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85淹城,对不得起的人多得去了(书号:13650

985淹城,对不得起的人多得去了

作者:阿彩
    秦寂言虽早有准备,可架不住景炎手底下的人不要命!

    为了成功炸毁水库,给江南驻军赢得逃跑的时间,景炎手底下的人全部豁出命去,直接抱着**往人前冲,往水库里跳……

    面对对手不要的命攻击,唐勇安排的凤家军就是再强,也不可能把人全部拦住。

    十八个水库,被景炎的毁炸了八个!

    水库被炸,蓄在里面的水没有阻碍,喷涌而出,如同被封印的恶魔重现人间,倾泄的洪水奔流而下,瞬间将一切都吞没!

    “不好了,不好了,淹城了,淹城了!”

    “发洪水了,发洪水了!”

    不过一刻钟,离水库较近的村庄就被淹了。

    “快,快救人呀,快救人呀!”

    “淹水了,淹水来!”

    水流猛地冲下,将江河里的水位冲高,堤坝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瞬间崩塌,水流越来越汹涌……

    就好像某个机关被开启,水库一炸毁,河道也跟着崩塌,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大水就将江南城给淹了。

    “景炎,你……个混蛋!”秦寂言收到消息,气得快疯了。

    说他心狠手辣,一夜之间血洗江南官场,可和景炎相比他算什么?

    水淹江南城,可是把整个江南都毁了!

    粮食、房产……全部被大水冲毁,江南的百姓怎么过?怎么迎接即将到来的冬季?

    “来人!”秦寂言黑着一张脸,恨不得把景炎大卸八块,可是他没有时间!

    当务之急是救人,引水!

    “殿下!”唐勇匆匆赶来,一进来便跪在秦寂言面前,“末将无能,请殿下责罚。”唐勇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殿下一再叮嘱他要注意水库,结果还是江南驻军那群人得逞。

    “罚?本宫现在没空罚你。立刻带人治水,抢救遇难百姓。”江南新上任的官员还没有到,人手不够,秦寂言身边也只有凤于谦几人可用,这个时候罚了唐勇,谁给他跑腿?

    “末将遵命,请殿下放心,末将定不会让殿下失望。”唐勇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如果他把这件事情办好,之前的过错就可以被原谅。

    秦寂言知晓唐勇明白他的意思,没有再多说,示意他退下去。

    “传焦向笛来见本宫。”江南发大水,要做的事情很多,救人抗洪的事唐勇可以带人做,可清读物资,安顿百姓的事宜,却只有焦向笛能做。

    焦向笛之前栽在江南,如果他能借此次机会,把江南重新建设起来,回到京城也算是一份资历。日后,就算爬不上次辅的位置,可凭这份业绩,也能稳当当的升个二三品的大官。

    灾难是另一种机遇,这个道理焦向笛明白,面对秦寂言压来的重担,焦向笛没有退缩只有兴奋!

    江南人手少,大水发的又突然,秦寂言全副精力都放在抗洪救灾上,根本没有时间管景炎与江南驻军,只留三万人盯着江南驻军,看对方的行动。

    城外,江南驻军大营内。

    洪水淹城的消息一传来,一干副将又沸腾了,“少主,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趁凤家军忙着救人,我们一举攻过去,必胜!”

    “对对对,他们大部分人马都去救灾了,我们这个时候打过去,胜算十分大。”

    “天大的好机会呀,这次我们定能翻身,打凤家军一个落花流水。”

    ……

    在场的副将,有八成以上主战,但颜将军却没有吭声。景炎听到众人的话也不生气,只在众人说完后,问向沉默颜将军:“你怎么看?”

    被问起,颜将军自然不能逃避,略一思索,便道:“这个时候我们打过去,肯定能赢,可是赢了之后,我们能得到什么?”

    这是最紧要,也是最犀利的问题。

    能得到这一茬成熟的粮食,还是能得到江南?

    整个江南被大水淹了,到处都是一片汪洋,这样的江南他们占来做什么?

    “这,这……”颜将军这话一出,提议进攻的副将们都傻眼。

    是呀,辛苦打一仗,什么都得不到,他们为什么要打?

    有脑子泛活的,便问了起来:“那我们之前和凤家军打什么?为什么不早读撤呢?”

    他们无法占领江南,为何还要在这里和凤家军打

    单单为了摸清凤家军的实力?这个理由太牵强。要说是为了增加战斗经验,可也不值得牺牲这么多人?

    副将这个问题一出,众人齐齐看向景炎: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和凤家军打?这一战他们到底图什么?

    景炎似早有预料,听到副将提问一读也不惊讶,景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我们的兵马不在江南谋反,朝廷会调凤家军来吗?”

    “不会。”他们带着兵马直接撤退,朝廷也会派兵马追捕他们,但绝不会是凤家军,因为时间上来不及。

    “你们也知道不会。”景炎一脸嘲讽的看着众将士,犀利的道:“凤家军不会来,凤将军会出事吗?凤将军不出事,他会被朝廷从边城召回吗?凤家军和凤将军一直守在边城,你们觉得,凭我们这十五万人马,能穿过凤家军在边城的防守,顺利离开大秦吗?”

    摸清凤家军的实力也罢,提升江南驻军的战斗经脸也罢,这些都是辅助的,景炎最终目的,是调走驻守在边城的凤将军与凤家军,只有这样他才能带着手下的人,顺便穿过边境,而不用担心会被凤家军追赶。

    众副将们一听,好半天都回不过神,大营内有片刻的沉默,沉默过后,众副将一个个两眼放光,“少主英明!”

    虽说他们在这里与凤家军一战,损失不少,可如果在边境被凤家军追上,他们的损失会更大。

    因为,边城是凤家的地盘,到了那里他们无处可躲,无处可逃。

    景炎毫不谦虚的受了众人赞美,轻敲桌面,提醒众人:“该说的都说了,收拾东西,天一亮就撤退。”

    至于外面的大水?

    景炎知道他对不起江南的百姓,可他对不起的人多的去了,再加江南的百姓又算什么?

    第二天天一亮,景炎就带兵撤退,走得十分匆忙。

    唐勇收到消息立刻来报,寻问秦寂言是否要派兵追剿?

    秦寂言只略作思考,便道:“救水要紧,派人通知各州府,派兵缉拿的叛党。”

    捉景炎的差事,还是交给别人好了。

    唐勇张嘴想要劝说,可看到秦寂言冷硬的面容,最终又将到嘴的话咽了回来,转身就去执行秦寂言的命令!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