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04厌恶,自相残杀(书号:13650

904厌恶,自相残杀

作者:阿彩
    五皇这人虽然各种无能,可不管是秦寂言还是景炎,都没有想过要五皇的命。

    对秦寂言和景炎来说,像五皇这种单蠢的人,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而且对这么一个没有威胁的人,他们也愿意养着……

    为了皇位,他们身边的亲人自相残杀,死在秦家人手里的秦氏血脉已经够多了。如果连五皇这样的人都不放过,他们还能放过谁?

    五皇那一摔虽然摔得很响,可却伤得不重,秦寂言下手时留了余地,景炎在把人丢出去,也特意选好角度,没让五皇伤得太重。是以,五皇进宫后没有多久就醒了过来。

    五皇刚醒来,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等他喝完一杯水,想清了前因后果,立刻脸色大变。

    得知老皇帝正在召见秦寂言,五皇不顾宫人阻拦,执意要求见老皇帝。

    他必须尽快去求情,不然失了先机,他就惨了。

    “殿下,时辰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太监死死地拉住五皇,不让五皇打扰老皇帝与秦寂言的谈话。

    开玩笑,现在的五皇算什么,居然敢打扰皇上和皇太孙谈话,就算五皇不怕死,他们还怕呢。

    “死奴才,放开我!”五皇不听劝,多年的宫廷生涯让他很清楚,先告状能占多大的便宜。

    不管发生什么事,先说的那一个都会占便宜,因为人都习惯先入为主,老皇帝也不例外。

    五皇此时最怕的就是失去老皇帝的喜爱,见太监死死拦住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把人踹开了。

    一路上,不顾侍卫的劝说与阻拦,五皇跌跌撞撞的闯到勤政殿,人还在殿门口就开始干嚎起来,“父皇,父皇……”

    都说五皇蠢,可在某些方面五皇却十分精明,比如干嚎一事!

    他远远的就叫出声,一来可以显示自己的委屈,让老皇帝不得不见他。二来也能提醒老皇帝,他来了,如果要说什么机密的事,这个时候打住,他什么也不会知道。

    说来还真是巧,五皇嚎叫时,老皇帝正在寻问秦寂言,封大人有没有事先就知道景炎身份的可能?

    秦寂言正琢磨着要怎么回答才好,就被五皇打断了。

    不等人通报,五皇就冲进内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父皇……”

    五皇进宫后,太医就忙着为他诊治,还来不及换衣服,身上的衣服又是灰又是血,看上去还真得挺惨的。

    “这是怎么回事?”老皇帝只知五皇受了一点,却不知他伤得重不重,现在见五皇这模样,就知五皇伤得不轻。

    “父皇……儿臣犯下滔天大错,特来请罪。”五皇在讨老皇帝欢喜上,天生就有本事,“儿臣受人蒙蔽,被人挟持出宫,给父皇您添麻烦了,儿臣有罪,肯请父皇责罚。”

    景炎一跑,五皇就是再蠢也知景炎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管发生什么事认错总是没有错。

    “今晚的事朕知道了,此事与你无关,你乖乖在殿内思过。”老皇帝早已知晓前因后果,只是……

    这事要说错,他才是错的离谱的那个,要不是他识人不清,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谢父皇不罪之恩。”五皇听到这话,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

    他还怕因今晚的事,会惹父皇厌恶,认为他无能。见老皇帝不责罚,五皇心的大石也就落下了,只是……

    人总是得陇望蜀,见老皇帝不责任自己,五皇心底又有了想法,看了秦寂言一眼,五皇一脸为难的道:“父皇,儿臣有一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什么事?”老皇帝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五皇却没有发现,抬头,看了老皇帝一眼,又看向秦寂言,一副想说又不敢说,最后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一般,闭眼道:“父皇,今晚的事儿臣确实有错,可是……当儿臣被景炎抓去做人质时,寂言却不顾儿臣的安危,执意追上来,还说不在乎儿臣的生死,甚至动手杀儿臣,要不是儿臣命大,父皇你就见不到儿臣了。父皇,儿臣怎么说也是寂言的叔叔,寂言他这般冷情,儿臣怕,儿臣真怕……”

    说到最后,五皇已是泣不成声,一副说不下去的样,可事实上他不敢说。

    五皇怕什么?

    怕老皇帝百年后,秦寂言登基上位,不放过他们这些叔叔、堂兄们!

    五皇的担忧不无道理,哪怕老皇帝前一刻,还想要秦寂言不顾五皇的生死,拿下景炎,可此刻听到五皇的话,还是看了秦寂言一眼,“寂言,你五叔说的可是真的?你真得要杀他?”

    “皇爷爷,五叔有事吧?”秦寂言抬头,迎上老皇帝审视的眼神。

    “那是我命大,才没有被你害死。”五皇一口咬定,秦寂言是要杀他。

    “皇爷爷,如果我真要害死他,他根本没有命大的机会。”秦寂言说得平静,可五皇却是心神一震,背脊一寒。

    五皇强压下心的害怕,厉声指责道:“父皇,你看……当着你的面,他就敢说杀我,以后等寂言坐上皇位,我们这些当叔叔的还要怎么办?”

    五皇这话没有错,最那句“等寂言坐上皇位”却碰触到了老皇帝的禁忌,哪怕再疼爱五皇,听到这话老皇帝都无法高兴。

    老皇帝随手抓起手旁的杯,就朝五皇砸去,“嚎什么嚎,朕还没有死呢,你这是咒朕早死吗!”

    “嘭……”五皇自知失言,不敢躲,额头生生被砸破,却不敢呼痛,不断地磕头求饶:“父皇息怒,父皇息怒,儿臣不是这个意思,父皇……”

    “够了!”老皇帝打断五皇的哭诉:“和你母妃一样只会使小手段,上不了台面。朕不想看到你,滚!”

    喜欢一个人时,他做什么都是好的,而讨厌一个人时,他怎么做都是不对的。

    今天晚上,顾贵妃下毒害周王世,却栽赃给秦寂言;五皇愚蠢被人利用,让景炎跑来。

    老皇帝现在对顾贵妃和五皇厌恶到极点……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