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03矛盾,全是你的错(书号:13650

903矛盾,全是你的错

作者:阿彩
    老皇帝知晓搬空国库金银的人是景炎,又得知景炎的身份,当下就把所有的错,全部算到秦寂言头上。

    “你既然怀疑景炎,为何不早早动手,把人扣起来寻问?或者直接杀了?”

    “你把景炎扣在扇门近一个月,居然没有查出他的异常?你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到底在做什么?景炎就在你的眼皮底下,做出这么多事,你居然什么都不知?”

    “你说,朕养着你们这群人有什么用?”

    “昭仁太的后人,就在朕的眼皮底下,还是朕钦定的探花郎,这事要传出去,朕还有何颜面?”

    “寂言呀寂言,你真得是太让皇爷爷失望了。你行事如何拖泥带水,半点也不干脆,你如何当得起储君之位?”

    “既然你怀疑了景炎,为何还要围而不杀?为什么要放过他?留他一条生路,你可知他是谁?他是昭仁太的后人,他野心勃勃的想要篡位,这样的人你居然说留他一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安排了那么多人,朕还给了你调兵的特令,你居然还让他跑了,你真得……真得太让朕失望了。”

    老皇帝不管不顾,指着秦寂言就大骂一通,好像所有的错都是秦寂言的错,至于他的心腹太监假传圣旨一事?

    老皇帝绝口不提,而秦寂言也是半个字也没有说,等到老皇帝骂完,秦寂言才开口辩解:“皇爷爷,我之前并不知景炎有问题。我也没有把景炎扣在扇门,我是借景炎协助扇门办案。”

    “景炎是皇爷爷你钦定的探花郎,才华了得,封大人也多次赞他聪明能干。我没有精力管扇门的事,见他能力确实不错,便想提拔他接掌扇门,这才把人调到扇门,我是调用而不是扣押。”

    秦寂言完全不给老皇帝面,甚至将封大人也扯了进来。

    不怪秦寂言这么小心眼,而是封家明显知道景炎的身份,不仅不提醒一句,还帮着隐瞒,虽然称不上可恶,可着实是可气。

    “你,你,你……”见秦寂言把失察一事推回来,老皇帝的脸色很难看。

    钦定景炎为探花郎时,大秦的政务还掌握在老皇帝手,这事老皇帝怎么也脱不了干系。

    可秦寂言只当没有听到,继续说道:“皇爷爷,在今天之前我也只查到国库的银与摘星楼有关,并不知景炎在其扮演了什么角色。”

    “今天顾千城带人查抄了摘星楼,拿下了摘星楼的管事,刑讯逼供下才得知景炎与摘星楼的关系。”

    “得知景炎的身份后,我立刻调人围了扇门,想将景炎射杀,奈何景炎武功高强,侍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不用说,景炎为了脱困,将埋藏在京的高手叫来,我仓促安排,人手本就不足,对上景炎那一批武功高强的人,根本没有胜算。”

    “当时我已准备去调守城的官兵,可不想关键时刻李公公带来宣旨,说要抓拿我进宫,随后又见五叔带着大批御林军前来。”

    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抬头,见老皇帝一副要吃人的样,秦寂言果断打住,低声说道:“皇爷爷,景炎拿下五叔做人质,确实是我的大意,没有照看好五叔。只是五叔已经在景炎手里,我也不能睁睁地看着五叔出事。”

    老皇帝听到秦寂言提起五皇,又想到今晚顾贵妃所做的事,怒火浇,想也不想就道:“老五?他算什么?他的命怎么能和昭仁太后人的命比?”

    很明显,老皇帝为了杀景炎,可以牺牲五皇。也许,就是秦寂言他也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左右他又不止秦寂言一个孙,秦寂言死了他还能将皇位传给其他人。

    可是景炎不同,景炎是昭仁太的后人,是大秦皇室正统嫡枝。对老皇帝这种窃居皇位的人来说,正统嫡枝就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不杀干净就无法安心。

    只是,老皇帝可以冷酷的说不在乎五皇的生死,秦寂言却不能。他要真不管五皇的生死,事后不仅仅是老皇帝,就是百官也要骂秦寂言冷血无情,觉得他过于凉薄。

    试问,连自己的亲叔叔都不管的人,会管为他做事的人吗?

    这样的人,有谁敢为他卖命?

    老皇帝话说完,也知自己这话说得不对,有些事可以私下做,但绝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说出来就是授人以柄。

    “咳咳……”老皇帝轻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你可有派人去追?”无论如何,他是不会放过景炎的。

    “皇爷爷,我无法调动城外的驻军。”秦寂言极其巧妙的开口。

    看到没有,不是他不做而是做不了,你当皇帝的不给我权利,你让我怎么办?

    “什么?你没有让人去追?朕给你派的人手?”老皇帝手一抖,一口气差点就没有缓过来。

    错失了先机,他们还能找到景炎吗?

    “皇爷爷,那些人都去城外找银了,事先我并不知景炎的事。”秦寂言极其光棍,一句不知就把所有的事都推得干干净净。

    “你……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老皇帝捂着心口,喘着粗气。

    这是发病的征兆,如果是平时,老皇帝身边的心腹太监,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取药上前,劝老皇帝静下心来,可今天……

    心腹太监此刻正像粽一样,被秦寂言丢在偏殿,留着给老皇帝话别主仆情份。

    “真不知。我之前一直在西北,也极少与景炎打交道,对景炎的了解全来自封大人和五叔的举荐。”秦寂言再一次,不着痕迹地黑了封大人和五皇一把。

    没办法,封家在景炎这件事上,做得真的不厚道。他欣赏封家对皇室的忠诚,可站在他的立场,他无法欣赏封家对景炎的忠诚。

    “封大人?”老皇帝没把五皇当回事,就五皇那个草包,怎么也不可能知晓景炎的身份。

    “不仅仅是封大人,各部的官员对景炎的印象极好。当初五叔能顺利快将钱庄办起来,景炎功不可没。”秦寂言还算厚道,并没有往死里踩封大人。

    秦寂言对封家的感情十分矛盾。他虽然不满封家对景家的维护,可也希望有一天,他或者他的孙后代,遇到景炎这种情况,能碰到像封家这样的人家……

    重情义的人,谁也无法真正讨厌!

    给读者的话:

    写到最后一句,我真得想哭,我真得好喜欢封老爷……今天是我晚了,我面壁思过,我明天一定会赶早,至少在十点。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