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23报复,我不该恨吗(书号:13650

1023报复,我不该恨吗

作者:阿彩
    “啪……”

    顾千城将手中的玻璃瓶丢弃,起身,居高临下的对武毅说道:“控制武家暗部的母蛊?哼……当我是傻子吗?”

    “你,你……”武毅愤恨的瞪了顾千城一眼,便趴在地上疯狂的干呕,想要将那只小虫子抠出来,可是……

    蛊虫一旦入体,就再无出来的可能,除非死!

    “顾千城,我记住你了!”武毅吐了半天无效,扭头,一脸阴鸷的瞪着顾千城,那眼神似要将人千刀万剐。

    “少主,少主!”武家暗部的人,见到这一幕也不再打了,只是一个个跪在地上,被唐万斤打飞的人则爬了过来。

    “少主,都是属下,都是属下没有保护好你呀。”六百八人个个一脸悔恨,看顾千城的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

    他们恨呀!

    他们的少主就在他们面前,被人欺负了,而他们却什么也做不了。

    被六百多人用仇眼的眼神看着,心里不够强大的怕是要吓坏,可顾千城却无事人一般拍了拍手,“好一个主仆情深,我今天可算是长见识了。”

    “哼,卑鄙无耻。”唐万斤虽然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可他并不蠢,一看就知这些人包括武毅,对顾千城都不是真的。

    什么主子不主子,全都是骗人的。

    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唐万斤便一直挡在顾千城身前,不许任何人靠近顾千城。

    唐万斤真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有他站在那里,谁也近不了顾千城的身。

    武毅趴在地方,利用方位差,将脱臼的双臂接好,艰难的站起身,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顾千城:“为什么?”为什么不信他?他一路表现的还不够好吗?

    “无关信任与否,而是我一开始,就没打算用蛊虫控制武家暗部。我虽然想要一个忠于我的暗地势力,想要一支只听我的话的人,但绝不会用这种方法。”也就是说,不管武毅给她的是真的母蛊,还是假的,顾千城都不会要。

    而且,现在事实也证明,武毅不值得信任,不是吗?

    “我也在赌,赌你到底有多大的野心。如果你今天把真的母蛊给我,那么……这些人就会永远只听你的话,而我……只需要和你做个交易就行,可偏偏你的野心太大。”野心大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武毅没有与野心相匹配的实力。

    这样的人不牺牲,谁牺牲?

    “呵呵……”武毅听着听着,突然笑了出来,“你说,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会被下忠心蛊,也是我自找的?”

    “难道不是吗?”顾千城反问。

    武毅突然哈哈大笑……

    “原来,原来今天一切都是自找的?我自找的!哈哈哈……”武毅笑着笑着就哭出了出来,“你说今天的一切是我自找的,可我做错了什么?我们武家世代忠良,最后落到什么下场?

    顾千城你看看……他们,看看他们呀,这里原本有数千人,可到现在只剩下这六百人。你知道我姐姐、姑姑她们为什么宁可把武家旧部卖掉,也要回京吗?因为这个地方真的不是人呆的。

    整个漠北,除了我武家外,连一个女人也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们……全部被人凌虐至死,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的亲娘……就在我的面前,被一群混蛋污辱致死。

    你知道我当时多大吗?我才六岁,我才六岁呀。六岁的我看到这一幕,你说我能做什么?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我娘她死不瞑目。”

    武毅说着,说着整个人就蜷缩起来。

    “我在漠北出生,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一出生就看尽世间丑恶的一面,我以为世界就是这样,可当我逃出漠北,我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根本没有这么可怕,外面的人可以吃饱、穿暖,可以一家和和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可是……

    我一出生,你们就剥夺了我的一切,我打小就生活在恐惧中,生活在黑暗中,你们毁了我的人生,难道我还不能报复吗?”

    “你想报复谁?我吗?”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顾千城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

    武毅这样……真是被逼成这样的,而把武毅逼成这样的人,就有老皇帝的一份。

    “难道我不该报复你吗?”武毅抬头,一脸泪水的看着顾千城,“你……给了我们希望,又让我们处在绝望中。”

    “我?”顾千城诧异的指向自己。

    她许了什么承诺没有做到?

    “不是你还有谁。”武毅抹掉脸上的泪,站了起来,“一年前,你写信来漠北,给你送信的人真厉害,居然能进漠北城,那时候老祖宗告诉我们,你不是普通人。我们都在期盼你的到来,期盼你来救我们。

    甚至为了引你来漠北,老祖宗在给你的信上,画上日有当空的图,可是你呢?你在哪?你收到信后……什么也没有做,你把我们这群人丢在这里,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

    我们每天都在等你来,可你却在京城享福,根本没有把我们这些人放在心上,你只在需要我们的时候,写封信问一句,不需要便把我们丢在这里,任我们自生自灭。”

    “你们画那幅画,是为了引我来救你们?”顾千城眼睛瞪得大大的,摇了摇头,“我当时看到那封信,我以为……武家在漠北过得很好,好到不将皇帝放在眼里,所以才敢有恃无恐的画面日月当空的图,我根本不知你们需要我救,要不是我跟你来漠北,我都不知道漠北的情况。”而且,一年前的她就算知道,也无力救武家人。

    “借口,借口,这些都是借口,如果你有把我们放在心,你会不管我们?你会不派人来看我们?给你送信的人,会不把我们的情况,报给你听?”武毅根本不相信顾千城的话,一味的指责她。

    顾千城也懒得解释,“你说是借口便是借口吧,我无须和你说这些。左右……事情已经这样了。武毅,不管你怎么想,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欠武家什么,而且我不认为,一年前的我有能耐救武家,如果你要恨那就恨吧。”

    顾千城心里没由来得烦闷,看了武毅一眼,又扫一眼武家旧部,顾千城疲累的对唐万斤道:“唐万斤,我们走吧。”

    这地方,她就不该来。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