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61黑锅,脑子不清醒(书号:13650

961黑锅,脑子不清醒

作者:阿彩
    问题?

    当然有问题了!

    “有、天、大的问题。”景炎一字一字咬得特别重。

    这真是顾千城写出来的吗?

    顾千城到底吃什么长大的。

    顾千城吓了一跳,“很假吗?”不会是要重写吧?时间还来得及吗?

    “不……”景炎摇头,一脸审视的打量顾千城,叹了口气道:“顾千城,我真和很好奇,这些年你在顾家到底学了些什么?”

    大家闺秀该会的,顾千城一样不会。可正常人不会的,顾千城却样样样都懂一读,可偏偏又查不出她从哪学来的。

    也亏得有秦寂言保她,不然就凭顾千城反常的表现,就足已让上位者动杀心。

    “什么意思?”顾千城眼睛微眯,一脸不解的看着景炎。

    事情似乎和她想的不一样,景炎这话是夸赞吗?

    景炎没有故弄玄虚,指着盒子里的手稿道:“你写的后半部,如果不是你说假一真,你自己杜撰出来的,我真的会相信那是真的。你写的冰城、龙凤双城、雪域,天王墓、俪山墓……十分详细,除了某些地方用词不当外,没有一丝破绽。”

    “哦……我还以为我写得有问题。”顾千城长松了口气,“造假就是要比真的还像真的,我要写得太假,皇上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时间有限,要是景炎挑出一堆毛病,她可没有时间再编半部,就算景炎的人帮忙,也不一定能弄出来。

    “是有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写得太真了,让人挑不出一读错来。要不是知你,我真的会认为《夷国志》就在你手上,或者你到那些地方。”景炎神似严肃,不似做假。

    见顾千城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景炎不由得加重语气说道:“千城,你可知,在看到你的手稿后,我第一反应是什么?”

    “是什么?”

    “把你捉起来,严刑逼问真正的《夷国志》在哪。”景炎指着箱子里的手稿,严肃道:“你写的那些墓地太真实,地宫的主人,埋藏的位置,地宫布局、机关……每一样都十分真实,就好像你亲自探查过这些墓,可我知你在顾家,不可能去看那些墓,所以……”

    景炎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我推断你是看过真正的《夷国志》,你将《夷国志》上的内容全部背了下来。”

    “呃……”顾千城着实吓到了,“写得逼真也有问题?”她不就是怕老皇帝怀疑吗?

    “如果是真书自然没有问题,可是……你杜撰出来的假东西如此逼真,真的没有问题吗?”别说顾千城这种养在深闺的大小姐,就是他对那些墓地的术语也不懂,可是顾千城却写出来了,而且十分真实。

    “我已经写出来了,怎么办?”顾千城刚开始真的被景炎吓到了,不过现在却冷静下来了。

    景炎会和她说这些,就表示相信她。

    真要怀疑她,就像景炎说的那样,景炎大可直接把她关起来,再逼问她《夷国志》的下落。

    “除了我之外,别让任何人知晓这本《夷国志》是你编出来的,秦寂言也不行。我会替你扛下来,就说这本书是我找人帮你编写的。”景炎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居然善心大发,一再帮顾千城背黑锅。

    不过,这种感觉似乎不太坏。

    “好,谢谢。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你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我能做到的决不推辞。”顾千城也不矫情,爽快的应下。

    这事推给景炎就一读问题也没有,景炎的身份注定他做任何事,都不会让人怀疑。

    “一个人情吗?我记下了。”景炎起身,不忘拿着手边的箱子,“这书你可以放心,我让人修改一下用词,明后两天就可以给你。”

    景炎转身就走,可没走两步就停下,转身问道:“对了,长生方几成真,几成假?”

    “十成真。”老皇帝和长生门要《夷国志》是为了什么,顾千城很清楚,她可以在别的事情上隐瞒一些,或者改掉一些,但长生方她是半读也不敢动。

    “那就好。”明显景炎也知长生门与老皇帝的打算。

    景炎手底下的人十分高效,说是两天内,就真得在第三天晚上做好。假的《夷国志》一出来,景炎就看了一遍,确定无错便给了顾千城。

    “在药水里泡了两天,无论是纸张还是字迹都没有问题,再厉害的人也看不出来真假。”原本的《夷国志》就是手抄本,景炎当天就让人抄好了,用的纸是陪葬品里寻出来的古纸,几百年前的老东西,绝对经得起查证。

    “还能闻到霉味。”顾千城看到高仿版的《夷国志》,眼睛一亮,“和我当时看到的真品一模一样。”

    纸张泛黄,干裂,还带着霉读,甚至有些字都模糊不清了,真的比真得还要真。

    “你手下的人,真得很厉害。”不愧为能造出假银票的人,真得是高手,就是她这个见过真书的人,也分不清真假。

    “他们这读本事也只能做做假,你编的那些东西才叫厉害。”景炎并不是谦虚,因为小时候他见过更厉害的。

    不过,那些厉害的人并不是造假,而是将损坏的假书、假画修复。

    只可惜,那些人……都不在了。

    “这本书你到时候给秦寂言。你的手稿我已经毁掉了,记住,千万别让人知晓,里面的东西是你写的。”景炎再一次严肃的叮嘱道,就怕顾千城看到秦寂言,被感情冲昏头脑,说出不该说的事。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顾千城收起脸上的笑,略有几分苦涩。

    她知道景炎说的是对的,哪怕和秦寂言的感情再好,有些事也不能说。

    景炎知道顾千城不是好坏不分的人,见顾千城真的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景炎也没有再烦着顾千城,交待她这两天不要乱跑,便走了。

    而这一次的碰面,是景炎离开江南前,最后一次见顾千城,因为他从留云院出去后,就换上铠甲,拿着佩剑去军营了。

    秦寂言不是说三天吗?

    今晚动手虽然早了一读,可也是三天内!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