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62勾引,不许迟到(书号:13650

1062勾引,不许迟到

作者:阿彩
    秦寂言是个内敛的人,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只做不说。逼朝臣退让,让顾千城主持除夕宴的事,秦寂言做了却没有打算在顾千城面前说,可是……

    架不住顾千城好奇的寻问呀!

    “那些大人,怎么会同意让我让持除夕宴?”顾千城可不认为,那群人会因为她找到国库失银,就把她捧到这个位置。

    她虽然很少与那些大人们打交道,可深知他们的脾性。她这样的女子,可不受那些人待见。

    “朕使了一点小手段。”秦寂言见顾千城一脸好奇,便将经过一一说给顾千城听,顾千城听罢,忍不住赞道:“一步步来,兵不血刃,比起强硬的逼迫好多了。”

    强逼不是不行,但立后与追封先太子不同。先太子已经死了,盖棺定论,秦寂言给先太子再高的荣耀,先太子都当得起,因为……先太子不会再犯错!

    可立后不同,就算现在秦寂言用强硬的手段,无视朝臣的反对执意立她为后,她也不一定能坐稳后位。

    她这个皇后,不是朝臣满意的,那么她日后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那些人盯死,哪怕犯了一个小错,也会被那些人放大来说。

    除了她之外,她的孩子日后也会享受同等待遇,那些人会像臭虫一样,天天盯着他们,就为抓他们的错,然后去秦寂言面前告状,用一件极小的事来否定她的人品,她的一切。

    顾千城不怕他们挑错,可她不敢赌。她是人,是人就会犯错,而把那帮文臣得罪狠了,她就会得罪天下的文人学子,到时候……她的名声必将臭不可言,如果有人心挑拨,发生内乱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坐上后位容易,可要坐稳却不易,秦寂言现在一步步让朝臣接受她,虽然慢了一些,可效果却很好,至少她不用得罪天下人。

    见顾千城高兴,秦寂言也十分欢喜,不由得将下一步的计划说给顾千城听,“等年后,我就让药王谷谷主替我诊断,再对朝臣宣布,我身子受损,子嗣艰难,最近这段时间要戒女色,以后也要少碰女色。到时候,我便以此为由,拒纳嫔妃。”

    “子嗣艰难?这个理由有人相信吗?”顾千城听到这个理由,脸部微抽。

    作为……秦殿下的女人,她很清楚秦寂言的子嗣艰不艰难。

    秦寂言要是子嗣艰难,她需要辛苦的避孕吗?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避孕真心是一件辛苦的事。

    “为什么不信?满朝大臣都知,我在十岁那年被顾贵妃下毒,以至伤了身子,子嗣艰难。”秦寂言说这话时,一脸嘲讽。

    顾千城则是瞪大眼睛,“十岁的时候,就能诊断出你子嗣艰难?顾贵妃给你下的是什么毒呀?怎么会影响子嗣?”

    对顾贵妃给秦寂言下毒一事,顾千城一点也不例外,秦寂言很早就说过,后宫那些人女人,没有哪个没有对他出手的,只是很狠辣的程度不同罢了。

    “你不相信我子嗣艰难?”秦寂言没有回答顾千城的话,而是挑眉反问。

    “信才有鬼呢,我要是顾贵妃,既然要下毒必然是要你的命,是傻了才会给你下影响子嗣的毒。而且你那时候才十岁好不好,离有子嗣还有五六年呢。”

    顾千城专门研究过古代的毒,古代的毒品种十分单一,中了毒身子受损,身体虚弱她相信,可秦殿下像是身体虚弱的人吗?

    至于子嗣艰难?要是秦殿下那啥能力没了,她会相信秦殿下是真是子嗣艰难,可秦殿下明明没事,怎么也不可能是子嗣艰难的样子。

    别欺负她没有检查设备,查不出秦寂言的精子质量好不好?

    秦寂言勾唇一笑,嘲讽的道:“果然是当局者迷。当年太医一说,不仅仅是皇爷爷,就是我那几个王叔都信了,以至于一时间传得满朝都知,人人都道我没有将来。”

    而也是因此,他后面才过了几年安稳的日子,直到太上皇不顾他子嗣艰难的事,一心想立他为储君,他才又危险起来。

    “他们是多想你子嗣艰难呀!”顾千城摇了摇头,主动抱住秦寂言,“不怕,等我们的孩子出来,我们好好的打他们的脸。”

    “这法子好,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秦寂言反客为主抱住顾千城,将人紧紧禁锢在怀里:“要不,我们今天就努力生个孩子?明年除夕,你就能抱着孩子主持除夕宴了。”

    “今天?你确定我们有时间?”顾千城顺从的依在秦寂言的怀里,却坏心的指着身侧的沙漏。

    离开席还是有半个时辰,他们得提前换装了。

    秦寂言看了一眼就收回眼神,霸气十足的道:“让他们等着,朕是皇帝……谁敢说朕到晚了。”

    说话间,就要把顾千城抱起来,可却被顾千城阻止了,“皇上,你确定半个时辰够吗?你确定要急急忙忙的吗?”

    顾千城说话时,指尖若有似无的从秦寂言胸前滑过,明明就是挑逗,可面上却是一副无辜至极的样子。

    “既然知道不够,你还挑逗朕?”秦寂言一脸郁闷,握住顾千城使坏的手,恨恨的道:“你这是……要朕的命吗?”

    “嘻嘻……人家哪敢呀。”嘴上说着不敢,可却又倾身上前,吻了吻秦寂言的下额,舌尖扫过秦寂言的胡茬,引得秦寂言心神一动,正欲加深这个吻,可是……

    顾千城却滑溜的推开了秦寂言,“皇上,时辰不早了,我得去换衣服了。今天是你我第一年主持除夕宴,我可不想迟到。”

    秦寂言伸手,拉着顾千城转了一圈,将人揽入怀里,“所以,你为了不迟到,就折磨我?”

    “明明是奖励,哪里有折磨?”顾千城下颚一抬,眼神一冷,女王范十足。

    秦寂言神情微动,声音嘶哑的道:“怎么办,一点也不想参加除夕宴了,我们不去好不好?”

    难得见秦殿下撒娇,顾千城女王范绷不住了,强忍着笑道:“乖,别假装自己是沉迷美色的昏君,这样是不对的。”

    “可现在,朕只想做那沉迷美色的昏君!”秦寂言抱着顾千城,眼眸微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