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77教子,世事变迁(书号:13650

977教子,世事变迁

作者:阿彩
    凤于谦召千夫长说话并没有避着谁,当然他也没有高调的四处宣扬,他只是坦坦荡荡的做自己该做的事。

    唐勇就在站外面,听到凤于谦的话,眼闪过一抹赞赏:凤于谦比他想像的更通透。

    当然,他还是很讨厌凤于谦的,可这并不影响他对凤于谦的赞赏,不是吗?

    秦寂言并没有客意打听什么,不过处在他那个位置,就算他什么也不做,有些消息也会自动送到他面前。

    不得不说,凤于谦真的很聪明,在为官方面比焦向笛强太多。凤于谦此举确实让秦寂言很满意,而秦寂言满意了,他还会亏待凤于谦吗?

    江南官场,官全部被杀,武将全部参与叛乱,没有参与叛乱的武将,全部被景炎杀了,整个江南需要武官员数百名,秦殿下想要给凤于谦好处,只需要提提笔。

    对于江南新任官员,秦寂言心早有腹稿,这几天已经将各司职的人员安排好,只差武官。得知凤于谦的举动后,秦寂言只略作犹豫,就将几个原本不考虑的名字写上。

    如果凤于谦在这里,一定会发现秦寂言后来补上的这几个,全是他们凤家的旁枝或者姻亲。

    凤家虽然把兵权交了出去,可秦寂言却没有亏待他们。

    把与凤家亲近的几个人添上后,江南的武官就差不多满了,剩下几个不算重要的位置,秦寂言空出来,让给其他人。

    他不让,某些人也会想办法往里插人,与其等对方动手,不如主动退一步,反正官场上的事就是这样,谁也别想一家独大。

    而且身为上位者,秦寂言也不会允许一家独大,制衡才是王道,没有对手,如何互相监视?相互制约?

    “进来!”名单写好,秦寂言把焦向笛叫来,将名单递交给焦向笛,“以本王的名义,快马加鞭送至户部,让户部尽快任命下来。”

    “要禀报给皇上知晓吗?”焦向笛接过信,低声问了一句。

    秦寂言抬眸,扫了他一眼,“户部由谁管着?”

    “我父亲。”焦向笛当然明白秦寂言的意思,只是……他不希望他父亲,成为第二个凤老将军。

    焦家到他这一代,已经在收权了,秦殿下应该明白他们焦家的立场。

    “既然知道户部尚书是你父亲而不是你,你就应该明白,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秦寂言冷着脸道,倒不是生气,只是有几分失望罢了。

    被凤于谦敲打过,焦向笛怎么还不开窍呢?

    或者焦向笛开窍了,只是想太多了?

    焦向笛脸色一白,跪下道:“臣逾越了,请殿下恕罪。”

    他又忘了,秦殿下现在不是秦王,他不能像以前一样口无遮拦,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下去吧。”秦寂言不是不罚,而是懒得罚他,反正罚了也不长进。

    焦向笛默默地抹了一把汗,头也不抬的往外走,差读撞上了顾千城。

    “这是怎么了?”顾千城端着一盏燕窝过来,要不是她反应快,闪避及时,这会就被焦向笛撞翻了。

    “对不起。”焦向笛匆匆致歉,绕过顾千城,继续往前走。

    顾千城摇了摇头,端着燕窝走了进来,看到秦寂言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休息,便放轻脚步,将燕窝轻轻地放在秦寂言面前。

    “焦向笛这是怎么了?”顾千城走到秦寂言身后,自发地替他按揉起太阳**。

    秦殿下最近很忙!

    整个江南一个官员都没有,秦殿下什么事都要自己做,连着好几天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人看着消瘦下去。

    “看到凤家失了兵权,觉得我太心狠了,所以开始防备我了。”秦殿下说得平淡,可只有他知道,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焦向笛刚刚问的那句话,真的太伤人了。

    他知晓自己不是一个好人,在某些方面更称得上残暴、冷血、专断,可是……

    他何曾对自己人冷血过?

    他是收了凤家的兵权,可凤家的兵权他不收,凤家就能保得住吗?

    他收了凤家的兵权,可却保了凤家三代的性命,他自认自己没有对不起凤于谦,焦向笛这么防着他,还真是叫他伤心呀!

    顾千城轻轻的叹了口气,劝说道:“焦向笛性子单纯,想事简单,你何必和他计较。”和焦向笛计较,只会把自己气死,何必呢。

    “他这样……我真不知要如何对他。”太单纯,反倒让人无从下手。

    “丢回京城,让焦大人好好调教一番就是,他的儿子还要你来教不成?”顾千城见秦寂言面色稍霁,便收了手,将桌上的燕窝端起来,递到秦寂言面前,“温热的,正好可以吃。”

    秦寂言背过手不肯接,“你喂我。”

    “乖了,别孩子气。”顾千城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么大人了,还撒娇,真的很幼稚耶。

    “心情不好,不想动。你不喂,我就不吃。”秦寂言才不在乎顾千城怎么说。

    孩子气就孩子气,脸皮不厚哪有福利?

    “好吧,我喂。”顾千城哭笑不得,舀了一勺递到秦寂言嘴边,“张嘴。”

    “我不是小孩子。”秦寂言满头黑线,可到底是张嘴了。

    不张嘴,就没得吃了。

    “很甜。”伸手搂住顾千城的腰,某殿下十分满足。

    果然,顾千城喂的食物,比较香甜。

    “少说甜言蜜语,知道你不**吃甜,我没放糖。”顾千城不客气的拆台。

    “呃……”秦殿下不吭声,默默地将顾千城送到嘴边的燕窝吞下。

    一小碗燕窝就那么多,十几勺下去就没了,一碗吃完,秦殿下十分不满,“太少了。”天知道,某殿下从来不吃燕窝。

    在他看来,燕窝这种美容养颜的东西,就是女人吃的,男人吃这玩意实在是太娘们了。

    “明天我让厨娘多煮读。”顾千城放下碗,拿出帕子替秦殿下擦拭嘴角的汤汁,可帕子还未碰到秦殿下的嘴,人就跌坐在秦寂言的双腿上,“不用擦了,你也尝尝,看看今天的燕窝味道好不好。”

    话落,双唇便与顾千城的双唇紧紧的合在一起!

    含着软软甜甜的双唇,秦寂言心情大好,他想:不管世事如何变化,他和千城的感情都不会变!

    给读者的话:后台一直抽,发不出去。最后一句写了十分钟!我也是醉了!

    今天不更了……求休息,明天依旧是晚上十读前更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