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96验亲,皇上决定了(书号:13650

1096验亲,皇上决定了

作者:阿彩
    在这个无法用科学验证亲子关系的时代,只要凤家一口咬定不承认风遥,那么不管风遥拿出什么证据,凤家都可以说证据来历有问题,或者说证据无法充分证明风遥就是凤云霁的儿子。

    听到凤老将军的话,在场的文武大臣都十分期待的看向风遥,他们想知道风遥会如何做?

    风遥选择来大秦找凤家认亲,必然是做了充足准备的。可是,要真是留下足够多的证据,当年大秦与西胡的皇帝,怎么可能会查不出风遥的身份?

    众人齐齐看向风遥,看风遥如何接招?

    无视在场众人的打量,风遥深吸了口气,说道:“除了这块玉佩,我什么证据也没有。”

    真当两国皇帝是吃素的,这块玉佩也是一直被埋在地下,这才逃过两国皇帝的追查。不然,风遥早死了。

    听到风遥的回答,众朝臣一脸失望,可又觉得事情本该如此,不然多打两国皇帝的脸。

    凤老将军听罢,不喜不怒的道:“就凭这一块玉佩,我如何承认你的身份?要知道,当年两国皇帝可都查了,西胡公主怀你的时候,我儿并不在西胡,也不曾与西胡公主见面。你要拿不出别的证据,我真的……没有办法认你。”

    “唉……”凤老将军重重叹了口气,虽然在场的人不明白他为何叹气,可那一声长叹,却让听者心酸。

    如果风遥的母亲不是西胡公主,那么像风遥这么优秀的子孙,谁家都想认下来,可偏偏风遥的母亲是西胡公主,而他本身还是西胡的大将军,手握重兵。

    虽然,他现在背叛了西胡,可谁敢保证他日风遥不会再倒向西胡,要知风遥也算是西胡皇室中人。

    了大殿又一次陷入沉默,风遥没有吭声,其他人也不敢多话。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有可能是错。

    秦寂言见状,开口说道:“风遥,凤老将军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要拿不出其他的证据,朕便治你离间之罪。”

    风遥口称是凤家子弟,可除了一块玉佩外,再拿不出别的证据,不是离间大秦与凤家是什么?

    众臣一听,连连称是,“皇上说的是,风遥将军确实有离间之嫌。不知这是不是西胡的阴谋?”

    众人一想到这个可能,当即惊出一身冷汗,纷纷瞪大眼睛看着身旁的人:不是吧?西胡为了对付他们大秦,舍了这么大的血本?

    被扣这么一顶大帽子,风遥一点也不惊慌,沉稳的道:“皇上,我虽然没有别的证据,可以证明我是凤家子孙。但是,我……本身就是最大的证据!”

    “你?如何证明?”秦寂言语带怀疑,似有不信,众大臣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风遥。

    风遥并不像纯粹的大秦人,面容依稀能看出西胡人的影子,要说光看长相,没有人提醒,还真不会想到他是大秦人。

    风遥无所畏惧,坦然迎上众人怀疑的视线,“臣记得,之前顾家有千金,与生亲滴血认亲,今日请皇上准我滴骨验亲!”

    “滴骨验亲?”秦寂言眉头微皱,在大臣看来,这是皇上不满。

    凤老将军亦道:“滴骨验亲,可是要开棺?”

    “是。”风遥毫不犹豫的说道,凤老将军立刻摇头:“不可。”

    风遥亦不退让,“这是唯一的办法。”

    “这……”凤老将军沉默,后退一步,没有再言语。

    秦寂言不给大臣说不的机会,拍板说道:“准!命钦天监挑黄道吉时,开棺滴骨验亲。”

    皇上金口一开,不管大臣如何反对,凤老将军如何不愿意,都只能照办。

    饮天监当天下午就推算好时间,最佳的时间是五天后午时。

    对这个时间凤老将军与风遥都没有意见,双方都表示愿意等五天。

    不过,凤老将军也表示,在风遥的身份没有确定前,凤家不会准风遥进门,风遥表示理解,秦寂言将人安排在驿站,着重兵保护。

    秦寂言发誓,他真的是派人保护风遥,怕西胡或者北齐收到消息,会派刺客来杀风遥,可是……

    此举落到大臣眼中,就是秦寂言派重兵监视风遥。

    “这黑锅,我是背定了。”秦寂言与风遥又一次约在小酒馆,此时两人不是君臣,而是好友,一如当年。

    只是,是不是真能如当年一样,也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风遥举起酒杯,朝秦寂言晃了晃,笑道:“这么做,才能显得你英明神武。”

    他的身份,注定他不容于大秦,也不容于西胡。不管是西胡还是大秦,都不可能相信他,要不是幼年时与秦寂言结交,要不是秦寂言登上皇位,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认祖归宗。

    秦寂言失笑,风遥仰头将杯中酒饮尽,问道:“滴骨验亲的方法可靠吗?”

    “有顾千城在,十拿九稳。”自从知道滴血验亲不可靠,还能作假后,秦寂言就把滴骨验亲的方法也问了一遍,至于怎么做假,当然也是问了的。

    要不是有十成的把脉,秦寂言怎么敢让风遥用这个法子。要是出了差错,哪怕风云霁从棺材里爬出来,也不可能认下风遥。

    “那就好。”听到秦寂言肯定的回答,风遥完全没有即将认祖归宗的喜悦,神色淡然,闷头喝酒。

    秦寂言摇了摇头,并没有劝酒,只道:“怎么?不想认回凤家?”

    “不是,只是……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高兴、那么激动,好像一切都无所谓。”风遥握着酒杯,神色迷茫的看着外面。

    他这一生,只想做两件事,一是出人头地,保护母亲不让人欺负,另一则是完成母亲的心愿,带母亲认祖归宗。

    现在两件事他现在都做到,可他却发现,他却一点也不激动。就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而他也茫然了,不知接下来要做什么?

    他是异类,不管是在西胡还是大秦,他都不可能得到重用。回到凤家后,他还能再次驰骋沙场,弹笑用兵吗?

    怕是,不能了!

    风遥握着酒杯,眼中浮出一层水气……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