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44失态,束手就擒(书号:13650

944失态,束手就擒

作者:阿彩
    “嘭……”的一声巨响,打破了夜的宁静,也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大船撞向小舟,巨大撞击力将面前的小舟全部撞翻,连带后面的小舟也遭了殃,连二接三的跟着翻入水。

    “扑通……扑通……”的落水声传来,远远还能听到水师们的咒骂声。

    这一击十分成功,数十艘小舟被撞翻,只要再撞几次他们必然能冲破阻碍,只是……

    双方相撞,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小舟承受巨大的撞击力,大船也要承受巨大的阻力,而强大的阻力下,不仅仅是让大船减速,而是让大船停了下来,并且因惯性作用,船身不断地摇晃。

    大船停顿的时间很多,只有一息的时间,可却足够让身后和两侧的小舟拥上来,将大船包围。

    “殿下,我们被包围了。”等到大船能再次前行时,他们已经被包围了,甚至有几艘小舟已经在他们的船侧,准备登船。

    “继续撞!”秦寂言毫不犹豫的下令。

    他用的船外表看着普通,可实际却是再扎实不过,别说只是小舟,就是同等大小的战船在对面,秦寂言也不担心。

    真要撞上,他肯定不是吃亏的那一个。

    掌舵的水手听到秦寂言的命令,再次加快速度,只是这一次他们能施展的空间有限,速度快不起来,而没有足够的速度做支撑,大船就是与小舟撞上也没有多大的效果。

    “啪啪啪…”船身传来撞击声,探查的暗卫已来报,“是锚,好在我们的船身用特殊木料做,对方没有击破。”

    锚是船靠岸用来固定船只用的,这个时候对方用锚就是想要击破秦寂言的大船,然后死死拖住,不让大船前行。

    “继续往前,注意四周,别让人爬上船。”船身非常结实,轻易打不破,秦寂言并不担心对方用武器,他担心对方把他们的路挡住,让他们无法继续前行。

    而现在也确实是这样,小舟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此刻就像是被蚂蚁围住的大象,正等着这些蚂蚁一起用力,将他们的大船抬起来。

    暗卫听令,又忽忽退下……

    船上有反击和防卫的武器,水手们早已将它们推了出来,暗卫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些武器,将靠近的小舟打落……

    “快,兄弟们,冲上去我们赢了。我们人多,一起上……”江南的水师看到大船的速度越来越慢,双眼冒光。

    依旧他们多年的战斗经验,只要船减速,很快就会被他们困在水,到时候他们就可以顺利登船。

    凭借人数上的优势,江南的水师们相信,这一战的胜利属于他们。

    “呼啦……”水面破开,小舟前涌,如同海的凶猛的鱼群,张着血盆大嘴猛扑过来。

    “殿下,我们被困住了!”在巨大的阻力下,大船已无法前行。

    小舟联成圈,紧紧的围绕在大船四周,将大船困得无法动弹,秦寂言轻哼一声,薄唇轻启:“炸!”

    他等的就是这些人分散开,削弱正前方的守卫,好一举攻破。

    “轰……”爆炸声传来,火海冲天,衬得半边天空通红似血。

    “他果然选择了正面迎击!”离战场不远处的上游,也就是秦寂言的后方,停了一艘巨大的战船,景炎此刻就站在船头,而他身旁站的则是顾千城。

    “明知他会选择正面迎战,还要在这里设伏,浪费人力吗?”顾千城淡漠的看着前方,眼没有一丝情绪起伏,就好像前方正在战斗的人是陌生人一般。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选择从上游跑了呢?我得做两手准备,才有可能将他拿下。”秦寂言了解景炎,可景炎也了解秦寂言。

    秦寂言能猜到他的安排,他也能猜到秦寂言的应对方式,所以他才会做多手准备,反正不管秦寂言往哪里走,都有一场恶战要打。

    “大军就要到了,你根本拿不住他。”顾千城默了默,扭头看向景炎,问道:“明知大军就要到了,为什么还不走?”

    江南这一片的财富、粮食、食盐被景炎搜刮得干干净净,这些东西足够支持十五万大军三五年,顾千城不明白景炎还要留在江南干什么?

    江南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景炎花时间?

    “总要交手一次,一直逃跑不是我的风格。”有些事明知是错的也要去做,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和秦寂言开战不是上策,可他仍选择和秦寂言一战。

    不战,他就永远不知自己和秦寂言的差距,也不知他要准备多久,才能有足够的力量与大秦的抗衡。

    顾千城沉默,不再说话,景炎也没有说话的**,两人就这么站在船头,看着远处不断闪现的火花,在心默默去计算此时的战况,以推断秦寂言的处境。

    夜风吹过来,耳边散落的发丝随风飞舞,景炎扭头,迎风飞舞的发丝立刻扫向他的脸颊,如同触电一般,景炎一怔,站在原地竟是忘了反应……

    景炎不知自己发了多久的呆,直到顾千城的发现,问他“怎么了?”景炎才知自己失神了。

    没有紧张不安,没有尴尬不自在,景炎坦然自若的收回眼神,坏笑道:“我在想,我要是把你挂绑在船头,你说秦寂言会为你束手就擒吗?”

    顾千城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脸认真地看着景炎,在无法判断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后,顾千城平静的道:“你可以试试。”

    “这么说,你也想知道了?”景炎挑眉,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顾千城默默地移开眼,看向前方的战场,“我为鱼肉,你为刀俎。我想不想并不重要,不是吗?”

    “鱼肉?任我宰割吗?”景炎面上依旧带笑,心里却有那么一读不是滋味。

    他这两个没有亏待顾千城,更没有勉强她,可是……

    这人依旧不领情。

    既然不领情,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客气了。

    “来人!”景炎突然冷下脸,待到手下的人过来后,景炎指着顾千城道:“把她……”

    给读者的话:

    还有两更,原则上讲,我读前肯定能写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