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26讨好,我的就是你的(书号:13650

1126讨好,我的就是你的

作者:阿彩
    大秦对女子的要求很严格,而且明确规定女子不可参政。为了避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千城一向不过问朝政之事,更不会插手秦寂言的公务,就怕被有心人说她一介女子参政,野心勃勃,别有目的……

    要知道,历史上就有女子参政,最后女主天下的事。

    可是,秦寂言今天实在太反常了,反常到让顾千城想要不过问都不行。

    接过太监手中的燕窝在,顾千城亲自端到秦寂言面前,“皇上,出什么事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秦寂言从一进来,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吃饭都不专心。

    “我下午召集了大臣,商量攻打西胡的事。”顾千城避嫌不过问政务,可秦寂言却不在意让顾千城知道这些,刚认识顾千城那会,秦寂言就知顾千城不是一般女子,她的眼见与手腕,与男子也不遑多让。

    “你把言倾留在西北,不就是为攻打西胡做准备吗?虽然现在动手早了一点,可有风遥的兵马在,要赢西胡并不难。”要不是因为秦寂言还要打西胡,她也不会把承欢留在西北。

    “兵马不是问题。”西胡内乱,就算没有风遥带来的兵马,他也有信心打赢西胡。

    “那是粮草出了问题?”打仗要准备的除了兵马就是粮草,兵马没有问题,那就是粮草出了问题,“粮草不够?因为江南的事?”

    “是呀,朝廷没粮了。”秦寂言轻叹了口气,“江南土地肥沃,水田数量占了大秦的一半,要没有江南上缴的粮食,大秦的百姓根本吃不饱。景炎在江南经营多年,前几年就陆续转移了许多粮食,以至朝廷存粮不足。而这两年江南那块不仅交不上粮,还需要大批的粮食赈灾,朝廷根本撑不住。”就算他勉强凑齐粮草,把今年的军需供上,明年怎么办?

    江南明年都不一定有收成,后年也不一定能恢复收成。

    “景炎……还真是厉害。”被景炎这么一坑,大秦好几年粮食都不够,秦寂言得年年为粮食短缺的事头痛,这样的情况下,秦寂言哪里还有功夫找景炎的麻烦。

    听到顾千城夸景炎,秦寂言立马拉长脸,侧过身,搂住顾千城的腰,将人带到怀里,一脸不屑的道:“有心算无心,他算什么厉害?朕不过是不愿意与他计较,真要与他计较,随时都能出兵灭了他。”不过十几万兵马,真当他打不过吗?

    “是,是,是,皇上最仁慈了。”顾千城笑着哄道,那语气和哄小孩差不多,秦寂言不高兴了,“你这女人,哄人也不认真一点,你把朕当傻子了吗?”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秦寂言摇头失笑,轻轻一带,将人带入怀里,“顾千城,欺君可是大罪。你要欺君,朕可不轻饶你。”

    “民女哪敢欺君,皇上你别吓我。”顾千城顺势坐在秦寂言的腿上,并调整好姿势,免得坐着不舒服。

    “朕就吓你了,还不快讨好朕,不然朕可要重重罚你。”秦寂言继续和顾千城咬耳朵,双手则与顾千城的双手紧扣。

    不能做什么,稍稍安抚他一下也行呀。

    “讨好呀?让我想想要怎么讨好你。”顾千城歪着头,不让秦寂言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在秦寂言满心期待下,顾千城一脸狡黠的道:“皇上,我帮你解决粮草的问题怎么样?”

    “哦?你能办到?你要能办到,我记你一个大功。”秦寂言没把顾千城的话当成玩笑,他很清楚顾千城的能力。

    “记大功有什么好处?”顾千城侧过身,笑眯眯的索要好处。

    “我都是你的,你还能缺什么?”秦寂言一脸哀怨,他对顾千城还不够好吗?想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他还会不满足吗?

    顾千城一脸认真的点头:“也是,你都是我的了,我还能缺什么?可没有好处的事,我为什么要做呢?”

    顾千城歪着头,一副懵懂的样子,那样子要说多可**就有多**。

    这下,秦寂言要是还不明白顾千城在逗他玩,就不配做皇帝了。

    秦寂言一脸无奈,“你这么调皮,你夫君压力很大。”

    “不怕,我夫君是皇帝。连江山都背得起,这点压力算什么。”顾千城仍旧是一副蠢白萌的样子,秦寂言看的心痒难耐,忍不住伸手在顾千城脸上捏了一把,“你这样子,真是太可**了。”

    “可**你也不能捏呀。很疼的……”顾千城格开秦寂言的手,气鼓鼓的瞪着他,就像炸毛的小虎崽,惹得秦寂言哈哈大笑……

    笑过后,两人都没有说话,室内有短暂的沉默,许久后秦寂言才轻轻说了一句:“千城,有你真好。”

    秦寂言抱着顾千城,心里一片柔软。

    这世间会注意到他高不高兴,会**思哄他高兴的女人,恐怕只有顾千城一人了。

    “你知道就好。”顾千城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反手抱着他的腰,“为了哄你开心,我容易吗?”

    “是挺不容易的。”想到顾千城蠢萌蠢萌的样子,秦寂言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果然,只要有顾千城在,天大的事也不是事。

    “不许笑,我们说正事呢。”哄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回想一下,顾千城也觉得自己装傻卖蠢的样子,实在有够蠢的。

    好在只有秦寂言一个人看到了,不然她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好好好,我不笑,说正事。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什么办法?”秦寂言随手端起桌上的燕窝,试了试温度,确定正好能入口,便一勺一勺的喂进顾千城的嘴里。

    “粮……”顾千城刚开品,勺子就到嘴边,只得停下来,张嘴吃东西先。吃完一口,准备继续说,又一勺喂了进来,进度掌握的刚刚好,完全不让顾千城的嘴巴停下来。

    顾千城白了秦寂言一眼,赶忙吞掉嘴里的燕窜,这才寻到说话的机会。“咱……能不能先说正事。”

    “急什么,吃完再说也是一样的,不然凉了多可惜。”勺子再次抵到顾千城嘴巴,顾千城看了一眼,只得再次张嘴,“这是你的夜宵。”结果全进了她的肚子。

    “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秦寂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而这句话就是他的心声……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高兴自己眼光好,挑到了天下最出色的女人!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