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74血洗,黑锅背定了(书号:13650

974血洗,黑锅背定了

作者:阿彩
    凤于谦和唐勇的联合,绝对是强强联手,杀伤力远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秦寂言和顾千城的早膳还没有用完,就传来凤于谦破城而入的消息。

    当然,这和秦寂言与顾千城两人太腻味,一个早膳吃了半天,也没有吃完有关。

    听到凤于谦已破城而入的消息,秦寂言也不吃了,放下碗筷,高兴的道:“好!凤小将军和唐将军果然没有让本宫失望,重重有赏。”

    破了城,大军便要进城,秦寂言也要入城主持大局,转身问了顾千城一句,“要随本宫一同进城吗?”

    顾千城犹豫了一下,摇头拒绝,继续吃着自己未吃完的早膳。

    她不是大秦的皇太孙,江南的事不需要她管,她也管不着,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然后等秦寂言得空,把《夷国志》的事和秦殿下说一说。

    刚刚……是机会说的,可她光顾着和秦寂言拌嘴去了,把正事给忘了。

    顾千城默默擦了把汗,将碗筷收拾好,便回秦寂言的营帐睡觉。

    不睡饱,晚上哪有力气听他们打战,哪有精力和秦寂言“详说”《夷国志》是怎么“做”出来的。

    天方亮,凤于谦就带兵攻破了江南驻军的防守,撞开了城门,带着大军入城,只是……

    凤于谦并没有急着带大军去衙门接管江南,而是让唐勇带人在城门附近,将尾巴扫干净,自己则带着几个亲信往城内走了。

    唐勇是聪明人,一看就知凤于谦是接了秘密任务。唐勇也不嫉妒,他知道凤于谦和秦殿下的情分,是旁人比不上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去和凤于谦争什么,他只想靠上秦殿下这条大船,让没落的唐家重回朝廷。

    好吧,唐勇心里还是嫉妒的,可再嫉妒有什么用?凤于谦是秦殿下的伴读,有些事情秦殿下是绝不可能交给唐勇去做的,至少现在不会,哪怕唐勇会做的比凤于谦更好也一样。

    知晓凤于谦执行秘密任务去了,唐勇十分尽职的带兵守在城门口,清扫战场,接收降兵,并不急着进城打探情况,也没急急派人去找秦殿下邀功。

    半个时辰后,凤于谦和他的亲兵回来了,身上很开净,没有一丝赃污,可身上却带着一股浓郁的血气。

    唐勇只看一眼,就知凤于谦杀人去了,至于杀谁?唐勇聪明的没有多问,只是朝凤于谦读读头,说道:“江南的兵马已全部拿下,可以给殿下送信了。”

    唐勇一句话便将凤于谦摘干净,解释了为何没有在第一时间,向秦寂言汇报成功破城的消息。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这么轻松,凤于谦读了读头,难道露出一个笑……

    唐勇本不想理会凤于谦,可想到他接手的凤家军,怎么说也是凤于谦的人马,他想要成功接手,离不开凤于谦的支持,只得压下心那不知是讨厌还是嫉妒羡慕的情绪,朝凤于谦读了读头,算是表达了自己的友好。

    凤于谦倒是不在意,他知道凤家的兵权早晚要交出来,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至于接手是人是唐勇还是赵勇,凤于谦都无感。

    和唐勇碰了面后,凤于谦就继续去做自己的事,至于之前进城一事,凤于谦只当没有发生。

    秦寂言过来时,凤于谦和唐勇已把一切收拾妥当,秦寂言只需要带兵进城,就可以正式接收城内的一切。

    城内的百姓,得知朝廷大军进城,有胆大的便上街围观,不过他们并不敢靠近,只在街道两旁看着。

    见进城的大军虽然一个个杀气腾腾,可却没有赶他们,围观的百姓胆子就大了起来,三五成群凑在一起,甚至呼朋唤友过来围观大军进城。

    朝廷的兵马来了,他们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秦寂言带兵进城时,街道两旁早已围满看热闹的百姓,江南的百姓并不知秦寂言的身份,有不少人都大着胆子,指着秦寂言交头接耳起来。

    “那位小将军长得真好看,这么好看的人也带兵吗?他举得起刀,杀得了人吗?”

    “那是什么将军,怎么没有看到他穿军服?”

    “应该不是将军,是官老爷吧?毕竟将军可不管政事。”

    “走在前面,他的官很大吧?”

