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28认罪,写到什么程度(书号:13650

1128认罪,写到什么程度

作者:阿彩
    折子只有数十分,可份量却不清。封首辅等人现在看到的折子,是锦衣卫昨夜辛苦的劳动成果,上面详细写明了哪家哪房哪位,如何与周王、荣王世子勾结,又给这两位泄露了多少消息。

    因时间和人力的限制,锦衣卫一个晚上能审的人有限,为了震慑朝臣,秦寂言让锦衣卫先把身份背影显赫的那几人审了,至于出身一般的则不急,他们可以慢慢审。

    是以,不少大臣都能在折子上,看到自家族弟或者姻亲家子弟犯的事。看到上面一个个名字,有少人脸色大变,胆小的直接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太皇太后的娘家承恩公,拿到折子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就跪爬到殿中央请罪。有承恩公开头,昨夜家里有人被锦衣卫带走官员们,也纷纷跪趴出来请罪。

    不过半个时辰,折子还未传完一圈,爬出来请罪的就有数十人,一个个猛磕头,求皇上明鉴。

    秦寂言将折子砸下后,就没有再说话,高坐在龙椅上,冷眼看着底下朝臣的百态。

    有惊喜的,有惶恐的,有不安的……总之,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大臣们,此时一个个都绷不住,将心底的情绪表露出来。

    有趣,真的有趣。

    秦寂言主勾唇一笑,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嘲讽之意。

    这就是他的臣子,平时对他这个皇帝指手画脚,义正言词指责他的不是,一副忠心不二,不畏生死的耿直样,害他以为这些人真的不怕死,结果呢?

    犯了事,利剑悬于头顶,一个个便丑态百出,着实是可笑。

    一个时辰后,写满罪状的折子已全部传阅完,从两列跪爬出来请罪的官员有四十余人。

    当然,跪下来请罪的人,并不全是为了自家族弟,有不少都是姻亲。京城的大家族就那么几家,这些人都是亲上加亲,联成一气,同气连枝,遇事绑成一团,凝成一股强大的势力,不犯大错的话,就是皇上要动这几大家族也难,可是……

    现在不一样了。

    族中子弟与荣王世子、周王勾结,意图刺杀皇上可是诛九族大的大罪,就算只是姻亲也逃不过清算。

    不过是去一趟泰园,就能这样的收获,秦寂言甚感满意。虽说冒险了一点,可收获也是极大的。

    “皇上,臣那族弟所犯之事,臣半点不知,肯请皇上明察。”

    “皇上,臣管教族中子弟不严,臣有罪,肯请皇上处置。”

    “皇上,那逆子早已分家,臣回去就开宗族,将他逐出宗族,肯请皇上明鉴。”

    “皇上,臣的庶子年幼无知,被人蒙骗,求皇上看在他年幼的放下,饶他一条性命呀。”

    “皇上……”

    撇清关系,求饶请罪,求处置……各式各样的求情词都有,不管这些人说的如何冠冕堂皇,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希望秦寂言网开一面,不要迁怒于他们。

    丢卒保帅,这本就是没有错,要为了一个叛国者牺牲家族,那才叫愚笨,可是……道理归道理,真听到这话还是会让人觉得寒心。

    虽说只有一夜的时间,锦衣卫查到的不多,可秦寂言可以肯定,那些与周王、荣王世勾结的人,有一半以上是得到家族默许的,甚至有可能就是家族授意的。

    如此一来,家族便有双保险,到时候无论哪个人上位,家族都能屹立不倒。站在家族的立场上,这么做无可厚非,但对于上位者,对于帝王来说,这种两面讨好的臣子当诛。

    面对一个个磕头求饶的臣子,秦寂言仍旧和昨天一样,没有说出处罚的事,待到众臣将折子看完,秦寂言便起身,“朕希望明日能看到各位的认罪书,将你们及族中子弟所犯的罪状一一写上。”

    他犯了错,这些臣子要他写罪已状,那他现在也让这些人,把自己罪状写上。他倒要看看,这些个平日里对他指东指西、耿直忠臣的臣子,会不会把自己罪状全写出来。

    说完,太监便宣布退朝,秦寂言龙行虎步的离去,留下满朝臣子愣在当场,不知所措。尤其是那几个出来认罪的臣子更是懵了。

    皇上让他们写认罪书,这认罪书怎么写?写到什么程度?

    皇上让他们自己写罪状,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又查到了多少?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写多了是不是自寻死路?要是隐瞒不写,或者只写无关紧要的几件事,被皇上发现了,会不会认为他们故意欺瞒圣上?

    天啊,这罪已状真的很难写呀,而且怎么写也不对。

    一干大臣惨白着脸,承恩公的脸色最难看,抬头看到跪在那里,老神在在的封首辅,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一个跃起就趴到了封首辅脚边,“封首辅,你救救我,你救救下官呀。下官真的是无辜的,下官什么也不知道呀。”犯世的是他的庶子,要不撇清,他家全都逃不掉。

    封首辅差点吓的跳了起来,连忙搀扶承恩公起来,“承恩公,使不得,使不得,你快快请起。”

    承恩公可是一等公爵,虽说没有实职,可他也没有资格受承恩公的跪拜,承恩公也不用在他面前称下官。

    “不,不,不,我不起。封首辅你要不救我,我就不起来,封首辅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吧,我那孽子做的事,我真的一点也不知呀。”承恩公耍赖的跪在封首辅面前,怎么拉都不肯起来。

    昨晚家中的庶子被带走后,他就托人带口信进宫,求太皇太后在皇上面前解释一二,替陈家求情,可是……

    太皇太后却说,这事她管不了。她为陈家做的已经够多了,她是太皇太后不假,可她与皇上没有血缘关系,在皇上没有登基前,她与皇上是合作关系,可以替陈家求好处,但现在不行。

    皇上登基后,并没有亏待陈家,对陈家已是仁至义近,陈家不可再得寸进迟。再有,与周王、荣王世子勾结,助他们刺杀皇上,这罪名可大可小,在事情没有查清楚前,她绝不会开口为陈家求情,把自己拖下水。

    承恩公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懵了,今天战战兢兢的来上早朝,看到皇上这反应,承恩公就知陈家完了。

    仗着皇上的看重,还有宫里的太皇太后,陈家子弟可没少犯事,皇上让他写认罪书,他敢隐瞒不写吗?

    他要全写上了,还有活命的可能吗?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