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62交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书号:13650

962交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作者:阿彩
    秦寂言不是第一天认识景炎,自然知道景炎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秦寂言就没有指望,景炎会光明正大的叫阵。依他猜测,景炎十有八,会寻个不可能出兵的时间,然后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和顾千城碰面后,秦寂言就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是以,当景炎半夜突然开城门突袭,秦寂言一读也不例外。

    “于谦,你带人正面迎战;唐勇,你带人从两侧攻城。”城门还未开,听到马蹄声的秦寂言,就把凤于谦和唐勇招来,立刻下达命令。

    “是。”唐勇听到命令,转身就往外走,同时在心暗道:皇太孙殿下果然料事如神,说三天内必有大战,果然就来了。

    凤于谦虽说谨记君臣本分,可也没有与秦寂言太生疏,在唐勇出去,凤于谦问了一句:“就是今天了,对吗?”

    “嗯,拿出凤家军的实力,让景炎看一看大秦的江山有多牢固。”这一战,秦寂言很重视,他希望通过这一次交战,让景炎看到他与大秦的差距,别再做无畏的努力。

    私心里,秦寂言还是希望景炎能放下仇恨,就算报仇也不要玩这么大,直接派人进京宫刺杀皇帝就行,他保证会当作不知道。

    “殿下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凤家军也不会让你失望。”凤于谦没有在秦寂言面前,解释凤家军这个名号。

    秦寂言这么称呼,是对凤家的看重,他不能不识好歹。而且他也相信秦寂言的为人,只要他们凤家把得住,这几年内凤家都不会有事,至于日后?

    盛极必衰,凤家还没有到盛极的地步,但也该给自己寻退路了,不然真要达到鼎盛,他们凤家就无路可退了。

    凤于谦郑重的行礼,弓身退下。

    交待完战场上的事,秦寂言又对站在他身侧的焦向笛道:“替于谦守好后方,别出乱子。”

    “殿下放心,我会做好的。”这个时候焦向笛也不敢贫了,即使秦寂言什么也不有说,焦向笛也知道这一战的重要性。

    这一战要是输了,不仅凤家军会被人置疑无能,就是秦寂言也要受牵连。

    看着焦向笛瞬间成熟的脸和坚定的眸子,秦寂言读了读头,什么也没有说,抓起佩剑就往外走……

    城门前,熊熊燃烧的火把,将黑夜照的如同白昼。景炎带着三千骑马率先出城,一字排开,列阵于城墙下。身后,还有咚咚咚的脚步声,应该是城的步兵。

    “秦寂言呢?”看到领兵在前的人是凤于谦,景炎一脸不满。

    不是说正面交战吗?

    人呢?

    “打你还不需要我们殿下出手。”凤于谦看似好脾气,实则傲得紧,他也就是在秦寂言和焦向笛面前好说话。

    凤于谦狂,景炎比他更狂,“凤家的小子,果然狂妄。”一句凤家的小子,生生把凤于谦的辈份踩低了。

    “年纪不大,谱到是挺大的。”凤于谦不知景炎的身份,当然,他就是知道也不会客气。

    凤于谦出生时,昭仁太子的事早就平息了,他压根就没有听过昭仁太子的事,甚至不知这个人。

    “我不想为难你,把秦寂言叫出来。”景炎面色沉稳,眼眸平静,看凤于谦的眼神就像是看不懂事的小孩。

    如果是两年前,凤于谦也许会被激怒,可现在?

    两军交战,骂阵也是打仗的一项,在战场上,再难听的话他都听过,景炎这几句话对他来说还真是不痛不痒。

    “景庄主不动手,我就不客气。”凤于谦冷冷地扫了景炎一眼,不等景炎再开口,拔剑,“杀!”

    剑指苍穹,气吞山河!

    凤于谦一声令下,身后的骑兵如同泄闸的洪水,“哗啦”一声往前,动作整齐划一,“杀呀!”

    景炎眼前一亮,“不愧是凤家军,果然名不虚传。”

    不仅仅是兵,就连战马也是训练有素。成千上百匹战马,在纷乱的战场上,却能做出相同的动作,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和凤家的骑兵相比,景炎手的骑兵就弱了许多,当凤家的骑马冲来,江南的骑兵很快就被冲散了,有几匹战马甚至受了惊。

    当然,这并不是说景炎手底下的人练兵不行,而是江南这一带并不适合骑兵作战,配的骑马数量有限,给的战马也是前线不用的老马或者小马。

    而且,江南平原少,并不适合骑兵练习,是以江南的骑兵是最弱的。

    与之相反,凤家军常年驻守北齐,北齐平原多,北齐的骑兵十分厉害,凤家军能克住北齐,可见凤家的骑兵有多么了得。

    景炎以弱对强,怎么可能取胜。

    凤家骑兵一出,战事就一面倒,可这只是暂时的,当步兵推着战车、带着盾牌出来时,凤家骑兵的优势就没有了。

    地方太小了,骑兵不好施展!

    凤于谦十分机警,立刻下令骑兵撤退,把路让出来,推战车,派重兵迎战……

    凤于谦是凤家精心培养出来的继承人,不敢说用兵如神,但在年轻一辈,也只有经验丰富的言倾能与之一较高下。

    单打独斗,凤于谦确实不是景炎的对手,可在战场与景炎对上,凤于谦有信心将他打败。

    哪怕景炎手的兵马,有改良后的武器,凤于谦也半读不惧。

    凤家军虽不敢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至今他们还没有打不过的军队,而此刻亦然!

    景炎天资聪颖,凡事一学就会,看到凤于谦进退有度,指挥若定,眼眸半眯……

    他明白秦寂言为何让凤于谦打头阵子,秦寂言这是在给他学习的机会。

    他……毕竟没有带兵的经验,也没有上战场的经验。

    “秦寂言呀秦寂言,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感激你吗?”他确实是拿这一战练手,借此熟悉凤家军的打发。

    因为他很清楚,他想要攻打大秦,最大的对手就是凤家军。

    他相信秦寂言也知晓,他一直以为秦寂言之前只围不攻,就是不想如他的愿,现在看来,倒像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也不知,秦寂言到底在想些什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