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33不敬,殿下发飙了(书号:13650

1033不敬,殿下发飙了

作者:阿彩
    长生门与老皇帝之间的“交易”完成后,双方都极为满意,此时气氛正好,长生门的圣使不客气的提出另一件事。

    “不知皇太孙殿下,可有将《夷国志》的下半本带回?”圣女对长生门来说很重要,可再重要也重要不过《夷国志》。

    圣女没有他们还能在养一个,虽然要废上十几年的功夫,可总比寻《夷国志》省事。

    虽说《夷国志》上半本上,已将长生丹的配方写出,可要找齐那些药材,却需要下半本给他们指路。

    而且他们也想知道,秦寂言手上有没有龙凤果,要知道当初秦寂言也是到过龙凤遗址的。

    老皇帝一心想着处罚秦寂言,直接把《夷国志》的事给忘了,听到圣使提起,皱眉道:“朕还没见他。”

    不过,老皇帝是不认为秦寂言拿到了下半本《夷国志》,秦寂言压根就没有去找景炎,怎么找《夷国志》?

    “不知殿下在哪?可否让我见一见殿下?”圣使看着老皇帝,请求道。

    事实上,圣使的态度看似平和,实则很强硬,因为他一直看着老皇帝,大有老皇帝不同意,他就不走的架势。

    老皇帝皱眉,面露不满。

    他罚秦寂言去宫门口跪两个时辰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长生门的圣使既然知道秦寂言进宫了,又怎么不知此事?

    长生门圣使此刻提出要见寂言,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明明说了,寂言没有跪够两个时辰,他就不见,现在长生门圣使要见寂言,还要寂言跪着见他不成?

    老皇帝沉默,闭口不言,可是长生门的圣使却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再次道:“肯请圣上准我见一见皇太孙殿下,我有重要的事要问皇太孙殿下。”

    “什么事这么重要,非要现在见他不可?”老皇帝同意长生门的圣使见秦寂言,但不是现在。

    “事关我们长生门圣女的下落,另外还有龙凤果的消息。”长生门圣使很清楚什么能打动老皇帝,果然他最后一句说出来,老皇帝立刻来了精神,“龙凤果和寂言有什么关系?”

    “圣上许是不知,皇太孙曾到过龙凤遗址,甚至比我们先一步进去,先一步出来。”长生门圣使直接将秦寂言卖了,可是……他们忘了,他们之前说的话。

    老皇帝冷着脸道:“你这意思是说,寂言拿走了龙凤果?你们之前不是说,龙凤果已经到手了吗?”

    明显前后矛盾的话,让老皇帝无法不怀疑长生门。和长生门相比,自然是自家的孙儿更可靠。

    “圣上,我们是拿到了龙凤果不错,可是皇太孙也到了龙凤遗址,我想知道皇太孙殿下,为何会出现在龙凤遗址。”长生门圣使是个聪明人,立刻就把话圆了过来,只是……

    老皇帝心中已经起疑了。

    长生门拿到了龙凤果,为何还要找寂言寻问?是往寂言身上泼脏水,还是长生门根本就没有拿到什么龙凤果?

    而不管是哪一种,老皇帝都不高兴。

    “你们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寂言去了龙凤遗址。”他的孙儿他可以处置,长生门的人却不能随意污蔑。

    “这……”长生门圣使傻眼了。

    他们能有什么证据?

    龙凤遗址那个鬼地方,除了圣女外谁也没有进去过,他们去哪找证据?

    “没有证据就不要胡乱说话,朕的孙儿脾气不好,到时候……”后面的话老皇帝没有说,可流露出来的杀气,充分说明老皇帝的不满。

    长生门的人真正是得寸进尺了,作为帝王,老皇帝比任何人都骄傲,之前长生门用药和长生丹威胁他,就已经是打了老皇帝的脸,老皇帝忍了一次,可并不表示他会一直忍下去。

    真要一直退让,他以后还怎么和长生门的人做交易。

    “是,是我的不是,还请圣上恕罪。”长生门圣使立刻低头请罪,老皇帝也不是真的想与长生门撕破脸,对方退让老皇帝也轻轻放下,“念你初犯,朕不与你计较。”

    “多谢圣上。”圣使暗松了口气,可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继续说道:“圣上,能否容我当面问问皇太孙殿下,我们的圣女在哪?”

    “改日再说。”老皇帝这一次直接拒绝,而且不留余地,长生门的圣使一听,只得将剩下的话全部咽下,然后告辞离去。

    待到长生门圣使走后,老皇帝才冷着脸道:“这人就是贱骨头,朕对他客气,他倒是当朕好欺了。”

    “长生门不足为惧,待长生门为圣上炼出长生丹,圣上要是不满,直接除了便是。”司徒公公端了一杯热水,走到老皇帝身边,服侍他用药。

    “长生门……确实不该留,要不是他们有此神药,朕早就灭了他们。”任何一个帝王,都不会喜欢,像长生门这种超脱皇权之外,不受控制,权力滔天的势力。

    司徒公公没有说话,仔细服侍老皇帝用药,而老皇帝用了药便有些犯困,准备好生休息,可不想老皇帝还没躺下,殿外就传来一阵喧闹声。

    “圣上,不好了,不好了……”

    太监边跑边叫,一脸惶恐的冲进殿内,司徒公公脸色大变,“混账,谁不好了?”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太监猛磕了两个头,不等司徒公公问起,便道:“是,是长生门的圣使不好了,长生门的人在宫门口与侍卫打了起来,圣使,圣使……”

    “圣使怎么了?”老皇帝和司徒公公同时瞪大眼,一脸惊讶的看着小太监。

    好好的,怎么就打起来了?

    “圣使,圣使的双腿被皇太孙殿下给,给……削断了。”太监说到这里时,脸上适时浮现出惊恐的样子。

    “寂言削断了圣使的双腿?好好的,寂言怎么会对圣使动手?”老皇帝差点就要晕倒了。

    这,这都是什么事呀。

    “奴才只知,圣使对殿下不敬,殿下一怒便削断了圣使的双腿。还有,还有圣使带的人,双腿也全部削断了。”太监一想到那血淋淋的画面,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太,太可怕了!

    而最可怕的还是……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