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91嫁妆,看上了我们家陛下(书号:13650

1091嫁妆,看上了我们家陛下

作者:阿彩
    传令兵之所以急冲冲进宫禀报,不是边关八百里加急,也不是周王什么的造反了,而是有天大的喜事!

    没错,就是喜事!

    远在西北占地为王的前西胡大将军风遥,在无人知晓,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带着一干亲信来京城投靠大秦了。

    说是投靠大秦不够准确,按风遥的说法,他应该是投靠新皇。他敬佩新皇的为人,佩服新皇的才识,与新皇在西北战场上不打不相识,深深为新皇的才能与英勇折服,欲带着手下的大军投向新皇,祈求新皇给他,和他手下的人一条活路。

    为表诚意,也为了让新皇放心,风遥愿意将他现在占领的城池,和手中的兵马,全部奉上献给新皇。

    风遥当然不是说笑,他此刻人就在城门口,只等皇上宣他进宫,与他详谈。

    传令兵将话说完,满殿的人都傻眼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他们的陛下这么厉害?

    就在西北与风遥打了一仗,就收服了一个叛变西胡、手握大权的将军?

    最可怕的还是,这位大将军不是他们派人去收服的,而是对方主动找上门的。

    要不是知道风遥是男子,他们都要怀疑风遥看上他们陛下,带着大批兵马做嫁妆,要嫁给他们陛下了。

    众大臣一个个愣在当场,最后还是封首辅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你确定来人是西胡的风遥?他是来投诚的,不是带兵攻城?”毫无预兆,说来就来,还带来一批人马,风遥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胆子也忒大了一点。

    “回首辅大人的话,风遥将军就是这么说的。”传令的将领也不敢把话说死,毕竟这种事谁也不敢保证。

    万一这是风遥的奸计呢?

    “这……”即使传令的人再三确定,封首辅仍无法断定,只得抬头看向秦寂言,“圣上,此事蹊跷,不如让臣先去会会那风遥?”

    他虽从似锦口里知道风遥与皇上关系不一般,可却不敢保证风遥是带着善意而来,毕竟人心易变,现在的风遥可是手握重兵,占地为王的山大王,就是西胡也奈何不了他。

    “不必。这是我大秦的国都,朕不认为风遥敢做什么,他即敢带兵前来京,朕就敢见。”秦寂言心里明白风遥因何而来,可表面还得做做样子。

    “圣上现在就要见他?”封首辅一脸不解,心里越发的不明白秦寂言在想什么。

    刚刚不是还对大臣喊打喊杀的吗?怎么一转眼就把这事搁下,改成要见风遥了?

    众大臣见秦寂言因风遥的事,而忘了追究他们,一个个暗自窃喜。见秦寂言开口,有几个一品大臣立刻出口附和,“风遥将军带着诚意远道而来,我们大秦虽不惧他,可也不能让人寒了心。臣认为皇上此时召见,即可以昭显圣上对他的看重,又能让更多像风遥将军一样有能力的人,见到圣上的仁厚与英明,带兵前来投靠我大秦。”

    这绝对是拍马屁的话,不过这个时候说出来,却也算是名符其实,毕竟能不费一兵一卒招揽风遥,确实是秦寂言这个当皇帝的本事。

    只是大臣口中“更多像风遥将军一样有能力的人”,秦寂言相信这世间绝对没有,毕竟没有哪个手握重兵,又自立为王的人,会愿意臣服另一人。而且就算有,秦寂言也不会相信他们,因为他们都不是风遥。

    秦寂言心里明白这些大臣心中的小心思,也懒得与他们计较,只如他们的愿,装作因风遥的事,而忘了追究他们,高声道:“传朕旨意,宣风遥即刻觐见。”

    身为帝王,他可以任性的忘记某件事,当然也能任性的记起某件事,至于什么时候记起?

    就看这些大臣聪不聪明了!

    风遥此时还在城门口,要进来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满朝大臣自然不可能在这里等他一个人,而秦寂言这个皇上也是贴心的,大手一挥让御膳房给众臣准备吃的。

    吵了一上午,这个时候可是又渴又饿。

    众大臣听到秦寂言的话连连口头谢恩,心中暗道风遥果然是福星。今天要不是有风遥的事,他们这些人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秦寂言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似笑非笑。封首辅无意间抬头,看到这一幕,背脊一身冷汗。

    他们家圣上呀,真的不能再阴险了,以后可得提醒儿子,在圣上手下办差,得小心再小心才是。

    风遥进城,动静极大,顾千城在顾家也收到了消息。她早就知道风遥会来,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快,可见秦寂言早就计划让风遥在年后进京,只不过因为她的事,又让风遥提前了几天。

    “约束好手下的人,别去管风遥的事。”顾千城知道风遥的身后,也知风遥与秦寂言的关系,自然不会去探听他的事。

    “是。”武家暗部的人低头应道,又将京中一些琐事说了,这才退下。

    出门时正好遇到老管家进来,暗部的人招呼也不打一声的离去,老管家则在门口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人离去的身影,眉头微皱。

    这般情绪外露,顾千城就是想要装作不知也不行,“怎么了?”

    老管家忙收回眼神,谨慎的道:“这人的背影,老奴看着有些眼熟。”

    “是吗?以前的老人,老管家也许见过。”顾千城面上不显,像是没有听明白老管家的话一样,至于心里再想什么,则不是外人能知晓的。

    老管家也只说了这一句,便提起了顾家大老爷的葬礼。

    停灵七日,足够了!

    顾千城对渣爹实在升不起父女之情,只问了一句事情安排好了吗?

    得到老管家肯定的回答,顾千城眉也不抬的道:“安排好了,就埋了。”埋了,事情也就了结了,然后她就安心守孝就行,至于长生门的事?

    现在只等秦寂言撬开药王谷主的嘴,从他嘴里把药方弄出来,然后寻出长生门埋在京中的人就行了。

    小小一个京城,他们一家家的找,就不信还能让长生门的暗探跑掉。

    老管家得了准信,立刻下去安排,顾千城独坐在书房里,手指无意识的敲打桌面,思绪却飞到了大殿下。

    也不知,秦寂言和风遥这次碰面,会带来怎样的效果?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