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902狂风,擦肩而过(书号:13650

902狂风,擦肩而过

作者:阿彩
    将埋藏在心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景炎觉得自己像是重新获得新生一般。

    他从来没有一天,像现在这般轻松;也从来没有一天,像现在这般发自内心的笑。

    他这一生背负太多,心太沉重,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

    他每一天都在笑,他每一天都在告诉自己,要快乐的活,享受当下,享受生活,不要为了仇恨而迷失自我,可是……

    他每一天活着都不是他自己,不管是睁开眼还是闭上眼,他想得永远不是自己的事。

    为了不让自己,因仇恨而迷失自我,他带上温润如玉的假面,让自己看上去很快乐,可时间一久,他就忘了脱下来,也脱不下来。

    今天……

    把一切说出来,他终于不用再一个人,独自背负这一切;也不用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连睡觉都不敢合眼。

    这些年他活得太累了,哪怕成功的将大秦国库的银搬出来,他也无法发自内心的高兴。

    直到这一刻,将所有的事都说给秦寂言听,他才真正的高兴。

    以后,哪怕是复仇,他也可以走在阳光下!

    以后,他就是他自己,再不用掩饰,也不需要用虚伪的假面,面对自己的仇人。

    只这么一想,景炎就觉得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了,浑身都透着轻松与惬意。

    “从明天开始,我将是全新的我。”景炎张开双臂,闭上眼,迎着夜风,任由夜风吹拂他的脸……

    “主这是怎么了?好像很高兴的样?”身旁的人见景炎诡异的动作,一个个面露不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弄不明白景炎这是在想什么。

    要知道,他们今晚可是损失惨重,他们家主怎么可能这么高兴?

    一定是他们看错了!

    景炎的属下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索性不想,反正凭他们的脑,是无法理解主的想法的。

    哒哒哒……深夜时分,这么一行人出现在官道上,还是十分醒目的,虽然景炎可以断定秦寂言不会派人来追他,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出了事谁来负责?

    安全起见,当他们来到岔路口时,景炎毫不犹豫的选择走小路,以避开朝廷的追踪。

    景炎的属下见景炎终于恢复正常,一个个暗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他们家主还好没有傻掉。

    很快,景炎一行人就消失在夜色,而他们刚走没有多久,顾千城就带着人沿官道回京城。

    顾千城并没有让人把山的白银与黄金抬走,数量太多了,她带过去的人根本不够。

    而且秦殿下说了要高调,那么晚上把银运回去,就不符合秦殿下的高调美学了。

    顾千城查清木料坊的事,留下大半的人看守,便带着侍卫回京城,好让秦寂言可以在天亮前回宫复命,只是……

    当顾千城赶到扇门时,才知秦殿下早就进宫了。

    “出什么事了?”顾千城并不知秦寂言,今晚针对景炎的计划,看到明显有打斗痕迹的扇门,顾千城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秦寂言早已把自己的亲兵带走,留守在扇门的只是普通捕快,这些捕快知晓的也不多,见顾千城问起,只能将他们知道的说出来。

    “景大人逃走了,途挟持了五皇。皇太孙殿下追了过去,虽然救回了五皇,可却没有追到景大人。”

    “什么?景大人逃走?这怎么可能?”顾千城眼睛猛地睁大,心浮现一个可怕念头……

    景炎他……

    “景大人与摘星楼的人有关,据说是摘星姑娘的主。”扇门捕快的这句话,证实了顾千城的猜想。

    “果然……是他!”顾千城怔在当场。

    她发现,自己听到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

    摘星是景炎的人,那么她的嫉妒似乎能得到理解了,只是……

    “他为什么要偷国库的银?他到底是谁?”

    顾千城喃喃自语,声音很小,捕快也没有听清,只是一头雾水地看着顾千城:“顾姑娘,你在说什么?”

    “没有……”顾千城回过神,暗自吸了口气,才对捕快说道:“对了,你们能将消息传进宫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报给殿下知晓。”

    秦寂言让景炎跑了,回到宫里一定会被老皇帝责怪,她需要把找到银的好消息传进去,这样秦寂言也能少挨两句骂。

    “这个时候肯定不行。今天晚上,皇上身边的太监传假圣旨出宫,这个时候宫里怕是一团乱,绝不会允许外面传消息进去。”扇门的捕快想也不想就否绝。

    如果是今天之前也许可以,但现绝对不行,就处能传消息他们也不敢。

    这风口浪尖的,要出了事,就是皇太孙殿下也的扛不住。

    “皇上身边的人传假圣旨?”顾千城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再次狂跳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详细一些。”

    不是吧?

    景炎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了?

    能让老皇帝身边的人,为他而背叛。

    “具体的事情小人也不知,只知皇上身边的李公公,突然带来一批御林军,说殿下谋反,要把殿下带进宫。殿下不认,双方就打了起来,可打着打着就发现不对劲了,李公公嘴里奉皇上命令办事的景大人,突然挟持五皇要挟殿下。景大人在被殿下拆穿后,就带着五皇跑了,而李公公则没有跑。殿下追出去,只带回了五皇。”

    捕快把自己看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虽然只是表面的情况,可通过这些事也足够顾千城了解,今晚发生的事不一般,而景炎更是不一般。

    顾千城有些担心宫里的秦寂言,也不知老皇帝会不会因景炎的事,而迁怒秦寂言,可她再担心也没有用,她进不了宫。

    叹了口气,顾千城说道:“我知道了,既然殿下进了宫,我便去他的书房等他。”

    这么晚了,她回到顾家也睡不了几个时辰,而且她要调人去取银,还得通过秦寂言下令,索性就在秦寂言办公的地方睡好了,反正也有床。

    “顾姑娘,请……”捕快无二话,上前给顾千城带路。

    诚如顾千城所预想的那般,进宫面圣的秦寂言,正面临着老皇帝的狂风暴雨……

    给读者的话:

    我放弃治疗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