当然,委屈归委屈,他们还没胆在大殿上,当着秦寂言的面,说自己的不满。

    有武将起头,有文臣修饰,抢劫西胡、北齐粮草的方案就此通过,可是……

    光凭这一条还是不行的。

    西胡与北齐的粮草,要等战争开打,或者打到一半才可能抢,他们现在还需要运一批粮食到前线,保证将士们能吃饱上战场。

    这一批粮食朝廷是有的,但秦寂言并不想让朝廷出这批粮,他想把这批粮留下来,作为储备粮食,以备不时之虚。

    手里没粮,心里发虚。而且这一年才刚开始,天知道还会不会出什么天灾**,到时候哪里出了事,朝廷拿不出粮食,不是添内乱嘛。

    户部尚书早就知道秦寂言的意思,是以在说起兵马未行,粮草先行的这个道理时,户部尚书提出直接从各地征粮,以节省运输的时间。

    当然,在当地征粮这个办法肯定通不过。各城,各镇粮仓的存粮有限,要是把存粮给了大军,本城百姓极有可能不够吃,到时候市面上的粮食不够,必然会引起粮价上涨,而粮价上涨,必然会造成惶恐。

    有事,想不出对策,只能大家一起议一议。众大臣再次讨论起筹粮的问题,而这一次武将们没有参与。他们没有文臣那么奸诈,可也不是蠢货,给文臣做一次嫁衣就行了,再做一次那就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办法早就有了,所谓的讨论,不过是骗骗那些不知情的人,走个行式而已。户部尚书作为主要负责人,成功掌控了讨论的节奏,一个时辰后结果就出来了。

    朝廷直接与粮商做生意,让粮商给他们送粮。

    至于具体细节?

    秦寂言交给了户部尚书,然后让六部协同户部尚书作业。

    众人都知这一战的重要性,当殿表示他们一定会配合户部,尽快完成筹粮一事。

    而粮草筹备好了,那就是大军的问题。

    西北前线就有数十万大军,再加上风遥手上的人,他们无需在往西北派兵。而有粮商送粮,他们也无需再派军队送粮,瞬间就可以进入备战状态。

    秦寂言任命平西郡王为主帅,让风遥前往辅佐,于十日后出发。

    之所以定到十天后,是因为他们要等送粮的粮商。

    粮商可以请普通百姓送粮,但论起保卫工作,还是训练有素的军队更胜一筹。要是粮商愿意的话,可以跟着平西郡王、风遥的队伍走,这样一来一路上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皇上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秦寂言的决定一出,满朝皆赞秦寂言英明、仁**。

    虽说明知大臣们说的是假的,可高高坐在龙椅上,看着众臣匍匐在脚下,一脸认真的歌颂他的公德,秦寂言还是很高兴的。

    至少,他表面功夫做得很好,在众大臣眼中,还是英明的,仁**的明君!

    “众卿平身,无事退朝。”秦寂言难得多说了一句话,把底下的大臣惊了一跳。

    要知道,在早朝上,秦寂言的话一向不多。他们这位皇帝,更多的时候是坐在那里,冷眼看他们争吵,在他们吵得差不多后,才出来说出自己的决定。

    而这个决定,有时候是他们某方提出来的,有时候他们谁也没有说,纯粹是皇上的意思。可皇上在那个时候提出来,没有人会说他乾坤独断,因为……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