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54来了,大军压境(书号:13650

954来了,大军压境

作者:阿彩
    与暗卫汇合后,秦寂言也没空养伤,直接离开江南境地,去带兵前来的凤于谦汇合。

    焦向笛受秦寂言的命令,以先一步去寻凤于谦,赶到老皇帝派来的人之前,代替凤于谦接掌军事务。

    “殿下说了,皇上派了人过来,你不想大权旁若,就暂时把兵权交我。你放心,我也不会带兵,我就是挡在你面前的挡箭牌,手的傀儡,明面上兵权在我手,实际上怎么做还是看你的意思。”被秦寂言狠狠调教过,焦向笛现在已经学乖了不少。

    他承认在为官方面,他没有封似锦和凤于谦通透,不过他有一读比这两人好,那就是他听秦寂言的话。

    只要是秦寂言交待的事,哪怕再荒诞,再不可能完全,他也会硬着头皮去完成,因为……

    下达命令的人秦寂言!

    “你不用一再强调,殿下的话我当然是信的。”凤于谦见焦向笛成天围着自己转,时不时就表一个忠心,实在烦得不行。

    他和焦向笛是什么关系?那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他怎么可能不相信焦向笛。再说话了,他就算不信焦向笛也会相信秦殿下。

    秦殿下是什么人?那可是未来的皇帝,要杀他或者夺他的兵权,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至于费心思他吗?

    好吧,秦殿下早就坑了他们家,要不是秦殿下找他爷爷借兵,凤家的处境也不会这么艰难。

    也不知远在京城的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唉……”一想到这事,凤于谦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很担心爷爷,可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再担心也没有用。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家已经没有退路,他现在只能等着,等秦殿下上位。

    只要秦殿下登基称帝,他们凤家也就否极泰来了。

    作为凤于谦的好哥们,凤于谦一叹气焦向笛就生他在想什么,上前拍了拍凤于谦的肩膀,“不要担心,我爹在京城呢。就冲着我们两人的关系,我爹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老将军出事而不管。”

    “我……就是担心爷爷。我知道有殿下在,爷爷不会有生命危险,可他毕竟年纪大了,我怕他吃亏。”在自家兄弟面前,凤于谦也没有什么好装的。

    他们凤家人丁单薄,家里一代就剩下一个,每一个亲人都异常宝贵,凤于谦无法不担心。

    私自调兵等谋反,没有丢命就是万幸,受苦那是必然的,这一读上焦向笛也无法安慰凤于谦,只能陪着他干叹气……

    好在凤于谦比焦向笛冷静,很快就打起精神,和焦向笛讨论起如何应对朝廷派来的大将军。

    凤于谦这次带来的人,全都是凤家的精锐,对凤老将军十分信服,基本上为凤老将军的命是从,凤于谦要联合他们抵制朝廷派来的将军并不是难事。

    “把人架空不难,就怕这人回去后告状。皇上已经不信我们家,要让皇上知晓我手下的兵,只听凤家人的命令,而不听军令事情恐怕会麻烦。”凤于谦这话说直近乎直白,焦向笛就是再没有政治天赋也明白,“你担心殿下会起疑?”

    在焦向笛面前,凤于谦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承认:“没错,我担心殿下。”老皇帝也不成气,他们凤家也算是和老皇帝撕破了脸,凤于谦现在已经不在乎老皇帝怎么看,他现在只担心秦殿下。

    上位者的心思都一样,别说秦殿下是未来的皇帝,就是他也不会允许,手底下的兵只听一个千夫长的令,而不听他的话。

    这是要造反吗?

    可是,处在带兵那人的地位,又能明白,手底下的兵听自己的话,对打仗多么有利。

    他们凤家军之所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很大程度就在于他们手底下的人听话,哪怕叫他们去死,这些人也不会眨一下眼。

    “我们和殿下多年交情,殿下他怎么可能不信……”焦向笛刚开始说得斩钉截铁,可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最后低头说了一句:“殿下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你小心一些也应该。”

    凤于谦知晓焦向笛因江南的事,心里还有些膈应,不由得摇头:“殿下从来都是一样个样,从来没有变,是你自己以前没有看明白。”

    焦向笛真得被焦大人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除了读书,别的方面都不行。

    也幸亏焦大人眼睛毒,早早的替焦向笛寻了一个助力,不然就凭焦向笛这么“单纯”,没有皇太孙伴读这个称号,以后怎么在官场上混。

    “以前殿下才不是这样的,殿下以前都不管这些事,也不会乱杀无辜。”焦向笛仔细回想之前在京城的生活,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以前,秦殿下什么都不管,也不掺和,云淡风轻,可现在呢?

    杀伐果断,视人命如草菅,看着就让人觉得害怕。

    “向笛,这些话你以后千万别在说了,殿下以前只是秦王,对皇位也没有想法,他不管这些再正常不过,可现在不同,殿下现在是皇太孙,是未来的皇帝,他还要和以前一样,他就会被人啃的连骨头都不剩。”凤于谦和焦向笛相反,他在战场上见多了生死,见多了阴谋诡计,他一读也不觉得,在江南的事情上,秦寂言做得有什么不对。

    江南官场上那些人,有几个是无辜的?

    就算无辜又如何,只要能尽快平息江南的混乱,多死几个人又算了什么?

    焦向笛有时间同情他们,不如去同情那些因战争失去家人、失去土地的普通百姓。

    焦向笛没有说话,可眉眼间透露出来的桀骜,表明他仍旧是不认同,凤于谦叹了口气,“你真得……需要去前线锻炼两年,见识什么叫无辜,什么叫大局。君子仁义这一套,只能用在嘴上。”

    凤于谦劝了焦向笛几句,便不再管焦向笛了,可焦向笛心里的挣扎相比,即将到来的骠骑将军唐勇才是麻烦事。

    唐勇这人杀不得,可供着又是一个大麻烦,一个处理不好,也许就会在秦殿下心留下一个疙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