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35赌注,不拿千城打赌(书号:13650

935赌注,不拿千城打赌

作者:阿彩
    935赌注,不拿千城打赌

    秦寂言没有带顾千城一起走,就意味着景炎不一定能把秦寂言留下来,不过……

    这个不重要,不是吗?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把秦寂言留下,他和秦寂言是对手,但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秦寂言,我们打一场吧。”景炎抽出剑,摆出请战的姿势,可秦寂言却没有动,他问道:“赌注呢?”

    “什么?”景炎以为自己听错了。

    严肃到近乎刻板的秦寂言,会说玩笑吗?

    “没有赌注就想本宫陪你打一场,你太看得起自己了。”秦寂言这话说得十分傲慢,可却让人讨厌不起来,景炎甚至笑了出来,“你要什么赌注?”

    “我赢了,带着你的人离开江南,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得踏入大秦国土半步。”秦寂言嚣张的说出自己的条件。

    景炎读了读头,说道:“要是你输了呢?”

    “本殿下不会输。”秦寂言依旧没有拔剑,只是看着景炎。

    “万一你输了呢?”景炎却不肯放吃亏,“这样好了。你要是输了,离开江南,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见千城半眼。”

    “换一个条件。”秦寂言冷着脸否绝,景火挑衅道,“你不是不会输吗?换不换有什么关系?”

    “别用激将法,对本殿下无用。本殿下不拿顾千城当赌注。”秦寂言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输给景炎,可他仍不会拿顾千城冒险。

    “可是,除了这个赌注外,我想不到其他的条件。”景炎摆明了是要为难秦寂言。

    “那就别打了。”秦寂言也不和他废话,转身就走……

    景炎倾身上前,手的剑直接刺向秦寂言的脑门,“你说不打就不打,你当这是京城,你说了就算吗?”

    “本殿下不打便是不打,你能奈我何?”秦寂言反身,抬脚一踢,景炎为了避开秦寂言这一击,只得后退,可就是这么一个后退的功夫,秦寂言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里……

    “你还真不打?”景炎抱着剑,看着秦寂言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将剑丢给暗处的护卫,然后跟了出去。

    秦寂言似乎早料到景炎会跟过来,走得并不快,直到景炎跟上,秦寂言这才加快速度,朝东南方向奔去……

    那个地方有一座废塔,景炎猜测秦寂言应该是要把他带到废塔那里去。

    景炎不知秦寂言有何有意,转念一想还是跟了上去

    不管秦寂言有何用意,他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不是吗?

    两人都是轻功卓绝之辈,很快就把暗卫甩开了,一前一后来到废塔的塔乐。

    塔乐呈圆形,能站人的地方只有左右两侧的凸起处,秦寂言站在塔乐左而,风吹得衣袍飘起,景炎则站在右侧,正好秦寂言帮他挡住了风。

    “把我引来这里做什么?”景炎随意扫了一眼,寻了块平地就坐下了。

    “为什么不说,你追着本殿下来这里做什么?”秦寂言在塔乐坐下,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景炎。

    “皇太孙殿下,你不能因为你是皇太孙就随意诬蔑人,明明是你引我来的不是吗?”景炎想,要是这个时候有两坛酒,他们两兄弟说不把能把酒言欢。

    他们……还真是兄弟呢,虽然不同父不同母。

    “强词夺理。”秦寂言没有回答景炎的话,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景炎也没有开口,塔乐只有风吹衣袍的声响。

    就在景炎以为,秦寂言会一直枯坐到天亮时,秦寂言开口了,“景炎,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景炎愣了一下才道:“我要做什么,殿下不是知道吗?我现在就在朝我的目标努力。”

    “要大秦的江山?要皇上的命?又或者要我的命?”秦寂言是不相信,景炎所说的要大秦灭亡的话。

    他和景炎都是大秦皇室后人,他们就是再恨这个国家,也会谨记先祖打江山多么不易,就是再恨这个国家,也不会毁了这个国家,不会背叛这个国家。

    “大秦的江山?以前想过……皇上的命也想过,当然你的命我也是想要的。可是,你真得以为,你们一家这几条命,就能赔末村整村人的性命吗?”复仇是他活着的信念,至于他要什么?

    他能告诉秦寂言,他也不知他要什么吗?

    老皇帝的命,他必然是要取的,秦寂言的命?算了吧,杀秦寂言有什么意义?

    说起来,秦寂言比他更可怜,杀父凶手不是自己的亲爷爷就是亲叔叔。

    这世间,恐怕再也找不到比秦寂言更可怜的人,而每每看到可怜的秦寂言,他都觉得自己还算幸福。

    至少,他要复仇时,不用顾虑亲情的羁绊。

    至于大秦的江山,他是不想要的,也要不到,他要的不过是……江山易主!

    当然,他也不会便宜西胡和北齐。

    他记得他姓秦,他记得他的祖父是昭仁太子,是皇室正统血脉,他不会也不能毁了祖宗基业。

    景炎说的不多,可是秦寂言却明白他的意思,也许这世间最了解景炎的人就是他了,因为他和景炎一样迷茫。

    杀父之仇不可忘,可是这仇要怎么办?

    秦寂言没有劝说景炎什么,只道:“景炎,我希望你想清楚你要什么,别走弯路,也别让无辜的人牺牲。”

    “你在教训我?”景炎俊眉微挑,略有几分嘲讽的意味。

    秦寂言没有看到,就是看到了他也不在乎,“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要和我打一场吗?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没有真正交手,你又怎么知我不是你的对手。”景炎站起来,虽然没有武器,可他仍不惧与秦寂言一战。

    秦寂言同样站了起来,只是他仍旧没有交手的打算,而是指着前方道:“景炎,知道那是哪里吗?”

    废塔很高,站在塔乐可以将半个城镇尽收眼底,秦寂言随时所指的方向,正是江南正心。那一块是达官贵人聚居地,而作为江南官员的焦向笛与顾家三叔正好也住在那里。

    “你……调虎离山!”景炎的眼睛猛地睁大,气恼地看向秦寂言。

    他居然计了?

    “不对,你的人怎么进来的?”有人混进江南,他没道理不知道。

    “景炎,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能杀光本殿下安排在江南的所有人吧?”秦寂言扭头看向景炎,没有嘲讽,也没有胜利者的得意,只是平静的告诉景炎这件事……

    他是大秦的皇太孙,他拥有的比景炎多太多。同一件事,景炎要付出百倍的努力,他只需要抬抬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