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26服侍,给个机会又何妨(书号:13650

1026服侍,给个机会又何妨

作者:阿彩
    秦寂言知道景炎也一直在找长生门!

    他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去审问那什么的圣女,可景炎有呀!

    把人丢给景炎,任由景炎折腾,十天半个月不行,一年半载终于撬开她的嘴。

    至于那什么忠心蛊?

    秦寂言相信,这世间没有什么东西是滴水漏的,就算能做到滴水不漏,他也有本事水滴石穿,就算忠心蛊再厉害,也会有漏洞,只要找到那个漏洞,倪月的嘴就能撬开,要实在不行,那么……倪月就去死吧!

    区区一个长生门的圣女,算什么东西?

    这些,秦寂言并没有告诉顾千城,而顾千城也没有问,秦寂言既然决定把人送去给景炎,那自然是有计划,她只等结果出来就好了。

    此地离漠北城颇远,顾千城和武毅是骑马来的,秦寂言知晓后,舍不得顾千城被风吹,便驾着马车急急出来接她。

    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他过来时,顾千城已从废矿里出来的原因。

    两人上了马车,秦寂言将一直煮着的红枣茶取下,给顾千城倒了一杯,“温温手。”算算时间,顾千城的小日子就在这几天,得好好养着。

    “怎么准备了红枣茶,你不是不**喝吗?”顾千城捧着杯子,小口的喝着,眉眼间都是暖意。

    秦殿下平时极少说什么哄人的话,也很少做什么哄人的事,可事关她的事,哪怕是再小的事,他都能记清楚。

    “又不是给我喝的。”秦寂言取出一壶酒,“我喝酒。”漠北的酒烈,可却正和他胃口。

    此次漠北之行,也算是大有收获。长生门的事不说,光这酒就是一大收获。

    有了这烈酒,行军打仗带上一两壶,哪怕在雪地里也不用担心冻僵。

    两人,一人饮茶,一人饮酒,虽不曾言语,却自有一番味道。

    秦寂言喜美酒却从不贪杯,只喝一杯便收了起来,反倒是顾千城刚刚在外面走了许久,身体有些凉,多喝了两杯。

    全身暖暖的,马车一晃一晃的,顾千城不由得犯起困来,秦寂言见顾千城一副懒懒的样子,便将中间的茶几移开,示意顾千城躺到他怀里。

    顾千城也不矫情,半个身子倚在秦殿下怀里,秦寂言怕她躺的不舒服,还特意调整了一个位置。

    手指缠绕着顾千城的长发,秦寂言问道:“武家旧部,你有什么打算?”武家旧部,如果不能为顾千城所用,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顾千城懒洋洋的说道:“再给武家一次机会吧,如果在我们离开漠北前,他们还没有行动,你就随便处置,不必管我。”这个随便处置,必然是要将他们全部斩尽。

    别说秦寂言,就是她也不会允许,这么一只人存在。

    太危险了!

    “依你。”秦寂言眉也不抬的说道。

    虽然,依他的本意,他是不打算放过武毅和武家旧部,可顾千城想给他们一个机会,那就给吧。

    顾千城似乎知晓秦殿下的打算,闷笑道:“会不会觉得我太善良?太心软了?”

    “不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可以。”善良、心软没有什么不可以,每一个人内心都有柔软的一面,他的千城也是人。

    “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的,我只是想给他,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毕竟武家暗部的人不少,真要从头开始培养,不是容易的事。”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秦寂言的身份,她不会做让秦寂言为难的事,可在许可范围内,她还是想要一点特权。

    武毅此举着实可恶,如果他不姓武的话,那么他当场就死了,可他姓武,她愿意给他一次机会。

    当然,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他要是抓不住,她也不会心软。

    她与武毅不存在什么姐弟之情,她纯粹是看在他姓武的份上。

    秦寂言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顾千城的背。

    他会告诉顾千城,他们明天就走吗?

    他当然会告诉顾千城,不过不是现在,而是……明天出发的时候。

    如果武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决定,那么……给他一次机会又何妨?

    马车缓缓前行,车厢里十分温柔,而秦殿下的怀抱更让人依恋,顾千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等到她醒来发现自个已躺在床上,屋内有一盏小烛台亮着,外边一片漆黑。

    可见,顾千城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

    “殿下。”顾千城刚睡醒,脑子还有点不清楚,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寻找秦寂言的身影。

    秦寂言此刻就在外屋看书,顾千城一醒,他便听到了动静,放下书走进来,先给顾千城倒了一杯水:“醒了。来,喝杯水。”

    “喂我。”顾千城伸手却不是接杯子,而是搂着秦寂言的腰,顺便打个哈欠。

    秦寂言无奈一笑,小心的将杯子送到顾千城嘴边:“小心点,别洒出来了。”

    “嗯。”顾千城乖乖的点头,娇气又乖巧的样子就像猫一样,看的秦寂言心痒痒的,恨不得将人揉进怀里。

    “饿了没?”水喂完,奶妈秦殿下又继续问道。

    “饿了。”中午、晚饭全错过了,顾千城要不饿才有鬼。

    “饭菜在外面温着,你是出去吃,还是我帮你端进来。”秦寂言是不喜欢在屋内吃饭的,可看顾千城懒懒的挂在他身上,一副不想动的样子,他又心软了。

    好吧,他的原则顾千城面前,都喂狗了。

    “不了,不喜欢房间有饭菜味。”在这一点上,顾千城和秦寂言一样,本以为顾千场这么说,是要去外面吃,可她话锋一转,又道:“但是,我又不想动,怎么办?”

    脑袋依在秦寂言的怀里,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秦寂言,什么都没有说,可就这么一个眼神,却让秦殿下甘愿将一切奉上。

    “真是……拿你没办法。”秦殿下摇了摇头,让顾千城坐好,转身去取帕子给她净脸,然后……

    拿出一件大大的毛皮披风,将顾千城整个裹了起来,只露出一个头。

    顾千城全程笑眯眯的配合,秦殿下一个公主抱,将人抱起来,“抱你出去吃,行不行?”

    “太行了。”顾千城的手脚都没有办法动,口能拿脑袋蹭一蹭,以表欢喜。

    那动作,就像傲娇的猫咪,高傲的告诉主人:我对你的服侍很满意,再接再厉!

    给读者的话:

    娇气的女人有人服侍,大家一起做娇娇女吧,哈哈哈哈!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