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021见面,试探是相互的(书号:13650

1021见面,试探是相互的

作者:阿彩
    没有让顾千城等很太久,武毅很快就从通道走出来。

    看到顾千城含笑的眸子,武毅总感觉自己的心思被人看透,颇为不自在的低下头,将手中的盒子捧到顾千城面前,低声道:“顾姐姐,母蛊在里面,你现在要打开吗?”

    “不急。”顾千城示意唐万斤上前接过盒子,武毅犹豫一下,才将盒子给了唐万斤,见顾千城没有打开的意思,武毅又道:“顾姐姐,你不在他们来之前,先让母蛊认主吗?”

    “不急。”还是这两个字,武毅本想帮顾千城解释一下各种利弊,可看顾千城移头看向他处,就知顾千城不想多说,武毅只得沉默的退到一边。

    三个人站在外面,一言不发的等着,顾千城一直在打量四周的景色,一副很喜欢的样子;唐万斤则拿着手中的盒子,来回颠倒的看着,看上去就好像在认真研究这盒子要怎么开,而武毅?

    他一直沉默的低着头,看上去心事重重。

    约莫一刻钟,通道里传来脚步声,听声音至少有数百人。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那味道着实让人无法喜欢。

    顾千城扭头,看到一个接一个脏兮兮的人,从通道里走出来,顾千城秀眉微拧,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这废矿到底有多大?居然能住这么多人?

    这些人之前应该一直住在通道里,一个个面黄肌瘦,一看就知是常年吃不饱饭。

    这么冷的天,身上也只一件薄单衣,而且大多破破烂烂,只能勉强遍体,赤足踩在地上,身上多处有冻伤。

    如果不看他们的眼睛,不看他们的站姿,这群人和难民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比难民的处境还要差上三分。

    走出来的人十分有规矩,即使顾千城什么也也没有说,他们出来后也是一字排行,一个个站得笔直,眼神平静,神色自若,看上去极普通,可却自有一股精气神。

    蜗在漠北十几年,依旧能看出不凡,可见这群人真得很不错,难怪武家有底气。

    废矿里住的人真不少,等到这些人全部走出来,已是两刻钟后。

    一字排开,每排站了三十个人,一共站了二十一排,不过最后一排没有站满,只有十八人。

    也就是说,那破旧的废矿一共旧了六百一十八人。

    “就这些人?”没有人再继续走出来,顾千城上前一步,问道。

    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中年人穿的稍好,至少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脚上还有一双鞋。

    中年人的相貌极其普通,是那种丢在人群里,也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普通,而这样的人最适合做暗探。

    “主子,这里只有六百一十八人,不过我们在外面还有一些人,那些人全部隐藏起来了,需得出去后才能与他们联系。”他们这六百来人,在以前都是负责各处的小头目,负责引进、培养、安插探子。

    “外面有多少人?”明明已经接手了武家的暗部,可顾千城却什么也不知道,想来也觉得好笑。

    “外面现在只有三千余人,最多时曾有数万人。”三千人看着多,可想想大秦、西胡和北齐有多大,分散到各地、各城、各镇,能有几个人?

    “三千余人?这个数量少了些。”至少比武家说给她听的少了。

    三千人看着多,可能起的作用却不大。

    “这些年一直没有新血,人手只少不多。”中午人低着头,一副愧疚的样子。

    “嗯。”顾千城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随即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我问什么你都答,你们怎么知我没有骗你?”就凭一块破令牌吗?她是不信的。

    “老夫人在离开前,曾告诉属下,说我们的新主子是一位姓顾的姑娘,她会手持令牌而来。主子由武少爷带来,身上又有武家的令牌,属下不敢怀疑主子的身份。”中年男人不卑不亢,长达十六年不见光的生活,并没有将他的背脊压垮。

    很聪明回答,对这人顾千城不讨厌,甚至有点欣赏,可也仅仅是如此。

    “虽然草率了一些,可却算有理。”也就是说,这一关过了。

    今日,是顾千城收服武家旧部的日子,可又何尝不是武家旧部努力得到顾千城认可的日子。

    凡事都是双面的,顾千城要展现出足够的实力,证明自己可以驾驭武家暗部,能给武家暗部带来新生。可同样武家暗部也要表现出,他们有这个能耐,值得顾千城出手给他们寻一条生路。

    初步交涉下来,双方还算满意,可也仅仅是满意而已,至少顾千城还不敢肯定,自己愿不愿意用这些人。

    顾千城接过唐万斤手中的盒子,对中年人道:“你们每个人,包括在外面的那三千人,身上是不是都有忠心蛊?”

    “是的。”中年人双手作揖,低头说道。

    “你们心里怨吗?”将心比心,如果是她被中了什么忠心蛊,终生被强制忠心某人,背叛就会死亡,只能成为任人摆布的玩偶,那她一定会怨恨那个人。

    中年人一慌,扑通一声跪下道:“属下不敢。”

    是的,不敢,而不是不会。

    “好一句不敢,起来吧。”这个回答,很得顾千城的心。

    “谢主子。”中年男人站起来,背微弯,以显示忠诚。

    顾千城唇角轻扬,无声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木盒:“这是母蛊?”

    中午男人抬头看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畏惧,“回主子的话,是的。”

    “能控制你们所有人生死的母蛊?”顾千城又问,中年男人只敢应是。

    “很好。”顾千城点头,取出武老夫人给的令牌,“只有这块令牌才能将此盒打开对不对?”

    “是的。”中年男人又是抬头看一眼,然后飞快的低头。

    “取出母蛊后,我要如何控制它?”顾千城并没有急着打开木盒,而是开口问道。

    中年男人想也不想就道:“回主子的话,是吞服。母蛊只有指甲片大小。”

    “原来是吞服呀,明白了。”顾千城举着盒子,走到武毅面前。

    武毅一震,背不由自主的挺直,诧异的看着顾千城:“顾姐姐?”

    “武毅,帮我拿着。”顾千城一脸温柔,却不容拒绝的说道。

    “这……”武毅一脸迟疑。

    “怎么?不肯?”顾千城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那冰冷的眼神如同实质,直击武毅的心撞,武毅只感觉脑子一懵,等他反应过来时,手已握住盒子……

    给读者的话:生理痛实在难受,欠更一章明天补成吗?成吗?成吗?好吧……就是不成也不行了。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