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41绝食,是你逼我的(书号:13650

1041绝食,是你逼我的

作者:阿彩
    新帝的登基大典,没有人敢糊弄,别说底下的人提前做了准备,就是没有也必须在一天之内办好。

    “圣上,明日的登基大典,一定能如期举行。”礼部尚书再三保证。

    “圣上,绣衣局的八百绣女同时动手,明天天亮之前,一定能把龙袍绣好。”所有的东西都好准备,唯独龙袍最麻烦。

    就算之前有老皇帝的传位诏书,也没有人敢私下给秦殿下准备龙袍,现在秦殿下明天就要准行登基,这龙袍自然是要赶制。

    “圣上,明日大典上的祭文,几位太傅已在准备。”

    “圣上,从昨日开始全城已戒严,任何人都不得进出。”

    “圣上,末将已安排人严守太庙,绝不会让可疑人员混进太庙中。”

    ……

    秦殿下继位太突然,登基大典准备的也太突然,许多大臣事先都没有准备,就是封大人也不免手忙脚乱,唯独秦殿下淡定如初。

    听到各部、各司的人一一汇报进度,秦寂言有序调度,合理安排,丝毫没有刚当皇帝的不适,也没有荣登大宝的得意。

    就冲着这份宠辱不惊的淡定,众朝臣对秦寂言继位就更有信心了。

    在新帝的带领下,大秦必然会更强盛!

    带着这个信念,众人的差事办得更加积极,就好像登基大典一行,秦寂言就能带领大秦,灭了北齐与西胡一样。

    从早到晚,秦寂言身边就没有断人,这拨大臣刚进殿,下一拔大臣又在外面等候,每个人都有一大堆的事给秦寂言汇报,有一大堆的忠心要表。

    这样的情况下,秦寂言别说回一趟秦王府见千城,就是能吃口热饭都难。

    皇帝,从古至今都是一个高强度的工作,尤其是对想当明君的人来说。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秦寂言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吃上一口热饭,就有太监来报:“圣上,太上皇从今早开始节食,怎么劝也不肯进食。”

    老皇帝已自动成为太上皇,宫里的人都是人精,不需要秦寂言多说,早早就改好了口。

    “太上皇可有什么要求?”秦寂言接过太监递来的帕子,擦了一把脸。

    他就知道,今天这顿饭,又没得吃了。

    “太皇上说,要见陛下。”太监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走吧。”即使宫里宫外都是自己的人,可秦寂言仍旧没有让老皇帝久等。

    做戏要做全套,左右老皇帝没有几天可活,他何不把贤子孝孙演到底,到时候也省得底下那群御史动不动就上折子指责他,或者拿着这个把柄说事。

    老皇帝就住在正殿,秦寂言从办公的地方走过去,只需要一刻钟。秦寂言在动身时,就让太监传膳,等到秦寂言进殿,太监也把老皇帝的膳食端了进来。

    秦寂言走进殿内,挥了挥手,示意殿内的人都退出去,这才上前道:“皇爷爷,我听服侍你的太监说,你不肯用膳?是膳食不满意,还是服侍你的人不尽心?”

    老皇帝倚着床头而坐,听到秦寂言开口,转过身看了他一眼,浑浊的眸子没有一丝光彩,只一天,老皇帝就憔悴了许多。

    “皇爷爷,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秦寂言上前,一脸担忧的道。

    此时,就是文武大臣皆在,也要说一句新帝孝顺。

    “寂言,司徒呢?”老皇帝开口,声音虚弱无力,完全没有平日的精神与高高在上的优越。

    秦寂言弯腰,替老皇帝调整靠背,“皇爷爷放心,司徒公公很好,我寻他问一些事,问清了我就让人把他送过来。”要是没问清,那就对不起了,司徒公公永远不会出现。

    “你已登基,文武百官都支持你,你还需要防着朕吗?”老皇帝精神萎靡,语气低落,完全没有一代帝王的霸气,只听这声音就让人心酸,更不用提配上老皇帝衰老的面容。

    “皇爷爷,你知道的,孙儿从来不是一个拿大的人,我喜欢稳当当的。”秦寂言端起放在床头的热粥,坐在老皇帝身侧,“皇爷爷,你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我让御膳房的人给你熬了鱼粥,你吃一点可好?”

    秦寂言亲自将粥吹冷,递到老皇帝嘴边,可老皇帝却犯倔,扭头道:“朕不吃。”

    “皇爷爷,太医你的身体很虚弱,你要不吃的话,哪来的精神?”秦寂言也不生气,耐心的举着勺子。

    “没有精神,不正是你想要的吗?朕要死了,没有一个太上皇压在你头上,你这皇位不是坐得更稳当?”老皇帝扭头,冷冷地看着秦寂言。

    他一再告诉自己,要面对现实,可看到秦寂言还是忍不住生气。

    太快了,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甚至没有弄明白怎么一回事,人就被秦寂言囚禁了,他甚至都不明白秦寂言为什么会动手?

    他对寂言还不够好吗?

    寂言真想当皇帝,当时他禅位,寂言为何要拒绝?

    “皇爷爷,你何必拿自己的身体怄气,我明日就要举办登基大典,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皇帝。”所以,老皇帝真要死的话,那也是白死,除非老皇帝狠的下心,现在就自杀,可是……

    就算老皇帝现在就自杀又能怎样,现在天气并不热,他要瞒住老皇帝的死讯,那是分分钟的事。

    “明天?这么快?你是早就准备了夺位?”老皇帝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抬手挥开秦寂言的手。

    勺子上的粥洒在被子上,秦寂言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将鱼粥放下,好脾气的道:“皇爷爷,登基大典是礼部有准备。”也就是说,礼部早有准备,只是没有告诉老皇帝罢了。

    “好好好,你们真得很好!原来你早就有准备,就等着今天。”老皇帝气得直喘气,可秦寂言却没有上前为他顺气的打算。

    秦寂言站起来道:“皇爷爷,你误会我了。我根本没有打算一回京就继位。”他原是打算过两天再继位,至少要先把京城的事顺一顺,可惜老皇帝不给他时间。

    “你什么意思?”既然没有继位的打算,寂言昨天做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皇爷爷,我只想告诉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的。”最后五个字,秦寂言说得极慢,极慢……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