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43良策,有些事不能避讳(书号:13650

1143良策,有些事不能避讳

作者:阿彩
    作为帝王,秦寂言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关注,暗风楼的出现让他警惕,可他注定无法将太多注意力放在暗风楼上。

    将暗风楼的事交给子车后,秦寂言就没有再过问。

    与平西郡王,风遥商讨好出兵西胡的计划后,秦寂言秘召封似锦进宫,君臣二人谈了什么,无人得知。

    三天后,从文转武的将程家三少,带兵围了一个山头,将在山谷里面秘密驯养兽兵、杀手、死士的西胡人抓了一个正着。

    人证、物证俱在,西胡无可抵赖。经锦衣卫与六扇门联手审讯,得知这一切都是西胡与荣王世子、周王的阴谋。

    远在皇陵的荣王世子,周王与西胡勾结,意图造反!

    皇上大怒,当即下旨拿周王一家,与荣王世子进京。

    皇上下旨后,满朝上下无一人为周王、荣王世子也情,也没有一人说皇上的不是。

    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不敢!

    前几天,锦衣卫才捉了一批人,那批人全是与荣王世子、周王有勾结的人。这个时候他们要是站出来为周王与荣王世子说话,万一被皇上认为他们是周王和荣王世子的人,一去血洗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别说不是周王与荣王世子的人,就算是也不能冒头。周王与荣王世子已是日暮西山,这个时候就算不另投明主,也要明哲保身。

    缉拿周王与荣王世子的事情非常顺利,禁军当天下午就出发,朝周王封地与皇陵赶去。

    当然,周王和荣王世子在京城的探子,也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可他们不知,等他们把消息传回去,黄花菜都凉了。

    禁军拿人不过是幌子,秦寂言早就派了锦衣卫去拿人。等到消息传到荣王世子与周王耳朵里,这两人早就被锦衣卫拿下了。

    处理好内乱,接下来就是清算外人了。西胡在大秦的地盘养兽军,并用这些兽军刺杀皇上,这绝对是大秦国威的挑衅,不将大秦放在眼里。

    秦寂言只起了一个头,下面对就有一群武将撸起袖子大喊:“打,必须打,把西胡打趴下,让他们再也不敢挑衅我大秦的国威。”

    因之前大秦想对北齐开战时,以封首辅为首的文人集团一直主和,武将们怕封首辅这次又主和,完全不给封首辅说话的机会,大声嚷道:“西胡居然想杀我们皇上,不攻打西胡我们颜面何在?小小西胡敢挑衅我大秦国威,就是灭了他们也应该。谁要说不能打,老子先把他揍死。”

    “不敢打的都是孬种,都是没蛋的软脚虾。这次要不把西胡打怕,以后西胡还能将我们放在眼里吗?”

    ……

    哪怕是在大殿上,武将们一急起来,也是不管不顾。甚至毫不掩饰的将凶恶的目光对向封首辅,把封首辅郁闷得不行,不断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道:“老夫不跟那群大老粗一般见识,都是一群没有见识的东西,老夫就当放屁,放过就算了。”

    封首辅不断的在心里做建设,武将们见封首辅和一众文臣不开口,更是得意,一个个说得特起劲,不断的贬低封首辅等一众文臣,然后再提升自己。

    封首辅自认修养算好了,可听到这群人越来越粗鲁、不靠谱的言语,实在忍不住,上前一步道:“皇上,江南水灾,去年颗粒无收,今年不仅没有收成,还需要朝廷拔粮赈灾。要对西胡开战,我们的粮草从哪里来?”

    “粮草,粮草?”武将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蠢货,封首辅一开口他们就明白了。

    当年想打北齐时,他们没有银子,后来抄了荣王、赵王他们,才把国库填满,现在又没有粮草,这,这……

    打个仗怎么就这么难呢?

    众武将面面相觑,在心里骂娘,声音也不自觉小了一号,有些气弱的道:“粮草的事是你们需要担心的事,你们不是自诩读书人,聪明无比嘛,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

    “小事?”封首辅真不想和一群大老粗计较,可这群大老粗着实惹人嫌,见秦寂言没有开口阻止,封首辅就不客气,直接朝对方喷道:“吃喝住行是人生四大事,怎么就成了小事?鲁将军难道能不吃不喝不穿衣?”

    “大军一动,第一天消耗的粮食数万石,这些真是小事吗?”

    “每一场大战,消耗的武器数以千计,这真是小事吗?”

    “每一场大战后,都有无数将士战死,不说他们的牺牲,就说他们死后抚恤,那也是小事吗?”

    “要打仗,缺银少粮都不可以,你们真以为打一场仗,就只需要拿着刀往前冲吗?”

    “你们这群武将,每次打胜仗就洋洋得意,你们何曾想过,要是没有我们在后面,替你们将这些琐事办好,你们拿什么往前冲?”

    “你们只知打仗很辛苦,却不曾想过,我们这些在后方,为你们做准备的人,一点也不轻松。”

    “你们……”

    武官的刀,文官的嘴。文官要喷一个人,不需要说什么粗鲁的话,就能把对方说得羞愧欲死。

    几次武将之前还一副得意的样子,被封首辅一顿说教下来,一个个脸红肚子粗,想张嘴又不知说什么。

    “哼……”一群小兔崽子也敢和他叫,以为人人都是他爹!

    封首辅在心里冷哼,面上却是不显,喷过后,便顺了顺衣摆,一脸谦和,朝秦寂言拱手道:“圣上,臣失礼,肯请皇上恕罪。”

    “封首辅为国为民,何错有之。”而且封首辅也很上道,他这个头一开口,后面说粮草的事就简单了。

    江南水灾,粮食减产之事人人皆知,瞒不住,要不然那些粮商也不会观望。

    有封首辅的话在前,便给了众人一个暗示,那就是大秦虽因江南的事缺粮,但也没有缺到让人不安的地步,至少当朝首辅敢毫不避讳的在朝廷上说出来。

    “谢圣上不罪之恩。”封首辅一脸感激,秦寂言话锋一转,“封首辅既然看出问题在哪,可有良策?”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