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100英列,我们皇上很仁爱(书号:13650

1100英列,我们皇上很仁爱

作者:阿彩
    不知是选扯的问题,还是因为这里埋的都是英烈。泰园不仅没有一般墓地的阴森,反倒处处透着生机。

    走在墓园里,没有一丝让人发寒的阴气,只有深深地震撼!为这一排排为大秦战死的英烈震撼。

    泰园里,一个个坟包,一块块石碑排列整齐,就像是矗立在战场上强兵,等待大将军点兵,随行可以再战。

    石碑上刻的字,也与一般的坟墓不同,上面没有家族,只写了人名,官职,还有哪年哪月死于哪场战争,立碑人也不是家族子嗣,而是大秦!

    没错,这些人全是国家收殓的,凡是战死沙场的英烈,都由皇上亲自下令立碑,以示皇家的看重,也让世人看到皇家对为这个国家牺牲的,有多么在乎。

    只是,想法是美好的,真正实施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至少后面的皇帝对泰园并没有那么重视,因为除了下旨建立泰园的皇帝,大秦再无第二个皇帝踏足泰园,直到秦寂言过来。

    秦寂言的到来,让泰园重新走到人前,也让武将们心里熨帖,觉得皇上没有重文轻武,皇上还是很看重他们的。

    跟在秦寂言身后的几个武将,就时不时的偷偷看看秦寂言,又偷偷在墓群里,寻找自己家人墓地,在心里默默的对他们道:父亲(大哥\爷爷)皇上来看您了,皇上还记得你们,皇上没有忘了你们。

    大秦的武将,几乎没有哪家没有亲人埋在那里,其中又以凤家居多。凤老将军一走进泰园,情绪就有些失控,一伙摸摸块石碑,一伙看看坟墓,嘴里喃喃的喊着坟墓主人的名字。

    虽说,他每年清明、冬至还有他们的忌日都会来祭拜,可从来没有一次是随皇上来的,皇上从来没有来看过,这些为大秦战死的将领。

    “老将军,这是开国大元帅的墓吧。”秦寂言站在墓前,指着上面不算清晰的字,问道。

    年岁太久,风吹雨淋下,石碑上的字也没有那么清晰了。

    “回皇上的话,是的。这正是我凤家老祖宗的墓。”开国十大元帅,全部埋葬在泰园,可十大元帅的家族,只余他们凤家,其他九家都因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从大秦消失了。

    秦寂言一脸郑重的点头,说道:“拿香烛纸钱来,朕要祭拜大元帅。”

    “圣上厚**,臣代死去的大元帅,谢圣上厚**。”凤老将军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其他也纷纷跪下,高上皇上“仁慈”“厚**”。

    秦寂言什么都没有说,只郑重的鞠了三个躬,然后将香插在坟头,静默片刻,才转身道:“朕没来便罢,来了自然要为这些为大秦牺牲的将领上一柱香。”

    泰园埋葬了太多太多为这个国家牺牲的人,他没来就算了,要来了自然要一一祭拜,以昭显帝王的仁**。

    “圣上,这……会不会不太好?”这个时候文臣不敢发声,武将不得不出来劝说。

    对秦寂言此举,随行的大臣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他们皇上把这些人记在心上,高兴皇上记得对大秦有功劳的人,高兴他们的主子不是什么薄情之人,可是……

    他们也担心秦寂言的安危。

    大秦建国不算长,可也有两三百年,这么多年来战死沙场的将领不知凡几,有资格埋进泰园的将领也不少。泰园总共有三百六十六座坟墓,秦寂言要一一祭拜下来,哪怕一座坟前停留半柱香的时间,也要上个时辰。

    今天难得是个晴天,可此时正值冬末,昼短夜长,等秦寂言祭拜完,他们回京的时候天都要黑了。而且秦寂言在这里祭拜,他们哪里还敢围到凤云霁的墓前,去观看滴骨验亲的结果?

    武将开口后,文臣这才敢劝说,“圣上,离吉时还有一刻钟,要是错过吉时,今天怕是不宜开棺。”他们今天来验证风遥与凤家的关系,可不是来祭拜的,皇上想要祭拜,哪天不行?

    “开棺验证风遥将军身世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朕相信你们。”秦寂言大手一挥,表示自己不掺和滴骨验亲的事。

    “可是……”封首辅皱眉,还想要劝说,却听到秦寂言道:“今日之事是朕疏忽,只是朕既然来了,就不能不祭拜众位将军,他们可是我大秦的功臣。”

    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还能如何,再说两头分开行事也好,这样也能节约时间不是?

    封首辅与凤老将军等人劝说无效,只得如秦寂言所说的那样,带着钦天监的人去凤云霁的墓地,挑选开棺的方位。

    风遥和他的护卫自然也要随众人走,不过他特意落在最后,在走之前回头看了秦寂言一眼,伸手在自己喉咙上指了一下。

    秦寂言面无表情,微微点头,要不仔细看的话,一定发现不了。

    风遥一行人去开棺滴骨验亲,秦寂言则在这里继续祭拜众位英烈。

    虽说秦寂言此举是心血来潮,可他每一次鞠躬都诚心诚意,绝无半点敷衍之意。

    不管他的皇爷爷,太祖父,还有前面几代皇帝怎么想,他都是真心尊敬这些战死沙场的将军们。

    这些人也许有自己的私心,也许犯过错,可他们确实为这个国家付出了生命,就凭这一点就值得他尊敬。

    祭拜的过程很顺利,没有发生什么灵异事件,开棺的过程也很顺利,甚至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叫棺木抬了出来,这让钦天监几位大臣啧啧称奇,纷纷道是云霁将军显灵了。

    要知道,他们可不止第一次开棺,他们之前开棺时常会碰到因年久,棺木浸水腐烂不宜搬动,或者棺木变重抬不出来,棺木打不开的事,这一次顺利的超乎寻常。

    凤老将军听到这话,心里那点也不快也消失了。依他的意思,他是不愿意打扰云霁的,要不是为了风遥,他根本不舍得挖出自家儿子的尸骨。

    可就这样,当棺木抬出来的那一刹那,凤老将军还是红了眼,不受控制的走到前面,趴在棺木上,悲伤大喊“云霁!”

    凤老将军的脑子里不断闪过凤云霁的英姿,还有他万箭穿心,倒在血泊里的画面。

    一想到自自己儿子惨死的画面,饶是沉稳如凤老将军也不由得泪如雨下,“云霁,我儿……”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