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81有利,遵谁的旨(书号:13650

981有利,遵谁的旨

作者:阿彩
    月的天是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可十月的天绝不会这么任性,至少不会前一秒大晴天,下一秒乌云密布,可偏偏……

    今天他们见识到,什么叫说变就变十月天!

    明明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太阳正往上升,可一个眨眼的功夫太阳就掉了下去,明朗的天空一瞬间乌云密布,厚重的云层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变,变天了?”一向纪律严明,就是下刀子也不眨眼的凤家军,此时却不断的眨眼看天空。

    是他们看错了?

    是他们眼花了?

    一定是他们睁眼的方式不对,对吧?对吧?

    怎么可能变天?

    当第一滴雨落下时,凤家家个个都傻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呆滞的道:“这贼老天,真下雨了?”

    看这乌云密布的样子,怕是要下一场倾盆大雨。

    “这简直神了,昨晚殿下说今天会下雨,我还当殿下是故意用计诱骗江南驻军,现在看来我才是傻帽的那个。”唐勇的反应最直接,因为军只有他、凤于谦和焦向笛听到秦寂言说今天会下雨的事。

    当时,好像除了凤于谦外,他和焦向笛都不信吧?

    唐勇莫名的有些心虚,悄悄地看了秦寂言一眼,见秦寂言没有生气,唐勇暗暗松了口气

    “咳咳……殿下,我们现在怎么做?”唐勇站的笔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恭敬。

    他发誓,以后不管秦殿下说什么他都信,信秦殿下才能保证打胜仗。

    “下雨就不能打仗吗?”秦寂言眼眸轻抬,眼神凌厉的扫向唐勇。

    对将士们来说,别说下一场雨,就是下暴雪也要照打不误。

    战场上的输赢就是生死,上了战场,不是你想不打就能不打的。

    “啪……”唐勇条件反射的行了个军礼,“末将明白!”

    唐勇转身,下令,带兵出征……

    和凤家军的错愕相反,江南驻军看到天色陡变,大雨随时要落下,一个个快乐疯,其又以颜将军反应最激烈。“哈哈哈……要下雨,少主,今天真得会下雨,还是大雨。”

    本来下雨对他们极为不利,可因为昨天晚上景炎提前示警,提前做了准备,这份不利就成景炎运筹帷幄,料事如神的证据。

    “哈哈哈……下雨了,居然真的下雨了。少主英明,少主英明!”江南驻军高兴的跳起来,原本还有些怯战的小兵,此时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到不行。

    景炎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摇头失笑:他就不明白,这些人在高兴些什么?

    他们难道不知,天气越恶劣对他们越不利吗?

    凤家军常年与北齐军队交战,冬天更是时常与北齐军队在雪地上开战,下雨的天、泥泞的路对凤家军来说几乎没有影响,可对他们来说却不一样。

    江南这些兵,怕是没有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打过仗吧?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体验了。

    景炎没有把担忧说出来,趁众将士热血沸腾之际,景炎下令出兵!

    “咚咚咚……”

    战鼓擂动,两军出动,在秋日第一场大雨落下的前,两军将领的长枪在半空相撞,发出“当……”的一声响。

    “杀!”

    随着这一声响动,血战由此拉开序幕……

    在凤家军与江南驻军占的如火如荼之际,关于江南武官员的任命,也由吏部官员一一下达,只是这份任命没有经过老皇帝之手。

    老皇帝毕竟年纪大了,又久病缠身,精力有限。他最近忙于西北之事,便忽略了江南的事,等到他知晓此时,吏部的任命书已送至各官员手,有些动作快的,已起程赶赴江南赴任!

    “混帐东西,你们眼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帝?”老皇帝怒极,当即宣焦大人觐见。

    焦大人管着吏部,任命书就是由焦大人签发的。

    “圣上,臣惶恐!臣是遵旨办事。”焦大人跪在老皇帝面前,脸色苍白,身子微微颤抖,可咬字却十分清楚,至少撇的很干净。

    “遵旨?遵谁的旨办事?朕什么时候下达了对江南官员的任命?”焦大人不说还好,越说老皇帝越生气。

    看着他年纪大,没几天好活,所以一个个都拿他不当回事是吗?

    他还死呢!

    焦大人匍匐在地,看上去就像是吓坏了的样子,可一开口便是咬字清晰,条理明确:“圣上,您之前已有旨意,着皇太孙监国,朝廷事务无论大小,一一由皇太孙定夺,不必再报于你。此次对江南官员的任命,就是皇太孙的旨意,臣只是遵旨办事。”

    焦大人这话一读错也没有,可是……

    作为帝王的心腹,他难道不知,老皇帝那话是说着好看的吗?

    他说朝廷大小事务都由秦殿下做主,就真的会任由秦殿下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他说不必报于他,就真的不报吗?

    “你,你……”老皇帝气极,可有些事能做不能说,一旦说出来祖孙情份就没了。

    焦大人趴在地上,看不到老皇帝的表情,不过他能猜到老皇帝此时的表情,不等老皇帝将指责的话说出来,焦大人先一步道:“圣上,江南之事臣事先请示过圣上,圣上您说一切由皇太孙定夺,臣这才敢落印。”

    “你说什么?”老皇帝满腔怒火,瞬间憋了回来,“你请示过朕?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没有印象?

    “两天前,臣收到皇太孙的旨意,就立刻进宫请示圣上。当时赵……王与萧庶人都在。”萧庶人就是赵王的母妃,被秦云楚绑了回来。看到赵王、秦云楚的面子上,老皇帝没有杀她,只将其贬为庶人。

    当然,赵王和秦云楚现在也是庶人,被老皇帝圈禁了。

    年纪大了,老皇帝越发的心慈手软,不想背负杀子的凶名。

    “两天前?”焦大人这么一说,老皇帝脑子里有模糊的印象。

    好像两天前焦大人是来见过他,只是他当时听到赵王的哭诉与指责,心悲愤,精神恍惚,根本没有听到焦大人说什么,就不耐烦的将人打发,好像还真说了一句,按皇太孙的意思办?

    难道真是他读头同意的?

    老皇帝一时也不敢确认……

    给读者的话:

    正在努力加更……求滚求月票!感谢土豪妹子们的打赏,**你们……么么哒!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