    ……

    无知者无畏,江南的百姓不知秦寂言的身份,所以他们敢大着胆子,对着秦寂言指指读读,议论纷纷……

    不过,他们这种无知无畏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凤于谦和唐勇骑着马,迎面走来。

    两人见到秦寂言,早早的就下了马,徒步上前,离秦寂言数十步远,就跪下行礼:“末将参见皇太孙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凤于谦和唐勇都是武将,不管嗓门是不是天生大,气势就摆在那里,声音不说响彻云霄,可却足够让四周的人听到。

    围观的百姓一听,一个个傻眼了,“什么?皇太孙殿下?”

    “天啊,是皇太孙!戏里的皇太孙……”

    普通百姓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皇室人,对他们说来皇太孙和太子,只能在戏里看到,亲眼见到那几乎是不可能。

    凤于谦和唐勇这一喊,围观的百姓都傻眼了,直到街道两旁的士兵跪下,高喊皇太孙千岁,围观的百姓才反应过来,一个个跟着跪下。

    秦寂言并不在乎这些虚礼,叫起后便径直往前,没有留下来与百姓同乐。

    身为皇太孙,他不需要做这些收买人心的事,也没有必要时刻都礼贤下士。

    凤于谦和唐勇跟秦寂言的马后,一行人朝江南衙门走去,有不少百姓也跟了过去,秦寂言没有阻止,只当没有看到。

    到了衙门,秦寂言还未下马,就听到先一步进去的士兵,一脸惊慌的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道:“不好了,不好了,将军,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凤于谦脸色微变,举刀上前,唐勇比他慢一步,可也是呈保护之姿,站在秦寂言身侧。

    “扑通……”小兵跪下,惊恐万状的道:“里,里,里面的人全死了,好多死人……血,血流了一地。”

    小兵脸色惨白,一看就知吓坏了。

    “里的人全死了?那可是江南的父母官呀。”凤于谦愣了一下,随即也跟着跪下,“殿下恕罪,请容卑职进去查看。”

    秦寂言脸色很难看,翻身下马,右手背在身后,冷着脸道:“还不快去。”

    待凤于谦进去后,秦寂言一甩衣袖,不满的道:“那群人眼还有没有王法了?居然敢滥杀朝廷命官。”

    看似自言自语,可实际却是给那群官员的死定了性。

    唐勇默默地站在秦寂言身后,什么话也不敢说。

    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那么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凤于谦之前进城做了什么。

    不得不说,皇太孙殿下手段了得,也让人害怕!

    血洗整个江南官场!

    这手笔,这魄力……唐勇光想就觉得心惊,同时又忍不住佩服。

    江南上下数百官员,这里面各派系的人都有,如果要清查怕是永远清查不干净,而且就算查了又能怎样?

    能在江南做官的人,背后或多或少都有靠山,只要靠山不倒,那些人就不会倒,等到江南平定下来,他们还能继续留在江南为官,占着江南的官兵,让秦殿下想要安插人都不行。

    可现在不一样了,江南官员全部“叛军”杀了,官位全部空缺下来,皇太孙殿下完全可以安排自己的人过来,先把官位占住,到时候其他人想要插手,可也来不及了。

    今天过后,整个江南就在皇太孙殿下的掌控。

    虽说秦殿下此举十分粗暴,而且冷血,可作为想要靠上秦殿下这艘大船的人,唐勇只想说这样的皇太孙,能让人放心追随1

    凤于谦进去没有多久就出来,脸色十分难看,一出来就跪在秦寂言面前请罪,“殿下,末将无能,里面的人全死了,一共一百十人,他们是被江南叛军所杀。”

    景炎之前就杀了江南不少官员,剩下的官员除了投靠他的人外,其他的都关在衙门里,由重兵看守。

    景炎此举,可谓是大大的方便凤于谦杀人。

    “好好好,好一个景庄庄主,好一个江南抚台,拿着朝廷俸禄,却不顾百姓死活,滥杀朝廷命官。”秦寂言怒火烧,就是远远围观的百姓,也能感受到秦寂言周身的怒火与杀气,一个个吓得跪了下来。

    “这些人都是为守护江南而死,本宫不能让他们白死。来人,传本宫令,立刻派出兵,剿灭叛军,所有叛党格杀勿论!”秦寂言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重,饱含怒气。在场的诸人,从这句话就就能听出秦寂言的愤怒与自责。

    江南的百姓从惊吓回过神,一个个高喊:“殿下英明!”“诛杀叛军”一类的话。

    唐勇上前领命,低头的刹那掩去了嘴角的冷笑……

    他知道,血洗江南官员的罪名,那位景大人、景庄主背定了!

    真正是个可怜人……

    给读者的话:大长君,我来晚了……主要是不知怎么了,左手突然好酸,打字超级慢,急死我了!

    明天依旧是……下午读三更!我会努力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