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31放血,没有撬不开的嘴(书号:13650

1131放血,没有撬不开的嘴

作者:阿彩
    秦寂言最近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药王谷主的事。而上头没有命令,下面的人也不敢乱动。药王谷主虽然被关在六扇门,可除了没有自由外,日子过的还是很舒心的,至少没有受任何刑罚。

    当然,就算秦寂言有空找药王谷主的麻烦,也不会对他用刑。和用刑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相比,秦寂言更喜欢心里博弈。

    药王谷主不是普通人,他是天下有名的大夫,医术数一数二,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用武力使他屈服的,想要他为自己所用,必要他心甘情愿才行,可是……

    顾千城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药王谷主,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有秦寂言那么高端,能和药王谷主这样的人一直玩心里博弈。

    虽说兵法有云,攻心为上,但攻心真的太难,顾千城之前已经试过对药王谷主攻心,可惜一点效果也没有。

    药王谷主内心太强大,几乎没有什么是他在意的,君亦安与季诺是他最亲近的人,可却威胁不了他。攻心失败,顾千城这次来找药王谷主,就打算选择刑罚。

    在顾千城看来,这世间没有不怕死的人,也没有撬不开的嘴,只有找不到的弱点。药王谷主内心强大,自私凉薄,可并不表示他不怕死。相反,顾千城觉得药王谷主应该很怕死,要不是怕死,又怎么会自私到不顾自己的女儿?不在乎自己最亲近的弟子?留着唐万斤当药人不放?

    得了秦寂言的准许后,顾千城带了四个护卫来到六扇门。六扇门的人提前收到了消息,早就安排了人在外面等候,远远看到顾千城的车架过来,就将大门打开,出来迎接。

    顾千城与六扇门的人也算熟悉,见到原本相处融洽的人,一个个对自己客气有加,恭敬十足,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笑着给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便直接去牢里见药王谷主。

    六扇门的人对药王谷主还是很不错的,顾千城过去时,药王谷主正坐在牢房里看书。牢房里桌椅板凳,笔墨纸砚全都有,要不是有铁栅栏锁着,还真看不出这是牢房。

    顾千城没让人开门,站在外面道:“药王果真有闲情雅致。”坐在牢里看书,也不知药王能看不能看得进去?

    “为寻蛊虫的药方而来?”药王谷主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着顾千城,完全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是。”顾千城轻轻点头,见药王谷主不说话,又补了一句:“药王要什么?开条件出来。”

    “我说过的……”药王谷主说完这话,就不再看顾千城,而是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悠闲的喝了起来,那不急不躁的样子,真的让人讨厌。

    “重提,你应该清楚,你的条件……不可能。”在动刑之前,顾千城还是想要谈一谈。见药王谷主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顾千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药王,别忘了你现在是阶下囚。”

    药王谷主莞尔一笑,嘲讽的道:“顾千城,你似乎忘了,现在是你在求我?”

    “药王,你搞错了,我不是在求你,我是给你一个机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顾千城说的温柔,可话中的意思却一点也不温和。

    药王谷主眉毛一挑,嘲讽的道:“罚酒?你要给我吃什么罚酒?”大秦的皇帝还要用他,他不认为顾千城敢动他。

    顾千城明白药王谷主的意思,不由得冷笑:“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你敢吗?”药王谷主挑衅的道。

    顾千城笑了一声,“看样子我们没得谈了。也好,我今天倒要看看药王谷主的骨头有多硬。”她不是良善的女好了,更不会虚伪的说刑罚太残忍。

    “来人。”顾千城一扬手,指着药王谷主道:“把人拖去暴室。”暴室就是用来刑讯逼供的地方,之前药王谷主被带进去,打了几鞭子。

    “你敢!”药王谷主将茶杯重重摔在桌上,威胁道:“你敢动我,永远别想拿到寻蛊虫的药言。”

    “我不动你也不一定能拿到,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试试刑罚?”顾千城后退数步,方便官差进去拿人。

    “你来真的?”药王谷主脸色十分难看。他确信顾千城不敢要他的命,但刑罚……

    他不是受不住,只是不想受。

    “你还有机会,现在告诉我,我不会动你。”药王谷主毕竟是专业技术人才,秦寂言以后还想要用他,顾千城不想把人弄残了。

    “你以为,我会怕区区刑罚?”药王谷主冷笑,看着冲进来,要将他押走的官差,面上无惊无惧。

    “谷主不怕就好,我们暴室再见。”顾千城转身就走,没有与药王谷主多费唇舌。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掉泪!

    顾千城先一步抵达暴室,药王谷主被人押进来时,就看到坐在上方的顾千城,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堂堂药王落到这个地步,任由一个女子摆布,这是对他的羞辱。

    “把人挂上去。”顾千城对面是一个十字架,绑住双手后,就能将人吊的双脚离地,不需要刑罚,就这么吊着也是一个折磨。

    六扇门的官差做惯了这事,三两下就把人挂了起来,只轻轻一勒,药王谷主的手就被勒得血红泛青,药王谷主不自觉的皱眉,可惜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同情他。

    将药王谷主吊好后,官差上前给顾千城请示,“姑娘,接下来是上鞭刑还是烙刑?”这两种刑罚最是折磨人,却不会立刻要人命。

    “堂堂药王,怎么会将鞭刑与烙刑放在心上。去,取一个大木桶过来。”顾千城站起身,朝药王谷主走去,手上不知何时握了一把柳叶刀,正在指间来回的旋转。

    药王谷主的注意力,不自觉地落在顾千城指间的柳叶刀上,“你想做什么?”药王谷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感觉自己像是待宰的猪羊。

    “听闻药王你从出生,就用各种珍贵的药草养着,体内的血比最好的人参还要补,你说……我要把你的血放干了,能救多少人?”顾千城离药王谷主只有一步远,手上的刀子仍旧在指间旋转,动作越发的快,看的人头皮发麻……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