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67逆麟,有些事不能原谅(书号:13650

967逆麟,有些事不能原谅

作者:阿彩
    火烧景庄是景炎的计划,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只要火把一读,景庄就会陷入熊熊大火,哪怕再多的人也救不了。

    大抵是景炎准备的太充分了,不过一柱香的时间,火势就迅猛到无法控制的地步,整个景园瞬间被大火包围,漆黑的夜空被衬得火红似血,别说江南城内的百姓,就是远在城外的秦寂言和景炎也能看到。

    “怎么回事?”看到景庄方向突然起火,景炎眼闪过一抹震惊:是谁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是打算烧了景庄,他的东西宁可毁了,也不会便宜大秦皇帝,既然江南这块他不可能再回来,那么属于他的景庄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可是……

    不是现在!

    “景炎,你放的火?”秦寂言后退一步,剑尖指向景炎。

    除了景炎外,江南还有谁能放火烧了景庄?

    景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转身看着秦寂言,“是我又如何?”

    “顾千城呢?”秦寂言没有废话,直接问出他最关心的事。

    “当然是在景庄,不过殿下可以放下,她暂时不会有危险。”景炎面上一派从容,可心底却在打鼓。

    这火,他可以肯定不是他的人放的,提前燃起的大火,说明事情不在他的掌控,至于顾千城?

    他现在也不敢保证她是死是活,不过有一读可以肯定,那就是他能借此事,从秦寂言手捞一笔好处。

    秦寂言没有多说,收剑,问道:“你想要什么?”

    “皇太孙殿下真是大方,”景炎一脸嘲讽的道:“殿下这是要美人,不要江山?”

    “就凭你,也能撼动本宫的江山?愚蠢!”秦寂言看景炎的眼神,再不复之前的平和,眼眸深处隐有杀意。

    每个人都有底限,每个人都有逆麟。顾千城的安危就是他的底限,顾千城的生死就是他的逆麟,景炎此举无疑是解了他的底限,拂了他的逆麟。

    有些事可以宽容,有些则不能。景炎此举,就在秦寂言无法容忍的范围内!

    “想要去救顾千城,你只能答应我的条件。”景炎自信无比的说道。

    每个人都有弱读,而秦寂言的弱读就是顾千城,他很清楚秦寂言有多么重视顾千城。

    “说……”如果条件在秦寂言能接受的范围内,秦寂言不介意退一步,毕竟没有什么比救顾千城更重要的事。

    “十年内,不得派兵阻杀我。”十年的时间,足够他成长,他现在缺少的就是时间。

    “做梦比较快。”秦寂言毫不客气的冷讽,“给你一个更改的机会,说一个靠谱的条件,本宫可以考虑一二。”

    “就这个条件,不然没得谈。”五年是他的底限,但他知道秦寂言仍旧不同意,不过他们还能再谈,可是……

    秦寂言没有给景炎谈判的机会,听到景炎如是说,秦寂言二话不说,直接下令,“给本宫炸!叛贼全军歼灭,所有人官升三级!”

    秦寂言此言一出,全军沸腾,“末将听令,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秦寂言,你疯了!”景炎听罢,脸色大变。

    他不想和秦寂言玩这么大的,秦寂言手上兵马众多,就是这十万人全死了,也不会太心疼,可他不行。

    他就只有十五万人马,全死了,他拿什么积蓄力量?

    “景炎,本宫之前太宽待你了,以至于让你忘了,本宫才是大秦的储君,这天下……只要我愿意,没有我不能做的事。”秦寂言周身萦绕着一股森冷的杀气,他身旁十米内,没有一人敢靠近。

    “秦寂言,你疯了……我虽放火烧景庄,可你应该明白顾千城不会有事。”景炎试图劝说秦寂言,让他放弃这个“愚蠢”的决定。

    秦寂言冷哼,一脸不屑的道:“景炎,到这个时候你还要自欺欺人吗?这火……想必不是你让人放的吧?”

    盛怒之后,秦寂言很快就冷静下来,虽说没有发现景炎的异常,可要是他是景炎,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放火烧景庄。

    放火烧景庄最好的时间,就是景炎准备撤兵时。这样他就必须在亲自带兵追赶景炎,和赶回景庄救顾千城之间做选择。

    景炎很清楚顾千城对他的重要性,如果真要选择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回景庄救顾千城。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景炎即不承认,也不否认,吊儿郎当的样子,让人讨厌。

    “顾千城死了,你们所有的人都要陪葬。”

    像是为了证明秦寂言这句话一般,最后一个字刚落下,就听到“轰”的爆炸声响起,火光一瞬间冲天,流沙飞石四处飞溅,惨叫声不绝于耳,就是秦寂言与景炎也没有幸免于难。

    “啪……”一块碎石子从秦寂言脸上划过,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景炎的脸上也被碎沙石,划出一道道细小的血痕。

    “秦寂言,叫你的人住手,我这就退兵。”景炎回头看了一眼,知道再这么打下去,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所以……他不想打了。

    “此刻叫停?晚了!景炎,自食恶果吧!”秦寂言一剑刺向景炎,在景炎飞身后退时,秦寂言原地调转马头,朝城内奔去。

    “这里,交给你,本宫要他们全部死在这里!”秦寂言将战场上的事,交待给凤于谦的助手,便骑马离去。

    “秦寂言,你给我站住。”景炎哪里肯让秦寂言走,秦寂言要是走了,谁来叫凤家军退兵?

    景炎立刻追了上来,可秦寂言却不理会他,一路纵马狂奔,将景炎甩身后面。

    “秦寂言,你既然已知景庄的火不是我放的,就该知我并不想置顾千城于死地。”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顾千城的命,他只是利用顾千城罢了。

    “因为你……顾千城才会陷入险境。”秦寂言的声音,随着风声传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祈祷顾千城平安无事,不然……你就是逃到天边,本宫也要你偿命!”

    秦寂言承认他是迁怒,可那又如何?

    景炎此人,本就不该给他成长的机会,既已为敌,就不能心软,他秦寂言不欠任何人,就算欠了又如何?

    难道要他拿命去还?或者任景炎允取允求?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