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72横死,挑战祖宗礼法(书号:13650

1072横死,挑战祖宗礼法

作者:阿彩
    早晨醒来,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毫无防备的顾千城,秦寂言一点也不想起床!

    他此刻终于明白,什么叫**苦短,什么叫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这么冷的天,软香惜玉在怀,谁愿意去面对那些硬邦邦、板着脸的老头?

    可是……

    他不得不起呀!

    今天是大年初一,他这个当皇帝的需要去祭祖,无论如何都不能缺席。

    看着顾千城眼底的淤青,秦寂言知道她昨晚没有睡好,为了不惊醒顾千城,秦寂言轻手轻脚的下床,拿着衣服去外面穿。

    在殿外留守的宫女、太监见到有动静,立刻走了进来,动作很轻,可就是这样秦寂言还压低声音提醒她们轻点,别把顾千城吵醒了。

    宫女、太监更加小心,心中暗道:皇上果真是宠顾姑娘,他们日后服侍顾姑娘得更尽心才是。

    秦寂言今天要去祭祖,穿的十分隆重,黑色龙袍上面绣着金色巨龙,衬得秦寂言更加的气宇轩昂,威风武不凡,气势逼人,一应服侍的宫女、太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足足花了两刻钟,秦寂言才换好衣服,掐着点用了早膳,便摆出仪仗前往太庙。

    顾千城在秦寂言走后没有多久便醒了,宫女一直在外间等候,时刻注意顾千城的动静,见顾千城醒来,忙上前道:“姑娘,圣上去祭祖了,需得午时才能回来。圣上有旨,请姑娘在殿内好好休息,等他回来。”

    “嗯。”顾千城慵懒的应了一声,眉眼间尽是诱人的风情,眼眸一瞥,看到身上的青紫,眉头微皱,心里暗道秦寂言饿狠了,下手居然这么重。

    宫女看到这一幕,忙低头道:“姑娘,圣上赐下了消淤青的膏药,姑娘是要现在抹,还是沐浴过后再擦?”

    “先沐浴吧。”顾千城随手将外衣披在身上,便去了殿后的浴池。

    浴池里早已洒满花瓣,水温也是刚刚好,一看就知宫人随时准备着,只等顾千城醒来。

    泡在温热的水中,顾千城长长地吐了口气,趴在台阶上,放松身体,享受泡澡带来的舒适……

    约莫一刻钟后,顾千城觉得心口有些发闷,便从水里站了起来,扯过浴巾缠在身上,正准备喝点果酒补充水分,宫女却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顾姑娘,不好了……”

    “什么事不好了?”顾千城不迷信,可大年初一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皱眉。

    宫女自知说错话,扑通一声跪下,“奴婢该死,请顾姑娘责罚。”

    “好了,说吧……发生了什么事?”顾千城给自己倒了一杯果酒,正准备喝时,就听到宫女道:“姑娘,顾家派人进宫传话,说,说……姑娘您的父亲,今早去了。”

    “什么?”啪……顾千城手中的酒杯摔落,酒洒了一地。

    宫女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可仍旧重复了一遍,“姑娘的父亲,在今早去了。”

    “怎么可能?”顾千城脸色一白,第一反应就是——有阴谋!

    她那个渣爹虽然在牢里呆了一段时间,受了磨磋,可身体却无大碍,至少这几年内不可能死。

    “姑娘,顾家的人还在外面。”宫女知道顾千城无法接受,可这种事谁会开玩笑?

    不过,顾家这做法也确实叫人觉得奇怪。家里有人死在大年初一,不是一般的晦气,一般人家都会捂住不说,等过个三五天再爆出来。可顾家倒好,人死在大年初一,不仅不隐瞒,还大张旗鼓的派人进宫找顾千城,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宫女能想到,顾千城怎么想不到,顾千城脸色铁青,快步往外走,“给我更衣,让人准备马车。”

    不管如何,那渣爹名义上都是她父亲,她必须立刻回去。至于这件事带来的影响?

    恐怕,就是她再怎么有手腕也挽回不了,毕竟她不可能去挑战祖宗礼法。

    顾千城匆匆换装,连用膳都来不及,便直接出宫了。在宫门外,看到顾家派来的下人,顾千城没有让马车停下,只派人叫他跟上。

    马车一路疾行,很快就到顾家,顾千城不等马车停稳便跳了下去。

    顾家大门外的红灯笼取了下来,暂时还未挂上白布,看样子顾家也不想在今天爆出来,只是……

    消息都传进宫了,这事还能瞒得住吗?

    就算瞒住了又能如何,她亲爹死了,不管哪天死的,她都得守孝。

    顾千城一踏进府内,管家就迎了上来,“大小姐,你可回来了,老太爷在正厅等您。”

    “嗯。”顾千城应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屋内的红灯笼和绢花还未取下,处处都透着过年的红火与喜庆,只是下人身上的衣服,却不是过年时穿的新衣,而是死了人才穿得素衣,与府内的喜庆形成鲜明的对比。

    顾千城一步正厅,就看到正厅内的福字、灯笼全部收了起,老太爷,二叔、三叔一家都在,身上的衣服也全部换成了素服,众人一见到顾千城进来,除了老太爷外,全部站了起来,顾二叔更是夸张的哭出来,“千城,你爹,你爹他……去了!”

    “老太爷,二叔,三叔。”顾千城草草的行个礼,便问向老太爷:“父亲是怎么去的?”

    顾老太爷自上次从宫里出来后,身子就不太好,看上去像是中风要复发,说话越来越不利索,见顾千城问起,便指了指顾三叔,“老三,你和千城说说。”

    “是,父亲。”顾三叔知道此事的重要性,将自己所知的事,一一告诉顾千城,没有一丝隐瞒。

    顾家大老爷昨晚用了团圆饭后,与众人一起守岁到子时,子时过后各自散去。顾家大老爷许是心情烦闷,没有回房,而是去了书房,一个人喝起闷酒来,也不让人侍候。

    今早众人准备去祭祖,却迟迟不见大老爷出现,便派人去找。等到下人找到时,就发现大老爷死在书房,尸体都硬了。

    顾三叔见顾千城面沉如水,不喜不悲,暗自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大哥死得蹊跷,我们怕有什么问题,不敢动大哥的尸首,可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们也不好报官,便想着去宫里寻你。”

    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死在书房里,虽然猝死的可能非常大,可万一不是呢?

    所以,还是查一查的好……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