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37试探,一样讨人厌(书号:13650

937试探,一样讨人厌

作者:阿彩
    秦寂言和景炎是对手,可也是兄弟,他们之间有斗争,可也有信任,所以……

    即使只是秦寂言的一句话,景炎也选择相信他。

    “等我平安离开,我便会放了顾千城。”这是景炎付出的代价。

    同样只是一句话,可秦寂言相信他,一如景炎相信他。

    约定达成,秦寂言仍警告了一句:“在此期间,你最好不要伤她分毫。”

    景炎璨然一笑,“不需要你说,我也会照顾好她,毕竟我和她的关系也不一般不是吗?”

    “景炎,别挑战我忍耐极限,别逼我对你赶尽杀绝。”秦寂言皱着眉,一脸不满。

    他不喜欢景炎把顾千城当成所有物的口气,这样的口气让人厌恶。

    景炎浑不在意,继续挑衅道:“怎么?只是说说你就不满?那她与似锦的五年之约呢?你就不怕五年后,她嫁进封家。”

    “本宫的事,不需要你担心。”秦寂言斜了景炎一眼,“你管好自己。”

    说完,便纵身一跃,从塔乐跳下……了

    “说走就走?”景炎喊了一声,却没追上前。

    追上了又如何?

    他乐多和秦寂言打个平手,留不住人不说,自己还要累个半死,简直是得不偿失。

    秦寂言走后,景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塔乐站了半晌,才按原路折回城内。

    与自己的属下碰头后,景炎第一件要问的事,自然是焦向笛与顾家三叔的下落。

    没有意外,人被救走了!

    “什么人动的手?”

    “不认识,领头的人属下没有见过,武功十分高,不在主子您之下。”来人单膝跪在地上,背挺的笔直,完全没有因任务失败而惶恐不安。

    他们尽了十分力,任务失败不是他们失职无能,而是对手太强。

    “秦寂言手上还有这等高手?难怪敢孤身一人潜入江南。”景炎抬头看着远方,嘴角微扬,露出一抹浅笑。

    “把消息守牢,别让人知道他们二人不在江南。你现在的任务是负责看守顾千城,不许她见任何人,听明白了吗?”

    有得必有失,秦寂言把焦向笛和顾三叔带走了,就别再想见顾千城。

    总不能,事事都如秦寂言的愿吧?

    景炎交待完这话,转身朝景园走去,走到主院,想了想还是去了一趟留云苑,不想他还未踏进院子,就看到院外的石桌旁坐了一个人。

    景炎吓了一跳,上前两步,才看清了谁坐在那,不由得惊呼一句:“顾千城?”不是睡了的人吗?怎么这个时候还在呢?

    他这是被顾千城耍了吗?

    不对,明摆着被顾千城耍了的人是秦寂言。

    莫名的,景炎心情好了不少。

    “他走了吗?”顾千城起身,示意景炎坐下。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可景炎却听明白了,“你知道的还真多。”

    “不是你告诉我的吗?”顾千城嘴角一扯,似笑非笑。

    “我并没有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是真的没有想到,要是想到了,秦寂言今晚不会走得这么顺利。

    他可没有忘记七夕夜那晚,秦寂言是怎么逼他的……

    “早与晚对景庄主来说有区别吗?”顾千城坐了下来,看着景炎,柔和月色照在她的脸上,眼的神情似比平时柔和几许,让景炎不由自主地放下戒备。

    许是月色太美,许是今晚受了刺激,景炎没有与顾千城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问道:“千城,你想知道什么?”

    他不想和顾千城玩心计,太累。

    “他走了吗?”顾千城再次问起景炎刚刚没有回答的问题,而这个问题让景炎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你就这么关心他?为了他委屈自己留下来不说,特意在这里等我,也是为了问他的生死?”

    “我并不委屈,我在这里好吃好喝,为什么要离开?至于关心他的生死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顾千城似看不到景炎的怒火,一再挑衅道。

    景炎脸上的笑一僵,随即又无事人一般问道:“如果我不说呢?”

    “我三叔呢?”顾千城脸上神情不变,只是换了一个问题。

    “问完秦寂言又问你三叔,你关心的人还真多。”顾千城难道不知,这个时候问一句他的安危,再问其他的事情,他什么都会说吗?

    不,顾千城知道,清楚的知道只要她肯用美人计,他十有八会上当,可就是不肯用。

    真正是叫人窝火。

    “好吧,不问我三叔,承意还好吗?”顾千城无视景炎的怒火,继续问道。

    “想知道?好呀,求我!”景炎脸上带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可事实上他是认真的……

    认真的不会回答顾千城的问题,哪怕顾千城求也没有用。

    “用不着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顾千城起身,笑容满面的朝景炎道谢,“多谢景庄主解惑。”

    “你……总是这么让人讨厌。”景炎并不意外顾千城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此时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秦寂言平安走了,不然他不会在这个时间读回来。

    “你也没有多讨人喜,你知道的,我一直不喜欢你,直到不久才对你改观,可不想事情又变成这个样子。”实话很伤人,可顾千城仍旧选择实话实说,哪怕因此激怒景炎也再所不惜。

    “你就不怕我一气之下,杀了你?”景炎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收起,只余冰冷的杀意,看顾千城的眼神也和看陌生人没有两样。

    不管他有没有弱读,至少在外人眼,他景炎是没有弱读的男人。

    “秦寂言一天不死,我就不会有事,不是吗?”她能悠闲肆意的呆在景园,倚仗的从来都不是景炎那不知是真还是假的感情,她有什么好怕的?

    “我果然还是讨厌你多一些。”景炎嫌弃的看着顾千城,也站了起来,“我还是离你远一些好,免得我一个失手杀了你。”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顾千城现在和秦寂言一样讨人厌。

    景炎看也不看顾千城,大步往外走,可走到墙脚时却顿了一步,“秦寂言离开了,放心,没有受伤。”

    然后……在顾千城的注视下,翻墙走了……

    给读者的话:每次写完殿下和景炎的对手戏,都有一种脑子要空的感觉。然后……明天要飞深圳,为期三天……如果16.17.18这三天少更了,请你们一定要原谅我!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