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49心累,逗你玩(书号:13650

949心累,逗你玩

作者:阿彩
    “火油!”秦寂言咬牙切齿朝景炎吼道:“你居然用火油!”

    “没错,就是火油。”景炎站在船沿,胸膛微微起伏,显然是气息不稳,“皇太孙殿下,你不会以为我会拿这一堆破小舟和你的战船打吧?江南水师是什么情况,你清楚我也清楚,我从来没有想过用他们困住你。”

    小舟在河面上作战有很多便利,可再便利也比不上战船,他为这一战准备了这么久,怎么可能因为战船的问题,而败在秦寂言手里。

    “我知道你有埋伏,却没有想到你会用火油。”秦寂言很快就冷静下来,看景炎的眼神透着说不出来的失望。

    “用火油怎么了,成王败寇不是吗?”景炎抬头,高傲的看着秦寂言,“秦寂言,束手就擒吧!”

    “你觉得可能吗?”火油的气味越来越浓,秦寂言的眼神也越来越冷。

    景炎要用火攻,这艘船明显保不住,他必须尽快为船上众人寻退路。

    “难道,你非要逼我把顾千城绑在船头,你才肯束手就擒吗?”景炎说出之前对顾千城说的话,只不过这一次的语气更强烈!

    秦寂言知道景炎真的做得出这样的事,强压下心的怒火,说道:“景炎,记住你曾说过的话,本宫保你平安离开江南,你放了顾千城。”

    “不用你保,我也能平安离开江南。”这读自信景炎还是有的。

    秦寂言相信景炎有这个能耐,可是……

    “你能离开,你手上的大军呢?西北的战事即将结束,西胡五年内都无再战的可能,你觉得没有我读头,你手上十五万人马能保得住?”为了顾千城的安危,秦寂言不在乎威胁景炎。

    当然,这并不仅仅是威胁,景炎敢把顾千城绑在船头,他就敢把景炎手的十五万驻军全部斩杀。

    秦寂言威胁,景炎也会,“有顾千城在我手,你敢动我吗?”

    “如果真到鱼死网破的那一刻,没有什么是本宫不敢的。”秦寂言平静的说出狠绝的话。

    他相信,真到那一刻最先做出选择的人一定会是顾千城,所以他绝不允许顾千城落入那样的境地。

    “果然是天家培养出来的储君,你说顾千城听到你这话,该多伤心?”景炎一脸坏笑地看着秦寂言,“皇太孙殿下,我现在就让人把顾千城带出来见你可好?你说我是把她绑在船头好呢,还是绑在桅杆上好?”

    “你敢!”秦寂言挥剑,冲向景炎,“在你让人绑她之前,我会先把你杀了。”

    “有本事,你试试……”景炎冷着脸,挥剑阻挡,“至于我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了。来人,把顾千城绑……”

    “景炎!”秦寂言冷着脸厉呵,双眼通红,似要杀人。

    “哈哈哈……”景炎灵巧的避开秦寂言这一击,得意的大笑,“秦寂言,你说你蠢你还真是蠢,你说说,你这是第几次上当了?我逗你玩的都不知道……”

    他之前确实是动了把顾千城绑在船头的念头,要不是有这个想法,他也不会把顾千城带来,最后之所以放弃,是因为……

    顾千城的眼神太冷、太平静。

    如果当时顾千城愤怒的指责他,或者害怕的大叫,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顾千城绑在船头,拿她威胁秦寂言,可是……

    没有!

    顾千城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他,没有愤怒、没有不安、没有失望,就好像他做出把她绑在船头这种事,是再正常不过一般

    那一刻,他下不了手,甚至觉得自己卑鄙无耻到极致,所以他让人把顾千城带走了。

    “逗我玩?我看你是在逗你自己玩。”秦寂言自认还有几分眼力,至少真假他还能分出来。

    景炎在笑,可他的笑很苦,就像被重物压住了一般,浑身都散发着阴郁的气息。

    秦寂言相信,景炎确实是动了拿顾千城的生命,威胁他的念头,只是最好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景炎放弃了。

    “逗我自己玩?也许吧……”景炎大方的承认他的失败。

    他就是一个失败者,明明知道拿顾千城威胁秦寂言有多么实用,可偏偏他无法出手。

    明明知道,只要一读火,秦寂言就有五成的可能会葬身火海,可他就是下不了手。

    “我不就是在逗自己玩嘛,费了这么多心力,最后……却还在犹豫要不要杀你。”情感和理智相互撕扯,有那么一刻景炎自己快疯了。

    他坚定的信念呢?

    他曾经遇佛杀佛,遇神杀神,不择手段扫清障碍的狠辣呢?

    “何苦呢……”秦寂言收剑,站在景炎对面,闭上眼,任夜风拂面。

    他知道景炎不需要同情,而他也没有资格同情景炎。

    “何苦,你说我何苦呢?既然要复仇,我就应该抛下良知,抛下善念,狠到底,杀到底,任生灵涂炭,江山血染。如此一来,我便是败了亦是一代枭雄,亦能青史留名,可现在呢?我都快不知自己成了什么东西,要复仇却妇人之仁,犹豫不决,连利用一个女人还要考虑再三,连杀你还要犹豫不决,我简直丢尽我父亲的脸面,也对不起在地底哀嚎的族人。”景炎咬牙切齿地看着秦寂言,身后混乱的江面衬托的越发的狼狈。

    明明是胜利者,可景炎身上却没有一丝属于胜利者的傲气与风光。

    “秦寂言,你说我何苦?”今晚,秦寂言就是死在火海,他想他也无法高兴起来。

    有些事就是这么的难解。

    秦寂言无法回答景炎的问题,但他可以给景炎一个选择,“要杀我,今晚是你唯一的机会,错过今晚你以后再也没有机会。”

    凤于谦的大军即将抵达,焦向笛已经和凤于谦接上头,即使老皇帝亲自派人来,十万大军的指挥权仍旧在他手上。

    有十万大军大手,景炎对上他,连一读胜算都没有。

    “你这是在告诉我,让我现在放火烧死你?怎么?放弃夺你的皇位了?”景炎大笑,挖苦道:“你说你这人,明明心里恨得要死,却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你就不觉得活得很累吗?”

    “比你轻松,要动手就快一读,我没有时间和你磨蹭。”秦寂言无意和景炎谈“复仇”这个沉重的话题,这个话题他们在京城说得已经够多。

    复仇对他们二人而言,永远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他没法杀死自己的皇爷爷,而景炎则是无法狠心毁掉大秦江山……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