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章1075傲娇,谁赢谁输(书号:13650

章1075傲娇,谁赢谁输

作者:阿彩
    太上皇这态度,完全是不打算与秦寂言谈,而秦寂言也没有想过与太上皇谈。

    他很清楚,他现在和太上皇说什么都没有用,太上皇一旦决定要做的事,除非目标达成,不然他绝不会妥协。

    秦寂言看了一眼棋盘,见黑子虽占尽上风,可白子却稳如磐石,不由得冷笑,“皇爷爷,我一定会立顾千城为后!”

    留下这话,秦寂言转身就走,身后传来太上皇嘲讽的声音,“朕拭目以待。”

    秦寂言脚步不停,大步离去,偌大的宫殿只余棋子落玉盘的声音。

    回到御书房,秦寂言招来暗卫,冷着脸道:“查一查,太上皇最近有什么异动?他怎么与外界联络的?京城各家有什么动静?”

    秦寂言可以肯定,太上皇最近绝对没有与外界的联系,动手的人不一定是太上皇下的令,太上皇之所以摆出一副是他出手的模样,不过是想让他忌惮,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是。”暗卫低头领命,暗暗叫苦,心中暗暗祈祷,这事千万不要是太上皇的手笔。

    他们的人一直监视着太上皇,现在太上皇有动作,他们却没有发现,这绝对是失职。想到之前犯了错,被圣上丢给子车大人训练的同伴,暗卫只觉得双腿发软,前途堪忧呀!

    暗卫走后,秦寂言召来吴公公,让他派人去请封似锦进宫。

    他原先打算今天下午陪顾千城,一早就把所有的事都往后推了,现在没有办法陪顾千城,他只好处理政务,找人商量立后的事。

    至于大年初一把臣子匆匆叫进宫,会不会妨碍人家的生活,那就不是秦寂言要考虑的事。

    他是皇帝,所有人都得以他的意志为先,大年初一宣封似锦进宫,是对他的看重,就是有不满也不能表现出来。

    往年,大年初一下午,封大人与封似锦都会在家里招待来客,可今天封家却把所有的客人都劝走了,一个不见。

    “顾家出事,圣上怕是会召见我。”封大人熟知秦寂言的心思,自然清楚顾千城父亲之死带来的影响。

    要不是知晓秦寂言对顾千城的心思,谁能想到,顾家大老爷这么一个小人物之死,会引起当今圣上的关注?

    “圣上立后之路,怕是越来越难走,也不知什么人出的手,这一招确实是釜底抽薪,让人想要反击都不成。”封似锦得知此事,心里暗暗为顾千城心疼。

    昨天局面大好,谁能想到今天却成了这个样子,怕是永和公主和那些想送女儿进宫的人家,这个时候已经乐疯了。

    “圣上要的太多,如果他肯平衡各方权势,纳贵女入宫,那么赶在百日热孝内立后也不是什么难事。”封大人心里已准备好说词,打算劝说秦寂言。

    如果秦寂言非要立顾千城为后不可,那就必须赶在百日热孝内,绝不能等到三年后。

    秦寂言年纪已经不小了,哪怕秦寂言子嗣艰难,朝臣不会给秦寂言三年的时间。

    子嗣艰难,那就请名医诊断,多纳一些女子,人多了生孩子的机率更高,不是吗?

    为了准备劝说秦寂言的说词,封大人独自在书房琢磨了许久,将事情利弊一一列出来,打算好好与秦寂言说道说道,劝说秦寂言要么放弃立顾千城为后,要么纳贵女为妃,在百日内立千城为后。

    虽说后者会被御吏弹劾,会被史官记上一笔,可只要日后秦寂言在政务上英明就成了,毕竟哪个皇帝没有几段风流韵事,比起那些立父亲妃子为后,纳儿子之妻为妃的皇帝来说,他们家皇帝实在算不得什么。

    封大人把一切都算好,宫里的人也如他所预料的那般,来封家宣人,只是……

    皇上要见的不是封大人,而是封似锦。

    “召见似锦?公公你确定没有说错吗?”封大人着实愣了一下,他真没有想到,秦寂言会宣似锦进宫。

    “首辅大人说笑了,这种事奴才哪敢说错。圣上宣的是封似锦封大人进宫。”太监好脾气的重复道。

    自从封似锦从西北回京后,京中所有的官员都叫封大人为首辅大人,以区分父子二人的官职。

    “咳咳,没错就好。”封大人轻咳一声,颇为不自在的对下人道:“去请大公子过来。”

    下人哪里不知封大人的尴尬,飞似的跑了,等到封似锦一进门,调头就躲外面了。

    老爷的脸色好难看呀,他得躲过一些。

    封似锦进来,听到宫里的人说秦寂言召见他,着实愣住了,“圣上召见我?”确定是召见他,而不是召见他父亲吗?

    封似锦看向自家亲爹,封大人脸立刻黑了,“看我干什么?圣上召见你还不快去。”害他白准备了一通,结果圣上却不召见他,真是的……

    儿子太能干,真叫当父亲的郁闷。

    “是,父亲。”封似锦含笑点头,却没有立刻走,而是对太监道:“请公公稍等片刻,我去换身衣服。”

    事实上,封似锦是打算去书房,把他亲爹列的那些利弊拿出来,打算进宫后照着念,可是……

    封大人现在很不高兴,所以他一点也不配合,“去换什么衣服,你这身衣服也是刚穿的,皇上还在宫里等你,别磨磨蹭蹭的让皇上久等了。”他绝不承认他小气,他只是为皇上着想,必须的。

    “父亲……”封似锦看了封大人一眼,以眼神问封大人,真不给他?

    封大人傲娇的别过脸,不看封似锦,一脸淡定的道:“快去吧,别让皇上等太久了。”

    “是,父亲。”封似锦摇了摇头,没有再坚持,随着传旨的太监一同进宫。

    传旨的太监总觉得封家父子之间的气氛很诡异,可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只能不想了。

    封似锦进宫时,秦寂言仍旧在御书房,面前摆着一盘棋局,一个人执黑白双子在那摆局,见封似锦进来,直接免了他的礼,“过来替朕看看这盘棋,谁赢谁输?”

    封似锦一听就明白,秦寂言问得不是棋局,而是在立后这件事,他的胜算。

    这真是一个难回答问题,可是……

    对方是皇上,他能说不吗?

    封似锦从容上前,低头查看棋局,这一看,脸色不由得凝重了几分……

    ...

    ...(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