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48阴险,一样的骄傲(书号:13650

948阴险,一样的骄傲

作者:阿彩
    景炎的速度之快让人咂舌,不过是瞬息间,人就在秦寂言身后,剑气如有实质,划破空气呼啸而至……

    冰冷的寒风与让人心悸的杀气,直扑而来,秦寂言不用回头,也只景炎这一招有多么刁钻,如果不想死,他现在就要避开,可是……

    景炎着实难缠,他们两人短时间内难分高下,如果他这个时候避开了,下次想要摆脱景炎去解救船上的水手,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而船上的人不能等!

    只能拼了!

    秦寂言不理会身后杀气凛然的剑招,只加快速度往前走,尽力拉开两人的距离,景炎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你疯了!”

    剑已挥出,离目标只有三寸的距离,这个时候别说减速,就是移开一寸景炎现在也做不到。

    他无意杀秦寂言,虽说这一招狠辣,可依他对秦寂言的了解,秦寂言绝对能避开这一剑,可偏偏秦寂言没有躲,而等他发现时已经晚了……

    这个时候景炎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招没入秦寂言的后脑,“我会替你留个全尸!”

    “不必了!”眼见着剑尖就要没入秦寂言的后脑勺,可就在此时——奇迹出现了!

    没有看到秦寂言借力,可他的身体却突然升了起来,身子微微一侧,避开了景炎致命的一击,“哗”的一声,剑尖擦着秦寂言的肩膀而过。

    “纵云梯?你和云家有什么关系?”因惯性,景炎往前走了两步,手剑仍旧保持往前势的攻势。

    “我母妃姓云名染。”此时秦寂言的身体离地面有一个人的高度,身形一动,秦寂言往前走了一步,抬脚就踢了景炎一眼,“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嘭……”景炎摔趴在地上,秦寂言没有看他,加快朝前跑去,冲进船舱,将冲进去的江南水师一个接一个的踢出来。

    “咚咚咚……”里面的人摔飞出来,有一大半摔在外面的水师身上,撞在一起很快摔成一团,有摔得狠地直接摔落水。

    “快,快,快救人。”小舟上的水兵们,见状又忙着打捞落水的人。

    有秦寂言出手,暗卫的压力顿减,暗卫们在松口气的同时,又不免羞愧。

    身为暗卫,他们的责任是保护主子,可结果呢?

    简直没有脸见人好不好!

    秦寂言武力值爆表,有他在江南的水师根本无法往前一步,但是……

    景炎不会给秦寂言太多时间!

    “秦寂言,我说过你的对手是我。”景炎从甲板上爬起来,提剑杀进船舱,见秦寂言完全不理会他的进攻,只一心把船舱里的人丢出去,景炎嘲讽的道:“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打得有意思吗?”

    “别对本宫用激将法,本宫五岁后就不上当了。”秦寂言将面前的人,直接踢向景炎,“要打,先让你的人退下,我陪你痛痛快快打一场。”

    景炎侧身避开,笑道:“秦寂言,你别这么幼稚,你做不到的事怎么能要求我去做?”当初在京城,秦寂言还不是一样仗着人多打他,怎么就不见秦寂言让人退下,一对一和他打一场了。

    “看样子我们是没有办法谈了,走,出去打,这里太小施展不开。”主要秦寂言怕打坏里面的东西,破坏战船。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就这里了。”景炎哪能如他的愿,将碍事的人踢走后,景炎挡在门口堵住了秦寂言的路,手的剑“唰”的一下指向秦寂言,“我们两个身上都有伤,也算是公平了。”

    他伤了秦寂言肩膀,秦寂言踢了他一脚,虽说秦寂言见血了,可真要说起来,他伤得还要重一些。

    景炎从来就是一个配合的主,秦寂言没有奢望景炎真出去打,因为换作是他也不可能。

    即使不想承认,秦寂言还是要说,他和景炎在某方面其实很像,比如他们一样的骄傲……

    此处离大船主控室也只有几步的距离,为了不让景炎破坏战船,秦寂言只得主得进攻,将景炎挡在外面,不让他有机会去破坏主控室。

    秦寂言不想景炎的做的事,正是景炎要做的事,景炎对战船的了解不亚于秦寂言,他很清楚这艘船的主控室在那,是以抽到机会就往主控室的方向跑。

    景炎要往里冲,秦寂言要把人打出去,两人越打火气越重,下手也越来越狠,很快秦寂言的身上就出现好几道划痕,衣摆和袖子被划成一条一条。

    当然,景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秦殿下也不是吃素的,景炎想要让秦寂言受伤,必然也要付出代,而他左手胳膊上的窟窿,就是他付出的代价。

    “秦寂言,你个卑鄙小人!”景炎捂着左手胳膊,后退数步,正好退到门口,被门框挡住。

    在京城,景炎的左手就伤着,虽说现在养好了,可并没有完全恢复,秦寂言刚刚就一直挑他的左手下手,绝对是故意。

    “我从不曾说我是君子。难道景庄主你是?”秦寂言没有给景炎喘息的时间,脚尖一顿侧身上前,手的剑依旧攻向景炎的左侧。

    景炎左手受伤,左侧正是他的薄弱区,要不打都不应该。

    “这么说,我也不用对你客气,直接群起而围之了?”景炎挡了一剑,却只将秦寂言逼退半步,眼见秦寂言的剑又挥来,景炎没有办法只得从船舱出去。

    显然,这一局秦寂言占了上风,虽然他利用了景炎的旧伤,可他仍旧占了上风,不是吗?

    “景庄主,难道你现在做的,就不是群起而围之吗?”秦寂言追了出来,同时将倒在甲板上的断桅杆踢向船门……

    “咔……”半长的桅杆横卡在门前,虽说不能把人完全挡在外面,可却能给对方添乱,为自己多争取到一息的时间。

    在秦寂言阻拦景炎进入大船主控室时,景炎手下的水师们也没有停下来,一个接一个的木桶,被小舟上的水师丢上大船,有几个木桶过于脆弱,哐当一声就碎了,里面的东西流了出来,刺鼻的气味让秦寂言脸色大变……

    给读者的话:先更一章,还有一章会晚一读,手太酸了,脑子里有东西,可就是打不快,十指像是打结一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