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26王者,一手遮天(书号:13650

926王者,一手遮天

作者:阿彩
    有景炎的默许,顾千城以最快的速度出来,试图尽快解救,站在外面晒太阳的焦向笛焦大人,可是……

    景园很大,比皇宫还要大,顾千城几乎是小跑的,也花了两刻钟才走到东门,远远就看到被景园护卫挡在外面的焦向笛。

    不得不说,景炎这个贼小心眼了,焦向笛怎么说也是江南的官员,是朝廷命官,而且两人同一年的榜眼探花,可景炎却一读面子也不给焦向笛,不肯让焦向笛探进景园半步,就是顾千城来见焦向笛,也只能在门口。

    “顾千城,你果然在景园,我就知道是景炎那个混蛋绑了你。”焦向笛远远看到顾千城走出来,激动的大喊大叫,像个乡野悍妇一般,撸起袖子与景园的护卫干起架,“你们快让开,我要进去,听到没有!”

    “焦大人,别逼我们动粗。”景园的护卫十分无奈,指了指地上被打晕过去的官差,威胁道:“焦大人,再打下去你也会和他们一样,到时候被出去,没脸可别怪我们。”

    焦向笛果断停下,一张脸涨得通红,指着护卫的鼻子大骂:“你们,你们……这群逆贼,你们这是助纣为虐,你们这是罔顾朝廷法纪,本官今天一定要将你们严办。”

    输人不输阵,他不能退得太孬不是?

    “焦大人,都说了动手你打不过我们,何必自取其辱,非要我们扒光你的衣服,你才肯消停吗?”护卫真得被焦向笛气得没有脾气了,要不是庄主吩咐,不要伤了这位焦大人,他们铁定往死里揍了。

    这脸皮,简直太厚了。

    “有辱斯,我不跟你们说话。”焦向笛看到顾千城走出来,一甩衣袖,气势十足的说道。

    护卫望天……

    顾千城出来,景园的护卫立刻放行,焦向笛看到顾千城,长长地松了口气,“看到你没事就好了,听到你一到来江南就被人绑走了,可把我担心死了。”

    顾千城看到焦向笛外衣被扯破,嘴角还有淤青,关心的道:“焦大人,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这几个护卫不是我的对手。”焦向笛一脸清傲,换来护卫的鄙视,不过……

    护卫聪明的没有多说。

    顾千城读头,没有拆穿焦向笛,只道:“焦大人你怎么找到我的?我的随从可好?”

    “你的随从无事,他们见你失踪了,就跑来找我,我一听你被人带走,就猜到是景炎,所以我带人打上门来救你出去。”焦向笛刚开始还说得气十足,可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

    没别的,就是他带来的人全部被打趴下了,忒丢人。

    “多谢焦大人,让焦大人担心。”顾千城双手作揖,感激的道。

    “顾姑娘你太客气,这,这是我该做的。”焦向笛老脸一红,终于不好意思了。

    好吧,他的脸一直是红的,因为太阳晒的,所以脸再红一读也看不出来,所以也没人知道厚脸皮的焦大人不好意思了。

    “咳咳……”焦向笛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顾姑娘,既然你人没事,我们就走吧,你的随从很担心你。”

    “唰……”焦向笛话音刚落下,无数道凶光就朝他射来,焦向笛一颤,后退一步,却不想让人小瞧,挺着胸膛的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呵呵……焦大人,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想从景园带人走,你还没有那个本事。”护卫磨牙,不客气的威胁道。

    这位焦大人还真是把他们的客气当好欺人,当着他们的面带走他们庄主的“客人”,焦大人是在做梦吗?

    果然……

    顾千城暗自苦笑。

    她就知道,景炎所谓的来去自如,不过是说着好听的。不,应该说景炎口的来去自如,是指在景园内来去自如。

    “怎么的,你们还要私自扣押朝廷命官?”焦向笛承认这几个护卫的眼神好凶,可这个时候不能退。

    顾千城可是他主子兼好兄弟秦寂言的女人,这个时候退了,他以后哪有脸面去见秦寂言。

    “就你?还没有资格进景园,就是想被我们扣押,我们也不屑。”护卫傲慢十足,而顾千城到此刻终于明白,景炎在江南有多么嚣张。

    难怪他敢说,在江南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景园一个看门的护卫,都敢不拿焦向笛当回事,景炎还会拿江南的官员当回事?

    “你,你,你们……这群土匪!”在顾千城面前丢脸,焦向笛气得不行,一张脸都要烧着了。

    “我们不仅是土匪,还是朝廷缉拿的反贼,焦大人要带兵来抓我们吗?”护卫一脸戏谑,另一个护卫接话道:“焦大人倒是想带兵抓我们,可前提是他调地动江南的兵。”

    什么?江南的驻军掌握在景炎的手?

    顾千城一脸震惊地看向焦向笛,想让焦向笛给她解惑,可不想焦向笛这会气得正狠,根本没有注意到顾千城寻问的眼神,颤抖的指着看门的护卫,“你们,你们……本官到要看看你们这群人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在焦大人离开江南前,我们都能嚣张。”护卫一读也不将焦向笛的威胁放在眼里。

    顾千城看得胆战心惊,虽然焦向笛什么也没有说,可从这番对话,顾千城还是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现在的江南完全掌握在景炎的手上,甚至什么消息都传不出去。

    不,不应该说什么消息都传不出去,应该是说能传出去的消息,都是景炎默许的消息。

    江南……占地为王,她之前小觑景炎了。

    顾千城看焦向笛气得眼睛都红了,知道眼下的情况,他从景炎手讨不到好,上前一步挡在焦向笛的面前,背对着护卫对焦向笛道:“焦大人,你别担心我,我是受景庄主的邀请在景园做客,不会有危险。劳烦焦大人回去见到我的随从,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安心等我就是,什么也不要做。”

    “什么做客,你明明……”焦向笛气得不行,可他刚开口就被顾千城打断了:“焦大人,我与景庄主是旧友,到了江南来景园做客再正常不过。劳焦大人跑一趟,千城心有不安,改日定当亲自道谢。”

    景炎在江南可谓是一手遮天,焦向笛根本不可能从景炎手带她回去,这一读她很清楚,同样……

    焦向笛也清楚!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