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33拒绝,我不是蒬丝花(书号:13650

933拒绝,我不是蒬丝花

作者:阿彩
    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殿下,不是我不给你消息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传消息出去。”顾千城默默地挣开,后退两步,与秦寂言保持安全的距离。

    不是她太矫情,而是……

    就这么一抱,她发现秦殿下居然——有反应了。

    这男人,简直了……

    顾千城忍不住白了秦寂言一眼,虽然秦寂言看不到,可顾千城一退他就知道了,秦殿下耳根微红,“你要理解我的处境。”

    前前后后加起来将近两个月,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抱着顾千城,会有反应真得再正常不过了。

    “我理解,也请殿下你理解一下我的处境。”顾千城想了想,又后退三步。

    她不是不相信秦殿下,而是不相信男人的本性,这种事可不是秦殿下想要控制,就能控制的。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顾千城没有后退,只是用手挡住秦寂言,“殿下,我现在可是肉票,你低调一读好不好?”

    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呢,秦寂言今晚要是做了什么,不等天亮景园的人就会知道。

    “想了一整天,硬是等到三更半夜才来找你,我还不够低调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可就在顾千城以为他不会有别的动作时,秦寂言却突然往右退了一步,然后在顾千城没有反应过来前,一把将人抱起,“抓住了,怎么办?”

    顾千城吓了一跳,差读就叫了出来,“殿下,你吓死我了。”真是的,非要把人引来才满意吗?

    “没有吓你,只是想要抱抱你。”秦寂言侧着头,脑袋紧紧的挨着顾千城的头,就像一只撒娇的大型犬,而这只大型犬十分委屈的道:“千城,我很想你。”

    四个字,完全将秦寂言这一路的心情表达出来了。

    他很想顾千城,真得很想。

    这才分开两个月,他就不停地想顾千城,如果再久一读,他肯定要疯掉。

    “我……也想你。”顾千城鼻子一酸,抬手挤开秦寂言的脑袋,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然后凑上去……

    在秦寂言的脖子上,啃了一口。“留下记号,想我的时候,就摸摸这个记号。”

    顾千城咬得很重,嘴里都有血腥味,不用想也知绝对会留印子,现在是夏天,衣服领子不够高的话,明天一定会有人看到。

    秦寂言换了一个手,单手抱住顾千城,空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果然很深!

    秦寂言磨牙,低头威胁道:“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

    “看不到的地方,可以。”顾千城十分大方,伸手胳膊,撩起袖子,“给你咬。”

    “真让我咬?”月光照在顾千城雪白的胳膊上,滑嫩的肌肤似泛着一层像是珍珠荧光,让人很想……

    很想将面前的人吞了!

    本是开玩笑,可看到顾千城伸出手来,秦寂言却像是受了蛊惑一般,低头……

    舌尖轻轻从顾千城的胳膊滑过,酥麻似触电的感觉从小腹往上升,顾千城一个机灵,忙推开秦寂言:“让你咬,不是舔。”

    痒死她了。

    “舍不得咬怎么办?”秦寂言意犹未尽的收回眼神,那一脸遗憾的样子,即使天再黑也能看清楚。

    “那就放我下来。”顾千城发现秦寂言的气息不稳,就知这个男人靠不住,果断的与他拉开距离。

    “不能放开,接应我们的人快到了,我们得走了。”秦寂言将人抱紧,只是……

    顾千城却没有同意走,“你现在就要带我走?”

    “当然,我潜入江南就是为了带你走。”秦寂言抱紧顾千城,不容许她挣扎。

    顾千城没有浪费力气,只是她不赞同秦寂言的做法,“殿下,这是江南,是被景炎掌控的江南。”

    “嗯,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凤于谦带兵来了,很快就会收回江南。”江南的情况让秦寂言十分忧心,可也仅仅是忧心,并不是解决不了。

    景炎现在的优势,就是手上的十五万大军,只要有兵马过来,景炎就不成气候。

    景炎最大的劣势,就是手上的兵马太少了。

    “有调兵来就好,”顾千城松了口气,可她仍不肯走,“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走。我要走了,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一家怎么办?”

    说话间,顾千城十分有技巧的从秦寂言身上滑下,“殿下,我们冒不起险。”

    真以为,景炎是为了交情才把她“请来”景园做客吗?

    她是景炎手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他们都不会有事,别担心。”秦寂言握住顾千城的手,十分坚定,顾千城却又一次的挣开,“他们现在不会有事,可我一离开景园他们就会有事。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把我带出去,而是把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带走。”

    “你的安危比较重要。”秦寂言当然知道,如果真要带人离开江南,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

    他放心不下顾千城。

    “我不会有事,殿下应该很清楚,景炎不会杀我,而景炎要的也不是江南,他已经在准备撤离了。”顾千城想,景庄的人不防备她,就是为了让她把这件事说给秦寂言听。

    “撤离?他倒是聪明。”秦寂言冷笑一声。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带你走一样可以。”秦寂言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江南,但是……

    “你能保证,我走了后,景炎不会伤害焦向笛和我三叔一家吗?”顾千城反问,不等秦寂言的回答,又道:“殿下,我不是蒬丝花,你别担心我,我有自保的能力,你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了,不要顾忌我。”

    “怎能不顾忌你。”要是不顾忌顾千城,他在了解江南的情况后,就不会贸然潜入,而是会等,等凤于谦带兵过来。

    只是……

    他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却不敢保证景炎不会伤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景炎那人……

    亦正亦邪,谁也看不透他……

    给读者的话:今天被主编大大鄙视了……说我应该存稿,不然遇到不舒服怎么办?可是,可是……我这人一写多,就会发出来,呜呜呜……我也觉得,我该存稿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