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04陷阱,早就叛变了(书号:13650

1104陷阱,早就叛变了

作者:阿彩
    西胡的人目标明确,眼见着他们无法将风遥和秦寂言一起杀死,便集中火力将攻击的重点放在风遥身上。

    风遥不比的秦寂言,身边有许多人保护,风遥此时已在战斗圈,死士要接近他并不是什么难事,很快风遥就被死士层层围在中间。

    而因为风遥无所限畏惧,勇猛无差别的打发,致使亲卫无法靠近,只能看着风遥被死士包围,看着风遥陷入苦战……

    有风遥引走大部分的火力,秦寂言这一块的压力骤减,凤老将军虽然担心风遥的安危,可看到秦寂言没有生命危险,还是暗松了口气。

    “圣上,滴骨验亲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先下山吧?”凤老将军怕事情有变,再次劝说秦寂言离去。

    封首辅也跟着说道:“圣上,凤老说的没有错。风遥的身份已定,祭拜的事可以下次再来,现在安全为上。”

    “走吧。”秦寂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风遥,确定那些死士要不了风遥的命后,秦寂言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风遥虽然勇猛无比,可京城却无人见过风遥杀敌的英勇,这一战也算是给风遥立威了。

    凤老将军离去前,看了风遥一眼,见风遥一身是血,心里颇为担心,犹豫再三还是叮嘱了禁卫统领:“保护好风遥将军。”这是在告诉他们,风遥是他凤家人,他们凤家认了。

    “是。”禁卫统领抬头看了秦寂言一眼,见秦寂言没有多说,便知这也是秦寂言的意思。

    禁卫开道,一路上尸骨遍地,死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法近秦寂言的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寂言离去……

    可就在秦寂言一行走到半山腰时,一阵尖锐的笛声响起,紧接着数枚利箭从左右两侧破风而来。

    呼呼的风声,伴随着利箭破空的声音,不过瞬间,利箭便已飞至眼前。

    “咄咄咄……”因左右两侧人员密集,禁卫避开不及,不少人都被利箭射中,两旁的禁卫倒下不少。

    “该死!”几个武将低咒一声,举刀格开射过来的箭,同时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杀过去,找出弓箭手。”

    “是。”秦寂言身边的禁卫分成三股,一股保护秦寂言,一股掩护,另一股则小心上前,准备去处理潜在暗处的弓箭手。

    封首辅和凤老将军见一波箭雨过后,对方的攻势渐弱,便催促道:“圣上,我们快些下山吧。”山下有大军接应,只要与大军汇合,他们就安全了。

    “不急。”这一次秦寂言却没有急着走,而是指了指前方的路,“先让人探探路。”刚刚那一波箭雨来的太快太突然,让人不怀疑都不行。

    凤老将军是沙场老将,秦寂言一提他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当即大怒!

    如果两侧是机关的,那就说明泰园的守墓人,早就倒向北齐与西胡了。

    凤老将军不敢耽搁,立刻着人上前查看,果然在地面上发现一处异常,一脚踩下去便有无数的利箭从左右两侧飞来。

    也就是说下山的路上,都被西胡与北齐的死士埋了机关,他们一路往下走,就会将沿路的机关都打开,到时候他们人在多,也扛不住这一波接一波的箭雨。

    “西胡与北齐实在嚣张,这笔帐一定要和他们算。”几个武将脾气火爆,见敌国嚣张的在他们大秦的国土上埋机关,气得不行。

    几个文臣也生气,不过他们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在心里默默盘算开战的可能。

    半年前他们与赵王、西胡打了一仗,可那仗损失不大,现在国库还算丰盈,加上风遥带来的兵马,依大秦现在的国力,要与北齐或者西胡打一仗还是可以的,只是无法同时对两国开战。

    盘算完国力与兵力,文臣们又继续考虑是要先打兵慌马乱的西胡,还是打刚刚稳定下来的北齐?打西胡派谁出征的好?打北齐派谁出征的好?

    别怪封首辅等人想太多,作为文官这些都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那些个武将只知道打打打,军需等琐碎的事从来不会想,没钱就知问户部要,没人就知问兵部要,也不想想户部的钱,兵部的人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封首辅等人一边在心中盘算种种可能,同时眼光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四周的动静,竭力自保以免给人添乱。

    而武将们则没有这么多想法,他们发现前方路上埋有机关,立刻折回泰园,寻了几块大石头推下去,试图将沿路的机关毁掉,同时也派人去道路两侧的林子里查看,提前将弓箭拆下来。

    真正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不过数百米的路,左右两侧足足摆了上千架弓,每张弓都是完全张开,上面插了三只箭,只要触动机关,就会往外发射,而且还有先后顺序。

    “好精心的算计,好狠辣的陷阱。”要是他们没有发现,一路走下去,秦寂言身边的人必要全部死光,到时候只余秦寂言一人,指不定就无法活着走下去。

    “北齐与西胡为了要风遥的命,还真是下了血本。”秦寂言知道,不管是墓地里的死士,还是两侧的弓箭都是为风遥准备。

    他临时决定来泰园,西胡与北齐就算收到消息,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事情安排到这等地步。

    凤老将军看到西胡与北齐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布下此局,一脸羞愧,“是老臣失职,请圣上恕罪。”

    “先不说这些,下去再说。”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下面应该还会有一波人在等着他们,而这波人才真正是针对他的。

    “是,是。”凤老将军见秦寂言没有追究,暗自松了口气,忙不迭的上前,为秦寂言开道。

    破解了两旁的箭阵,秦寂言一行人平安下山,可他们却没有看到接应的兵马,甚至连大军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封首辅问向身侧的武将,武将正欲回答,可他刚开口,就听见一阵虎啸声传……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