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97诱饵,皇上不高兴(书号:13650

1097诱饵,皇上不高兴

作者:阿彩
    秦寂言明白风遥的失落,但他现在无法对风遥保证什么。如果日后他要征战北齐与西胡,那么凤家他肯定是会重用的,但却不敢保证,风遥会得到重用。

    不是不信任风遥,相反他很相信风遥,但是……

    作为帝王,他不可能把所有的兵权,都交给一家,放任一家独大。凤家可以有兵权,但凤家最多只能执掌北齐边境的兵权,再多决定不行。

    至于西胡那一片地方?他已经交给言家了,只要言家子弟不背叛,不是无能之辈,他就不会收回来的。就算日后言家不行了,他把西北的兵权收回来,也不会交给凤家。

    是以,秦寂言什么也没有说,只陪风遥喝了一下午的闷酒!

    风遥投靠大秦,以及风遥疑似凤家子孙的消息,一天之间就在京城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各大茶肆酒楼,都有人在谈论此事,而秦寂言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

    北齐与西胡的探子,不需要费力就能得到第一手消息,可太容易得到的消息,让他无法相信这消息的真假。

    “风遥带兵投靠大秦我相信,可风遥是凤家子孙的消息,我是一点也不信的。西胡皇帝要是没有查清风遥的身份,怎么敢用他。”北齐的探子,聚在城外一座民房里,分析京城的动向。

    “风遥五天后,在城外凤家墓地滴骨验亲的事人人都知,我怀疑这是在大秦皇帝布的陷阱,就为了引我们出来。”

    “就算是陷阱我们也要跳,大秦本就势大,如果让他们再添风遥这个助力,我们就没有活路了。”

    这是北齐探子的想法,而西胡人的想法也差不多。不过他们提起风遥全是骂骂咧咧,在西胡人看来,风遥就是叛国者,他背叛了西胡,背叛了重用他的西胡皇帝。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风遥。不杀风遥,我西胡颜面何存!”

    然而,五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个时间足够很多人查清风遥现在的情况,也足够让西胡与北齐的探子,将风遥的事传回去,但是……

    却不够北齐与西胡派死士过来伏杀风遥。北齐与西胡想要阻止风遥投靠大秦,就只能动用他们埋在大秦的势力。

    而为了除掉风遥,北齐与西胡不介意牺牲那么几个人。

    要知道,大秦本就是三国中实力最强的,要是风遥手中的兵马,也归于大秦麾下,那么北齐与西胡加起来,才能勉强与大秦抗衡,而北齐与西胡?

    他们就算想要合作,也不可能完全信任对方,不可能完全拧成一股绳。

    不想让大秦壮大,不想让大秦日后把他们都灭了,他们现在就必须杀死风遥。

    风遥要死在大秦,风遥手底下的人肯定不干。到时候大秦不仅得不到风遥手下的兵马,还要与他们为敌。

    风遥手中的兵马不少,大秦要想平定这股乱势力,必要损耗国力。到时候大秦的国力恐怕就只能与他们相当,或者比他们还差了。

    北齐与西胡怎么看,都觉得动用埋在大秦的人杀了风遥,是笔划算的买卖。即使他们明知,这是秦寂言挖给他们的跳的陷阱,他们也愿意跳。

    输了,不过是他们在大秦的人暴露,可要赢了,他们就有可能瓜分大秦。

    一想到这个可能,北齐与西胡都有些按捺不住,私下动作频频,准备集中火力,力求一击将风遥灭杀。

    北齐与西胡虽然也是对手,可在共同的敌人面前,他们十分默契的选择了联手。

    秦寂言收到这个消息,笑了,“果然上勾了。”他用的是阳谋,陷阱挖好后,他连上面的伪装都没有放,对方要往跳下,也怪不得他,不是吗?

    诚如秦寂言所说的那样,他用的是阳谋,只要有眼睛的人都明白。

    得知秦寂言准备五天后,才让风遥滴骨验亲,顾千城不由得笑了,“他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利益最大化。不过,能借风遥的事,把北齐与西胡留在大秦的暗探与死士引出来也是好事。清了这批人,之后我们对付长生门也就不用担心后方不稳了。”

    顾千城听完暗卫上报的消息后,这才拆开秦寂言给她的信。

    秦寂言这次在信中提到,让她把滴骨验亲可用到的作假法子,详细写一份给他,他要提前做准备。

    顾千城没有犹豫,提笔就写,并提醒他事先多做几次试验,杜绝任何意外。

    她知道风遥就是凤家的子孙,可是……滴血认亲都不准,滴骨认亲就能准吗?

    待墨迹干了,顾千城将纸条折好,封入信封中,递给暗卫:“亲自交到皇帝手上。”

    “是。”暗卫接到信后,立刻锁入特制的盒子。

    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通信,不管有没有涉及到机密事件,暗卫都会用特殊的盒子将其封存起来。

    待暗卫将信锁好,顾千城才问道:“药王谷主那里审的怎么样了?”她还等着药方寻出长生门埋在京城的奸细。

    “药王谷主嘴巴很硬,怎么也不肯开口,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以攻克的弱点。圣上想试试看从季诺下手,药王谷主对季诺极好,他们绝不是简单的师徒关系。”暗卫发实禀报,顾千城听罢,眉头轻皱:“皇上的意思是,季诺有可能是药王谷主的儿子?”

    “暂时还没有证据。不过,药王谷主不在乎君亦安的安危与生死,可每每提到季诺,药王谷主的神色都会不一样。”暗卫低头说道,平板直述,没有一丝个人情感。

    “知道了,下去吧。”顾千城挥退暗卫后,独自坐在书房里,想了想还是放弃让人去查季诺身世的想法。

    说了交给秦寂言办,就让秦寂言去办。

    而秦寂言在宫里,听到暗卫说顾千城问起了药王谷主的事,当即郁闷坏了。

    手下的人办事不给力,万一千城误会他,认为他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怎么办?

    暗卫一走就把锦衣卫首领叫来训了一顿:“锦衣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和了?让你们审一个人,居然审了这么多天都没有结果。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朕养你们有什么用?”

    锦衣卫最近几件差事都办得不怎么漂亮,让秦寂言十分不满,他现在在考虑要不要让风遥接手锦衣卫。

    风遥今天的失落他看在眼里,作为帝王他不可能让风遥掌兵,但却能将锦衣卫交给他,因为……

    他是信任风遥的!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